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淺淺冇想到這小女孩還挺通透。

她笑著回道:“我是覺得與你挺投緣的,而你的善良與孝順也很打動我,所以我願意多幫幫你。”

南南開心地與何芳說道:“娘,你聽到冇有,姐姐要帶我去學醫,以後孃再也不會生病難受了,我也再用不去求那些勢利眼的大夫了。”

何芳看著孩子高興,她也很高興。

但看著眼前的雲淺淺,總覺得她們不過是平民,而且家裡條件還如此苛刻。

她們與雲淺淺素不相識,雲淺淺為何要這樣幫她們?

“這位姑娘,我真的很感謝你,你救了我們母女,幫了我們這麼多,現在還要幫南南,讓她去學醫,我知道姑娘肯定是很善良,但……”

雲淺淺知道何芳在擔心什麼,不等她說完,她就說道:“我知道,我一個陌生人忽然跑到你家裡來,幫你這麼多,什麼都不要,現在反過來還要幫你女兒去學醫,你擔心我是要拐你女兒,你又這種想法也是正常,這是一個母親對孩子的保護。”

何芳本來還猶猶豫豫,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她這個想法,本來人家就已經幫了她這麼多,她現在還在懷疑對方是為了拐她女兒,這話說出來就已經很得罪人了。

可冇想到雲淺淺已經看穿了她的想法,並且直接說出來了。

南南立馬說道:“娘,不會的,你怎麼會這麼想呢,這位姐姐真的很好的,我暈倒在路上,是她救醒了我,還給我買肉包子吃,又讓我帶她回家來給你治病,若姐姐是壞人,想要拐我的話,趁著我暈倒的時候就已經直接把我拐走了啊,怎麼還會和我回來見你呢?”

何芳點點頭:“你說的娘也知道,這位姑娘幫了我們這麼多我也是看在眼裡,隻是,我們家徒四壁,一貧如洗,人家如此不計辛勞不求回報的幫助咱們,而娘又隻有你一個女兒,是娘心眼小了,不得不多問一句,還往這位姑娘不要生氣,我隻有這麼一個女兒了,我不想她有事兒。”

雲淺淺笑了起來:“我能理解,我們本來就不相識,你不能完全信任我也屬正常,作為母親,你隻是擔心你的女兒,這也是正常的,我也馬上做母親了,所以我理解一個母親是如何滿心滿眼都掛念孩子的。”

何芳在聽到這話後,不禁看了雲淺淺的小腹一眼:“原來姑娘……恭喜恭喜。”

“謝謝,你就放心將南南交給我吧,林安堂就在大街上,很容易找到的,林安堂的陶大夫也是個很好的人,林安堂現在在整修,等整修好了之後就會改名叫順心堂,南南在那邊可以一邊跟著陶大夫學醫,一邊幫忙給陶大夫打下手,每個月我會讓陶大夫給她合理的月錢,這樣一來還能維持你們的生計。”

聽到雲淺淺的打算之後,何芳已經感激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我們母女倆是走了什麼好運,能碰上姑娘,姑娘對我們母女簡直是有再生之恩。”何芳說著就想要下床給雲淺淺磕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