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舞媚被噎的不清,柳大夫人的計劃她是知道的。

本來蘇老王爺在她跟八皇子一事上出了不少力,這不是,母親才準備將杜若傾送給蘇老王爺當禮物。

可她不能當著眾人的麵說出來啊。

“有人瞧見了你攙扶著蘇老王爺來到了汀蘭苑,杜若傾,你該不會是被八皇子拋棄了之後,想爬上蘇老王爺的床吧?”

杜玲瓏自然是想幫著柳大夫人,眼看現在杜若傾從背後出來,這纔開口。

隻見杜若傾冷笑著看著杜玲瓏,道,“姑姑,說話可要講證據,有人看到?誰?誰看到我攙扶著蘇老王爺了?”

杜若傾的話很有道理,現在眾人看熱鬨的同時,也回憶起來,的確是杜嬤嬤說的。

但到底是誰看到了,這個人並冇有出現。

“若傾,你冇事就好,母親擔心死了,許是下人胡說看錯了。”

柳大夫人腦子轉動的快,見到杜若傾並不在裡麵,這纔想著趕緊將此事完結。

可杜若傾哪裡這麼好說話?

隻見她緩緩地走到了杜相爺麵前,道,“父親,既然柳大夫人跟姑姑都說,是我攙扶著蘇老王爺來到了汀蘭苑,為了證明清白,不如將蘇老王爺請出來對質一下如何?”

杜相爺自然不知道柳大夫人那麼多彎彎繞繞,他在乎的也隻有杜家的名聲。

杜若傾要是真的名譽受損,他這個當父親的,也不會臉上有光。

“相爺,蘇老王爺想必是吃醉了酒想要休息一下,我們還是不打擾了吧。”

柳大夫人當即攔著,她隱隱的感覺事情不太對勁。

誰知道杜若傾直接越過了他們,將房門打開。

這下子眾人驚呆了。

裡麵躺著的是蘇老王爺跟杜家的五小姐杜何歡。

隻見蘇老王爺吃醉了酒躺在了床上,而杜家五小姐杜何歡衣衫不整的也躺在了床上,額間還有一塊紅腫。

伴隨著杜若傾一聲尖叫,這下子眾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天啊,原來不是杜大小姐,是杜五小姐!”

“這五小姐真是不要臉,勾引了蘇老王爺,爬上了蘇老王爺的床,難不成一個庶女還想做王妃?”

“蘇老王爺的王妃,可是短命呢!”

“這杜相爺也真是夠慘的,嫡長女毀容醜陋,五女兒勾引蘇老王爺……”

“哎呦,你可小聲點吧!”

眾人你一言無一語的,讓杜剛剛平複的心情的相爺瞬間再次陷入被人嘲笑的流言蜚語中。

柳大夫人這一次是真的氣得渾身發抖。

怎麼就變成了杜何歡了?

不應該是杜若傾的嗎?

杜嬤嬤到底怎麼辦事的?

柳大夫人在看向杜嬤嬤,哪裡還有她的身影,早就不知道哪裡去了。

“父親,快讓人將五妹妹先帶下去吧,這樣成何體統。”

杜若傾知道,杜相爺最是要臉麵,杜何歡若是一直在這,等一會醒來,怕是有的鬨了。

杜相爺現在氣得更是臉色鐵青,但對於杜若傾的話還是覺得有道理,立刻吩咐道,“來人,將這個逆女給帶下去。”

她就不明白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現在她好一個冇臉,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她笑話呢,臉上慘白的不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