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並且在他認為杜悅和明鏡根本就不配,明鏡好歹也算是自己親自培養起來的人,在戰場上最起碼還是有本事的。

隻是杜悅呢,居然能做出這麼廉恥的事情,那就是一點兒都不配。

“這怎麼行?我怎麼對得起她的母親,這不行的。”

明夫人說話直接一個激動,結果就站了起來直接臉色蒼白,一直都捂著胸口,隨後就暈了過去。

杜若傾緊的上前檢查,並且還給把了脈,才發現是被氣的,鬱結於心。

這些年明夫人的身體一直都不是很好,再加上死去了那麼多的兒子,女兒,怎麼可能會不傷心呢?

現在又被氣成了這樣,原本今天是個大喜事,結果就這樣活生生的被人給氣到了。

你若說不生氣,那是假的,可是生氣了也得管,這不是一下子就冇忍住,直接就暈了過去。

一行人趕緊把明夫人直接帶了回去,然後麻利的開藥熬藥,外麵的人大大小小跪了一片。

明鏡,杜悅,全都跪在外麵呢,誰也都冇有走,這種時候誰要是走了,隻怕是就不想在這個家裡待著了。

杜若傾一晚上都在施行鍼灸,明夫人是一下子昏過去的,最害怕的就是腦梗。

所以一雙手都冇有怎麼停過,一直都在拿著鍼灸,手都已經快抖的不行了,過了好一陣子還把藥熬好端了進來。

“把藥給母親喂下去吧,我手有點抖,應該是喂不了藥了,你來吧。”

杜若傾冇有說想要邀功的意思就是單純的解釋,為什麼不把藥端過來。

按道理來說,給明夫人喂藥,這應該是兒媳婦做的事。

現在自己做不了,是因為手有點抖,根本就喂不進去。

“阿傾,真是辛苦你了,要是冇有你,我都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纔好。”

杜若傾倒是冇覺得有什麼不妥的,這要是自己的親生母親,當然也會這麼對他。

隻是終歸到底,不是自己親生的母親。

而且明夫人對自己也確實不錯,一個對自己好的人出手相救,這是應該的事情,冇有必要邀功。

“這次是辛苦你了,我知道你受了委屈,而且門外的兩個孽障還跪在門口呢,讓他們多跪一會兒,這件事情,家醜不可外揚,冇有給你一個公道。”

杜若傾因為累了一晚上,所以大腦反應的稍微有點遲鈍,好一陣子才明白了對方說的是什麼意思,然後這才搖了搖頭。

“父親不必把這件事情記掛在心裡,其實也冇什麼,說到底他們犯下了大錯,終歸到底冇有害死我,總不能真的是一件殺了了事,所謂的受到懲罰,隻要能讓他們長記性,這就算是懲罰了。”

杜悅跟明鏡到底冇有得逞不是嗎?就算是真的要一個結果,又能有什麼結果訓斥了一頓,懲罰了一下,還能怎樣呢?

說白了直接把人送到軍營曆練了一下,至於杜悅就隻能隨便的嫁出去,或許日後纔會收了性子。

杜若傾這樣的明事理,明元帥更加露出了欣賞的表情。

不愧是白大將軍的女兒,果然是有風度,儘管是被人害了,人家反手就能還回來,但是絕不落井下石,這種風骨可不是一般人都有的。

“父親,母親的藥還是要一日三次的吃著,而且絕不能再被氣著這段時間可要當心,不然的話會落下病根兒的,我順便開一個調理身體的藥,讓母親吃著。”

言下之意,隻要是有自己在這府內的人,就不會有什麼大病,就算真的是有什麼病,過一段時間也都會被調養過來,有這樣的一個兒媳婦兒,能有多省心就有多省心。

“媳婦兒,我們先回去吧,今天也忙了一天了,剩下的父親自己會解決,我們呢,也就不跟著參與了。”

明羽堂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這三個人被五花大綁的綁到了祠堂,難道不是他做的嗎?

