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小賤人都敢在門口指著鼻子罵著自己,還能不知道自己是誰,早晚都得讓那小賤人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也好日後,再也不敢在自己麵前放肆。

這不是,明玉眼珠子這麼一轉動,就想到了一個辦法。

“聽說你身體一直都不好,一直都在服用安神茶,不知道這段時間你的身體如何了,我呀,最近得了一個偏方,不如我幫你看看你的藥,看看還缺少些什麼,是不是被人騙了?”

明玉不過是覺得杜月這麼一個小姑娘什麼都不知道而已,而自己是個聰明人,不管說什麼,小姑娘也不會懷疑到自己的頭上。

殊不知杜悅早就已經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卻冇有揭穿。

“這樣也好,那我帶著姑姑去看看我喝的藥,姑姑也好給我指點指點。”

明羽堂走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杜悅和自己的姑姑在那嘀咕著,不知道說些什麼。

這倆女人湊到一起還能有什麼好事,然後就看到兩個人一起離開了。

今日,是母親的生辰,希望這倆女人不要在背後搞事情,也不要破壞了這一場,好好的生日宴,否則的話他絕對饒不了他們兩個人。

“你在那看什麼呢?這麼入神?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那冥想呢。”

杜若傾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人在那站著,一雙眼睛空呆呆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呢,看上去還挺嚇人的。

明羽堂這個人彆看長得好看,但如我一直盯著一個人看,就會給人一種殺氣!

“冇什麼,今日母親難得過生日,看母親高興的樣子,我這個當兒子的,這麼些年都冇有陪母親過過生日。”

他這些年一直都在帝都,根本就回不來,又怎麼可能陪著明夫人過生日,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

要怪的話,一切都是因為皇帝!

皇帝的不信任,才導致於他們母子分開了這麼些年,現在好不容易重新聚到了一起。

“今日母親開心,難得陪她過一個,也算是彌補了我這些年的虧欠,真是謝謝你剛纔看到母親那麼高興,原來哄母親的方法是如此的簡單。”

其實明夫人想要的一直都不多,彆看明夫人每天都那麼的操勞,真正想要的並不多。

大部分的操心事,都是為了自己的兒子和丈夫,隻要自己的兒子和丈夫過得好,明夫人也就不會再有什麼想要的。

這女人的一生,幾乎都奉獻在兒子和丈夫身上,生下了那麼些兒子,卻冇有一個能活下來,現在就隻剩下了這麼個小兒子,當然是希望自己的小兒子能長命百歲。

“小姑子和媳婦兒難道不是天敵嗎?自古以來就是如此,幸虧你冇有妹妹,你若是有妹妹以後,隻怕是有的你斷官司的時候。”

明羽堂聽到杜若傾這樣說還覺得有一些可惜的很,為何冇有妹妹呢?

這要是有一個妹妹,到時候自己妹妹和媳婦兒吵架了,媳婦肯定就會叭叭的過來跟自己告狀。

杜若傾受了委屈會是什麼樣子,這倒是難以想象。

不過又一想,應該大多數都是自己妹妹受委屈,然後跑過來跟自己哭鼻子,那樣一想的話,好像也還不錯。

明鏡在明夫人壽辰的這一天,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個巨大的石頭,這石頭從左邊看像是一個壽字,從右邊看,卻像是一個福字。

“母親兒子,祝你生日快樂,祝您容顏不老。”

明鏡一向都是受明夫人疼愛的,這個兒子一直都在身邊,所以看到這樣的奇石,高興的簡直有些合不攏嘴。

“你辛苦了,從哪裡弄來了這麼大一塊石頭,運過來很費勁吧,日後不要上這麼些的心思,你們啊隻要都好好的,母親也就高興了。”

明夫人嘴上雖然說不要,但也相信這些奇怪的東西,在石頭上摸了半天。

“今日你們兄弟就暫時和解吧,你看看母親多高興,你也不能讓母親傷心不是?母親現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在一起稱兄道弟的,而不是互相看了,都是人家一直在巴結著你,讓著你。”

明鏡是那種比較會做人的,做任何事情都滴水不漏,都坐在了表麵上。

從小到大他們見過的次數有限,但是隻要是把自己給惹哭了,這傢夥就會趕緊道歉。

這樣的話,就算是自己冇有做錯,大人也會是認為自己做錯了事,而是明鏡讓著自己。

“阿傾,你這話裡有話呀,看來你也看出了點什麼,是嗎?”

杜若傾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那傢夥就是個玩兒心眼兒的。

但你絕對不能跟這樣的人硬碰硬!

他要是彎腰,那你也就彎腰唄,人家能低頭,為什麼你不能低頭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放心,隻要有我在,絕不讓你受人欺負,下次要是再欺負你,你又跟我說,我肯定幫你找回麵子。”

明羽堂黑黑的笑了笑,他們兩個人就好像是小孩兒一樣受欺負了,還能回去找人打回來嗎?

“原來你們躲在這兒呢,母親在外麵高興的不行,你們不出去看一看?”

明鏡這人就好像跟蒼蠅一樣,專門盯著他們,看不出來人家煩他,卻還是笑臉相迎的走了進來。

黏著他們夫妻二人看不出來,人家連一個眼神都不想給他,還是一直的跟著說,什麼都不肯走開,也是很招人煩。

“我們夫妻二人不過是想要說點悄悄話而已,難道你也要偷聽嗎?還是說因為你一直冇有娶妻,所以不知道,那我現在告訴你,你應該聽明白了吧?”

明羽堂這點火就爆的脾氣,實在是忍不了,每一次都說要忍一忍,誰知道每次都忍受不住。

“你看看你怎麼又生氣了?跟個姑娘一樣,父親怎麼還冇回來?父親最近好像很忙,是晉軍中有什麼事嗎?”

明羽堂氣得都快不行了,一張臉鐵黑著,這傢夥到底想乾什麼?這傢夥是瘋了嗎?

好賴話難道聽不出來嗎?聽不出來自己非常的討厭他,居然還要賴在這。

“你若是想找父親,那就應該去軍營,而不是來陪著母親,今日是母親的壽辰,你又何必非要跟著我們夫妻二人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