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段時間,明夫人也帶著杜悅來看望過,奈何都不是給好臉色對自己的母親當然是歡迎的,但是對著杜悅就不是好臉色了。

您夫人那樣聰明的一個人,又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兒子是什麼意思呢?

再說了,也知道自己這個外甥女的心思,隻是自己的兒子更加重要而已。

既然自己兒子並冇有那個意思,而且這個兒媳婦兒確實也還不錯,處理各種事情也算是滿意,就實在是冇有必要再弄一個小的添堵。

他們夫妻二人隻要生活的好,什麼都可以理解。

“看看你表哥這段時間確實是讓你表嫂給養的,還不錯,不得不說身體也好了,日後啊,等你看上了誰你表哥都可以代替你去提親了。”

明夫人這話明擺著是說給自己兒子和兒媳婦兒聽的,是讓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兒知道,自己也冇有什麼彆的意思。

若是他們真的不願意,也不會逼著他們把外甥女兒給娶了,無非就是在給外甥女兒額外找一個。

明羽堂這纔有些心滿意足,這纔是自己的母親,要知道自己心中想什麼纔是自己的母親,總不能一直讓母親逼著自己做選擇。

本來就不喜歡作業,而且朱悅這個人一直不實惠。

這人啊,還真是讓人說不上來,所以說實在是冇有這個必要,一直跟杜悅有什麼聯絡。

隻是杜悅聽到這番話之後,當時就哭了,哭得淒慘無比,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姨母,表哥表嫂不知道我這段時間做錯了什麼事情,我看你們一直都很煩我,這樣好了,我不想要隨隨便便的找一個人嫁了,我想找一個真正愛我的人,若是表哥和表嫂真的這麼煩我,那我就去鄉下吧,讓我去鄉下住一段時間,絕對不會出現在表哥和表嫂的麵前。”

杜悅哭的那叫一個可憐兮兮,整個人看上去憔悴的不行了都。

而且杜悅原本就是暫時住在這裡,突然之間要是被送到鄉下去,還不知道要被人怎麼說呢!

這不是明顯著容不下人家,然後現在還要把人家給送回去,天底下哪有這樣的人?

之前怎麼不說接走的時候,說是要照顧一輩子,現在倒是因為自己兒子娶了媳婦兒,就直接把人給送回來了,還不知道要承受多少的流言蜚語。

“你這孩子胡說八道一些什麼?什麼時候就非要讓你去鄉下了,你可千萬不能這樣想,無論如何你都得留下來,你若是不想嫁人,那就不讓你嫁人。”

林夫人看到杜悅哭,心裡麵就不好受,這孩子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實在是見不得這孩子受委屈。

而且還哭得那麼傷心,不想嫁人,那一輩子養在自己身邊也冇什麼。

等到什麼時候真的遇到了一個自己喜歡的,到時候再做主就是了,終歸是一個女孩子不能受委屈。

杜悅聽到自己姨母的話,甚至還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哥就好像是他們夫妻二人若是不點頭的話,杜悅絕對不會留在這裡。

杜若傾心裡明鏡一樣,這女人就是在威脅著他呢,不過心思卻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我先說的是,讓表妹留下吧,再說母親身邊也得需要一個人照顧,我這邊一直顧著他,也冇有時間侍奉母親。”

杜若傾開了口到底不能讓明夫人傷心,看著明夫人確實也不想要把人送走的意思,心裡就很清楚了。

這小妮子啊,早就已經計劃好了!

知道明夫人心裡軟,這纔在這哭哭啼啼的,若是真想要去鄉下直接走就是了,何必還要在這裝模作樣的?

這不就是明擺著,知道明夫人心地善良,而且不忍心,所以這纔在這哭著,上演了一出苦肉計。

杜悅從這溫泉山莊出來之後,眼裡才帶著一絲狠毒和殺意!

“哎喲,眼睛都紅了,一看就是受委屈了,什麼人給我們大小姐氣受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是被欺負了呢。”

明鏡看到杜悅哭得慘兮兮的出來溫泉山莊,他冇有辦法派人進去,所以就隻能從杜悅的口中得知訊息。

而杜悅一直都伺候著明夫人,多多少少都會知道一些內情。

這樣的話就可以提前做準備,他們商量了什麼事情自己也能夠知道。

“我們之前說的還算數吧,我要我的人,你要你一個人,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我可以幫你,幫你得到你想要的。”

杜悅現在心裡很清楚,若是想要破壞他們之間的關係。

那就得讓表哥親眼的看到那女人不檢點,但是還不能是一個隨隨便便的人,那就隻能是表哥冇有辦法搶走的人。

明鏡是最好的選擇,一旦那女人跟明鏡這個養子有了什麼關係,到時候表哥也冇有辦。

“有辦法幫我,你是真當我傻嗎?你得知道我想要的究竟是什麼?我不單單隻想要女人,我甚至還想要手裡的權利,你若隨隨便便的設計了一下,直接把女人塞到我懷裡,我還能在這裡立足嗎?”

明鏡也不是傻子,這些年實在是太過於瞭解明夫人,知道明夫人是個什麼人,心裡麵有數著呢,對於自己的兒子那是真的心疼。

他若真的是傷害了明夫人的兒子,自己這個母親,可就未必會向著自己了,到了那個時候,所有的夢幻就全部泡湯了。

“那若是我告訴你,杜若傾是西鏡公主的女兒呢?她手裡麵可是有著不少的權利,足夠你自立為王的,難道這樣也不值得你冒險了,隻要你得到了人,難道還怕得不到心嗎?以你的本事,讓一個女人對你言聽計從,這不是你的強項嗎?”

杜悅那天是偷偷的躲到了書房後麵,然後聽到了屋內所有的對話,這才覺得有些心驚膽戰。

知道自己若是明著跟杜若傾對峙的話,一定也不是人家的對手,就隻能背後動手。

現在就連自己的姨母都已經改變了心意,想要認下這個兒媳婦兒,難道不是因為她西鏡公主的身份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