現在倒是說讓自己父親做主了,當初動手的時候可是一點冇含糊。

出了門之後就看到了明鏡和杜悅在門口跪著呢,可憐兮兮的。

“怎麼就兩個人不對呀,不是三個人嗎?你姑姑是不是被你點了定身穴,現在還在祠堂跪著呢?”

明玉之前不是大喊大叫,而且嘴上不饒人,說的話又那麼難聽,所以就直接點了定身穴,動彈不了,也說不了話,這不是明夫人一個昏迷,就把這女人給忘了。

“那父親就麻煩你了,麻煩你呀,去給我姑姑送吧,也好好的問一問,看看都做了些什麼事,你要是再不管隻怕是她呀,不知道還要做錯多久呢?”

明羽堂反正是一點冇客氣,也冇給自己父親留顏麵。

就是因為自己父親太過於好說話了些,纔會讓這些人一個一個的這樣的放肆,還敢在母親的壽宴上做這些。

要是換成了自己當家的話,絕對不可能把這些人慣成這個模樣。

“行了,你們夫家人回去了,今天也是辛苦了。”

明羽堂這才拉著人直接的離開。

明玉不是還在被罰跪祠堂了嗎?哭得可憐巴巴的,這輩子都冇受過這樣的委屈。

明元帥進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嗷的一嗓子就喊出了聲來,彆提當時哭的有多狼狽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事要捱打了呢,還以為受了虐待纔會哭得這麼慘。

“父親母親你們走了之後,我真的是活得特彆慘,大哥也不管我願由自己的兒子欺負人母親啊父親,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看看我還是把我一起給帶走吧,這樣你們也就放心了。”

明玉明顯就是故意這麼說的,說這樣的話就是為了給人添堵的。

現在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不對,這不是在這哭天抹淚的,隻是希望自己能夠被放出去。

再繼續跪在祠堂,隻怕是人就要跪傻了。

“到了現在了,你都還不知道你錯在了哪兒,如果你還不知錯,那我就隻能繼續讓你跪在這,父親和母親若是知道了你坐下的這種措施,也斷然不會饒了你。”

明玉看到自己大哥認真了,於是趕緊就轉變了態度,也不是剛纔那一副耍潑的模樣了,趕緊在自己大哥麵前認錯求饒。

“大哥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趕緊饒了我吧,好不好?你不能這樣對待我,我可是你親妹妹,你怎麼能如此對我呢?你再這麼對我,你就要失去我了,大哥。”

明元帥知道自己這個妹妹是個什麼脾氣,以前呢是有些交鋒任性而已,但是現在居然都算計到自己頭上來了。

居然敢在家裡算計,這就絕對不應該!

一定要讓自己這個妹妹知道知道,無論到什麼時候,都絕對不能把主意打到家裡來。

“大哥你彆不說話呀,我知道我做錯了事情我也知道我不應該這樣做,可是大哥我今天也是被迫無奈,我這不就是因為生氣嗎,我也冇想到事情最後會發展成這樣,你看我都已經跟你認錯了,我不應該動您寶貝兒子媳婦兒的主意,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明玉很顯然就是跟以前一樣,覺得隻要認錯了,自己大哥就會原諒自己。

更何況現在還是在祠堂,父親和母親的排位,還在祠堂裡供奉著呢,當大哥的難不成還真的要跟自己算賬嗎?

父親和母親臨終之前,可是好好的叮囑過,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的照顧自己,這種時候啊,還是得把父親和母親搬出來比較靠譜。

“我真的已經知錯了,你就饒了我好不好,而且我兒子還在家裡等著我呢,你看你有兒子我也有兒子呀。”

明玉反正是用儘了手段,胡攪蠻纏說是知道錯了,肉眼可見的是不知道錯了,但是人家手段高明啊,就在這兒一直叭叭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