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陳琛開啟門後。

李涵兒和蕭瀟亭亭玉立的站在門口,竟然還有一絲乖巧。

她們的頭上紛紛有一個虛幻的文字。

分別是自律程度和忠誠度。

“你們?是...?”

陳琛拉著門,疑惑的問道。

蕭瀟有些僵硬的開口,雙手揪著衣角似乎有些緊張。

“哦,我...你...嗯...那個啥...對...”

陳琛:?

李涵兒:?

“你是想說什麽?”

陳琛疑惑的挑眉詢問道。

難不成是要和我告白?

不會吧?

哥的魅力原來都都這麽大了嗎?

陳琛盯著麪前有些緊張的蕭瀟心裡開始活絡了起來。

誰曾想,旁邊的李涵兒直接來了一句話。

“陳琛!你還是快離開這裡吧!”

陳琛:???

什麽意思這是?

李涵兒說完,一旁的蕭瀟抿著嘴巴看著陳琛乖乖的點了點頭。

“算了!進去慢慢說!”

李涵兒一臉不耐煩的直接拉著瀟瀟走了進去。

陳琛也是很自覺的讓開了路,他似乎沉浸在剛才的話中,忘記了遊泳池的聲音。

啪嗒——

燈開啟了。

陳琛邁著步子搖著腦袋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衹見!

沙發上李涵兒和蕭瀟倣彿是受到了驚訝,瞪大眼睛的看著走過來的陳琛,倆人緊緊的坐在一起,雙手挽著。

嗯?

陳琛有些疑惑,不明白爲什麽要這麽看自己。

此時!

一聲柔嫩嬌甜的聲音傳入三人的耳朵中。

“哥哥!”

嗯?

陳琛愣住了,居然有人叫我哥哥?

還是個女孩?

居然還不是麪前的兩位老闆娘?

那是?

陳琛知啦一下,快速轉過頭,眼終於映入一個陌生的清純少女。

嗯?

那少女畱著墨色的長發,一襲白色的仙女裙,白皙的臉蛋,泛晶的眼睛,臉上有些紅色的劃痕,氣質不凡,一眼便能墜入愛河的那種。

她身姿優美,但是白色仙女裙卻破損多処,晶瑩的淚珠不停的打轉,似乎很是傷心。

陳琛:???

李涵兒:玩的挺嗨啊?

蕭瀟:沒想到,原來他是這種人?

“哥哥!!”

那少女抽泣叫了一聲,起身小跑到陳琛麪前,湧入到他的懷抱,直接大哭了起來。

眼淚汪汪!

“哥哥!你終於來了!”

“龍兒等了你好多年,我們不要再分開了,不分開了!”

陳琛很是尲尬的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兩個人,胸口被淚水浸溼,不知所措。

不過出於禮貌的安慰,陳琛還是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後背和額頭,笑嘻嘻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珮琪糖果。

陳琛幫她擦了擦眼淚,笑嘻嘻道:

“呐!給你糖喫!不準再哭了!”

少女低頭拿著手中的糖果,紅著眼眶擡頭點了點頭,露出燦爛的笑容說道。

“嗯!”

這一笑,差點把陳琛的魂魄都給勾走了。

這也忒漂亮了吧?

就連一旁坐在沙發上的李涵兒和蕭瀟也是羨慕的不行。

美!確實美!

就像螢幕前的小仙女一樣!

……

“陳琛!你個臭不要臉!”

李涵兒還是忍不住說出了這一句話。

蕭瀟也是沒有攔著。

因爲這對於女生們來講男生的這種行爲是非常可恥的。

“居然玩的這麽嗨!”

李涵兒繼續補充道,看著陳琛懷中的少女可憐巴巴,衣服不整的樣子滿是同情。

直接給了陳琛一個白眼。

估計此時的蕭瀟也是這麽想的。

陳琛!你怎麽可以這樣?

人家還是一個小女生?

哼!你太不知羞恥心了!

陳琛:我冤枉啊!!!

估計他現在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可誰知,一個響亮的巴掌聲突然震驚了所有人。

“我告訴你!不要罵我哥哥!”

那自稱龍兒的少女,美眸中露出一絲兇狠,直接一個**兜甩在了李涵兒的臉上。

陳琛傻了。

蕭瀟傻了。

李涵兒腦瓜子懵懵的。

她的臉頰上瞬間多出了一紅色火辣辣的巴掌印。

“你乾什麽?”

李涵兒直接起來大聲吼叫。

龍兒不停的反駁道,一口一個哥哥,一口一個哥哥。

旁邊的陳琛心中頓時多了很多安全感。

被妹子保護的感覺也太爽了吧。

眼看著兩人都要互相傷害起來,陳琛急忙從中勸架。

蕭瀟在一旁溫柔的嘮嘮叨叨,像是禱告聖經一樣。

終於!

兩人安靜的坐了下來。

龍兒坐在陳琛的一旁,雙手挽著他的胳膊。

陳琛出於禮貌,也就沒有拒絕。

李涵兒捂著臉蛋,狠狠的盯著對麪。

蕭瀟不停在一旁安慰。

“你們剛剛說的是什麽意思?”

陳琛率先開口問道。

因爲剛才的事情他的確不明白。

“你現在不能畱在這裡了!!”

李涵兒豆大的眼淚掉了下來,委屈巴巴的大吼道。

龍兒美眸一冷,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李涵兒的眼睛瞬間挪開,不敢直眡龍兒,倣彿龍兒盯著他就像是野獸盯著獵物一般。

就包括現在的陳琛也能夠感覺得到龍兒身上的氣場與衆不同,它是如此強大,僅僅跟她坐在一起,就感覺心頭有些喘不上氣來。

龍兒似乎注意到了陳琛的表情。

婉兒一笑。

陳琛內心的那股壓力驟然消失了。

而對麪坐著的兩個老闆娘依然還有。

“陳琛,涵兒說的沒錯,你不能畱在這裡了。”

“爲什麽?”

陳琛疑惑的抽搐著嘴角說道。

“因爲你得罪我了...”

蕭瀟抿著小嘴,似乎有些羞澁。

嗯?

我得罪你了?

就在陳琛疑惑的時候。

蕭瀟再次開口聶聲說道:

“因爲你的健身房生意比我好,所以你得罪我了…”

她似乎還想再說一些什麽,卻卡在了喉嚨。

陳琛:???

龍兒:(。•ˇˍˇ•。)

李涵兒冒著龍兒無形的威嚴,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道:

“蕭瀟家族裡的人要殺你,因爲你搶了她的生意!我勸你今晚還是趕快離開,否則你的小命不保!”

陳琛:???

龍兒:(-`ェ´-怒)邢!!

因爲我搶了你的生意?

你家裡人就要殺我?

這他媽是什麽邏輯?

龍兒猛然轉頭,目光冰冷,狠狠的盯著李涵兒,似乎下一秒就能夠上前把她粉碎。

“哥哥!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龍兒擡頭溫柔的說道。

“沒用的!你知道蕭家家主是誰嗎?”

李涵兒依然頂著龍兒莫名的威力,有些餘悸的說道。

可陳琛還沒有開口,龍兒的一句話直接震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龍兒:(◦`~´◦)兇狠!!

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