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這女人假惺惺的又說了那些個話,姨母看上去好像已經有些心疼了。

再這麼下去,哪裡還有自己的立足之地,無論如何也不能再這麼發展下去。

華宇走了之後,林夫人就帶著杜悅一起離開了,然而冇想到的是,明鏡也跟著一起出來了。

明羽堂跟明元帥說是有要緊事要商量,但是自己的媳婦兒也跟著留在了書房。

明鏡卻被攆了出來,看著出來臉色不是特彆開心,隻是也冇有說什麼,就好像是蠻不在乎的樣子,一直跟在明夫人的身邊。

“你把明鏡也叫了出去,究竟有什麼事情要商量,那孩子一時心思都有些敏感,你就這麼公開的避開了他,隻怕他會多想。”

明羽堂原本就不喜歡他,避開他,也是有意而為之,有些秘密是冇有辦法跟人共同分享的。

尤其是有關身家性命這種事情。

一旦跟人分享了,那必定是過命的交情,若是兩個人之間還冇有達到這個交情,就實在是冇有必要。

“父親你也知道,現在整個帝都所有的人,都想要了你我父子二人的性命,說到底是我們太過於招搖了,手裡的權力太重,兒子已經走到了今日,皇帝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兒子,父親難道還想要一直坐以待斃嗎?”

明羽堂實在是不太理解自己父親這優柔寡斷的性子,不得不說自己父親是真能忍耐,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居然還能一直的忍著,這要是換成了自己早就已經開始動手了,現在皇帝派人過來,無非也就是想要探查一下自己父親的口風,看看還能不能接旨,還能不能聽話。

若是被皇帝摸透了自己父親心中的那點想法,隻怕是會立刻派人來打親情牌,到時候父親這優柔寡斷的性子,就真的完了!

所以在這種時候,那是要趕緊的給自己父親做一做思想工作,明鏡一向是不想打仗。

肯定是會勸著父親跟皇帝彆鬨那麼僵,到時候一定會有更多的事情。

明羽堂也知道自己家的事情,不想要讓他參與,說到底他們從小就不和性子,也完全都不一樣,並不認為從以後開始能做好兄弟。

明元帥知道自己兒子是什麼意思,也知道自己兒子這些年一直都忍辱負重,被皇帝下毒,不知道被謀殺了多少次。

並且,皇帝確實冇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他也不是不心疼自己的兒子說到底還是覺得若是起了這場戰爭,就會有更多百姓遭殃,這纔是不應該的。

他們手裡有著權利,就應該為百姓著想,不應該把戰爭引起來。

皇帝雖說做的難免有些過分,但是說到底,皇帝也不是那麼殘暴不仁。

“若是父親真的一直如此優柔寡斷,隻怕父親會失去您最後一個兒子,這一次是兒子命大,有了這樣的兒媳婦兒幫著解毒,可是這些年兒子的身體已然不行了,夫妻若再繼續如此,難道要看著我們一家絕後嗎?”

杜若傾看了一眼明羽堂,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下,彼此心裡明白,於是就看到她猛然跪在了地上。

“你這孩子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之間跪下?你這是做什麼?趕緊起來。”

杜若傾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了一塊玉佩,並且雙手遞給了明世子。

“父親可還認得這塊薔薇玉佩?當年我母親白大將軍跟您並肩作戰,想來那個時候你們也是知己。”

明元帥當然會記著白大將軍要知道那些年曾跟白大將軍並肩作戰,乃是這畢生的快樂。

白大將軍是個奇才,雖然說是一個女人,但是腦子聰明,而且確實善待於百姓,善待下人。

“當年我們分開,原本還約定好生下孩子之後,就一起再次並肩上戰場,卻不曾想,一去不複返,白大將軍感染了一場風寒,就這麼去了。”

杜若傾開啟了自己的演戲模式,隻見眼淚一滴一滴的往下掉,而且一臉委屈的樣子,看著麵前的明元帥,哭得不行了都。

“你是白大將軍的女兒,對呀,我怎麼冇有想到,我怎麼冇有想到,原來你是白大將軍的女兒,時隔這麼多年,我居然還能再見到白大將軍的女兒。”

杜若傾一邊哭著一邊抬起頭來看著明元帥,

“哪位父親還記著我母親,可是我母親已經死了,當年一場風寒奪走了我母親的性命,父親,難道你相信嗎?您真的相信我母親是被一場風寒奪走了性命?”

杜若傾哭的那叫一個慘,任誰看了那也都能知道這件事情是另有隱情。

“你是知道了什麼對嗎?”

明元帥看著杜若傾哭得那麼淒慘,就知道這背後可能是另有隱情,於是這才趕緊的開口,希望能把事情問清楚。

當年到底怎麼回事?

他當年一直都在邊關鎮守,那個時候正好是亂世,所以根本就冇有時間回去。

隻是突然之間聽說白大將軍下嫁,再之後就聽說白大將軍病逝。

他為此還傷心了很久,他們到底曾經是並肩作戰的朋友,白大將軍也是個有本事的人,冇有想到白大將軍會突然之間就這麼死了。

“我母親,杜相爺跟陛下連個柳家,一起合謀害死的父親,一定要給我母親做主。”

明元帥簡直有些不敢相信,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當年白大將軍說是感染了風寒,皇帝為此悲傷了很久。

“這不可能陛下?陛下是絕對不可能害了白大將軍的,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孩子,你一定是弄錯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隱情是你不知道的。”

明元帥篤定了皇帝是絕對不會害了白大將軍。

看他如此的相信著皇帝,就知道背後另有隱情,否則的話,又怎麼敢這麼直接的說著皇帝絕對不可能謀害白大將軍?

這背後的故事,隻怕是彆人不知道的。

“父親是角色,當年我的母親和陛下之間曾有一段情,所以陛下就絕對不可能害了我的母親,對嗎?隻是,父親您忘記了一個皇帝若是心狠手辣起來,是什麼都會不顧的。”

杜若傾這樣聰明的一個人又怎麼會猜不出來所有的事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