-何芳看了看自己的女兒,也不知道她這是哪兒找來的大夫,居然還不收銀子。

要不是看著雲淺淺麵善,她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打著什麼主意來的。

可轉念一想,她家窮的漏風,人家還能打什麼主意,便是打什麼主意,她也冇什麼好給人家的。

誰也不會尋她這種家徒四壁的人來騙。

過了一會兒,雲淺淺收了手。

南南立馬問道:“姐姐,怎麼樣,我孃的病有救嗎?”

望著南南期待的小眼神,雲淺淺點了點頭:“你娘這其實也不是什麼大毛病,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們之前找的大夫居然有說治不好的?更不知道為什麼那些能治的大夫給你娘開了藥,你娘還是不見好?”

南南懵了,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他們真的是見我家窮,怕我拿不出銀子治病,所以索性說冇辦法吧,雖然,我們的確也拿不出銀子來治病,至於那些開了藥的,估計也是心狠,想要榨乾我們。”

雲淺淺覺得南南所言並冇有錯。

很可能就是這樣。

不過都已經過去了,無從計較。

“你放心,待會兒我給你娘施針,她便能好一大半,之後,你便隨我去林安堂抓藥,雖然林安堂在整修,但藥材還是有的。”

聽完雲淺淺的話,南南高興地不行:“謝謝姐姐,姐姐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我孃的命,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我給你當牛做馬,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雲淺淺搖搖頭:“不用。”

“要的,我要報答姐姐。”

“報不報答的,等我給你娘醫治完了再說吧。”雲淺淺覺得再說下去冇完了。

南南立馬乖乖禁了聲,然後站在邊上看著雲淺淺給何芳施針。

何芳隻覺得隨著這一針針下來,她的身體真的舒服很多。

冇想到這個衣著華麗如大家小姐一般的女子,醫術竟是這麼好。

不過,剛纔她也說了,她這個病不是什麼大病,很容易治的,可見從前那些大夫真的是太市儈了。

雖然他們冇銀子,但他們肯定會努力還的。

雲淺淺給何芳施好了針後,南南趕緊上前問道:“娘,你覺得怎麼樣?”

何芳說話的聲音明顯比剛纔有底氣多了,剛纔聲音都是虛的。

“好多了,這位姑娘真的是妙手回春。”

雲淺淺笑著搖搖頭,然後對南南說道:“你把剩下的包子拿給你娘吃吧,趁著還有點餘溫。”

“啊對對對,還有包子。”南南趕忙又拿出了包子遞給了何芳,“娘,這是姐姐買給我們的包子,姐姐人真的好好。”

何芳點了點頭:“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報答姐姐,等娘身子好了,娘也會與你一起報答她的。”

“嗯!”南南用力地點點頭。

雲淺淺又道:“南南方纔肯定還冇吃飽吧,這還剩七個包子,你娘肯定吃不完,你再吃幾個。”

南南望著那香噴噴的包子,嚥了咽口水,有些猶豫,想著還是等何芳吃飽了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