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笑得不行,還從來都冇見過這樣一個嬌滴滴楚楚可憐的小白蓮花,居然誘惑人失敗。

“杜悅,你若是說完了,門就在你身後,慢走不送。”

杜悅這才被迫無奈的隻能緩緩的離開,心中一片悲涼。

明羽堂!

你居然膽敢如此對待我的一片真心,我曾經那樣的喜歡你,可你卻把我當成了什麼?

草芥嗎?

既然你覺得我配不上你,那我早晚有一天,會讓你知道拒絕我,究竟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我會讓你連高攀我都會覺得攀不上。

杜悅是要馬上就送到鄉下的人,明夫人因心軟,所以給操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

杜悅也是同意的,所以纔會挽留下來幾天。

而且那天杜悅出嫁,明夫人倒是把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兒都叫了回來,說好歹也是一家人,給杜悅撐撐場麵,免得讓人覺得他們夫妻二人虧待了杜悅。

“今兒個是你表妹大婚的日子,你這孩子難道就不能露一個笑臉嗎?無論這孩子犯下了多大的過錯,也算是知道錯了,你不能一直抓著人家的錯誤不放手。”

明羽堂其實都不想來的,若不是杜若傾說自己的母親現在受不了刺激,這纔不得不來,也就是給母親一個麵子。

外麵賓客滿堂,新郎官也來了,是一個憨厚老實的,雖然說不是個當大官的料,但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杜悅嫁給了這樣的人,後半生的吃穿自然是不會愁的。

比起那些平民,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可見也是用了心。

“這孩子怎麼還冇出來?梳洗打扮,也該完事了,難不成是害羞。”

明夫人是看著杜悅好久都冇出來,所以纔會想著進去看看。

“母親,我跟著你一起進去。”

杜若傾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兒,但是又說不上來,這纔跟著明夫人一起進,結果推開門,裡麵哪裡有人?空無一人。

“這孩子上哪裡去了?今日可是大婚,新郎官都還在外麵,外麵賓客滿堂,這孩子這孩子是去了哪裡?莫不是後悔了?”

明家在南鏡一向都是有麵子,所以人家新郎官纔會同意在這邊舉行婚禮。

而且都已經說好了,隻是馬上這都要拜堂成親了,新娘卻跑了不見蹤影,到時候傳出去,還不知道要怎麼說他們家呢。

“母親彆著急,院子就這麼大,總會有人看見的,我們先派人到處找找,先不要聲張。”

杜若傾不知道杜月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但也知道這女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今日肯定是想要鬨出些什麼事兒來,隻是不知道今日這場大婚,杜悅究竟會如何毀了這場婚禮?

明夫人都著急的不行了,趕緊派人四處尋找,整個屋裡屋外都找遍了。

也找來了屋裡伺候的丫鬟婆子,挨個都問了問。

誰都冇有看到新娘子的身影,說是新娘子突然之間就出去了,甚至還有人說新娘子是跟元帥一起出去的,說是出去說會兒話,一會兒就回來。

誰知道這一出去就是這麼長時間,一直都冇有回來。

“你們是親眼所見,杜悅跟我父親一起出去了,對嗎?”

明羽堂感覺事情有些不妙,心中一種不安油然而生。

“彆擔心,或許隻是我們想多了而已。”

杜若傾一邊安慰著,一邊趕緊的派人去尋找,這事兒可不是小事兒,再說這個女人絕對有什麼彆的計劃,當務之急還是得先趕緊把人找到,免得夜長夢多。

這邊找人找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外麵大廳的人都在等著看新娘子呢,誰知道就在眾人找的熱火朝天的時候,明元帥和杜悅兩個人現身在大廳。

“姨父,這事還是你說吧,終歸到底還是要告訴大家的,早晚都得讓大家知道。”

明元帥也不知道怎麼的表情,略微帶著一些複雜,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就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兒,甚至還說不上來。

“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母親著急壞了,一直都在找著你們,可是發生了什麼交給兒子去解決,當務之急是先成親!”

杜悅這傢夥看上去好像有些得意洋洋,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一定是動了什麼手腳。

所以趕緊上前先把今日這場婚禮結束,在處理這女人背地裡搞的小動作。

明元帥看著眾人,所有的人都在期待著,誰知道他突然之間開口。

“今日不成婚,諸位都散了吧,剩下的是我明家的家事,日後一定會給諸位一個交代。”

明元帥絕對不可能突然之間就這麼說,一定是有什麼理由的,眾人也不好多問,看著對方臉色不對勁兒,也知道有些話不能多問,這才全部都離開。

等到眾人離開之後。,明羽堂才問道,

“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麼些人都在這等著,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就緒,突然之間你宣佈不成功,那邊冇辦法交代。”

明羽堂相信自己的父親,做任何事情都會有原因,所以當時父親讓客人先暫時離開,他也冇有反對。

反倒是幫著自己父親把所有的客人全部都送走,而且還跟客人解釋了一下。

然後纔來到父親這兒,想要問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纔會讓自己父親說出杜月今日不結婚這番話。

杜若傾卻在一旁看著杜悅的臉色,有些不對勁兒,這女人現在明顯是有些得意的很。

就好像是做成了某件大事兒,如今正在得意洋洋。

而且,料定了他們猜不到,整個人的氣場都有些不同了。

“姨父,不如你就告訴他們好了,他們早晚都會知道的,何必還要瞞著呢?”

杜悅站在一旁,突然之間開口讓大家頓時覺得事情有些不妙。

到底這其中發生了些什麼,纔會讓自己的父親臉色這樣難看,而且杜月臉上那得意的笑容,實在是有些詭異的很。

“你閉嘴,這件事情跟你沒關係,還不趕緊滾出去,現在我多看你一眼,我都覺得噁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