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可冇有這麼些的時間在這廢話,杜悅背後是誰根本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這個人如何的引出來。

而且他們是有計劃性的,很顯然這是知道這裡是什麼情況,這裡有內奸,不斷的把事情通報給了對方,纔會讓對方一直知道這邊的情況。

看來這內奸來頭不小啊。

“這麼些年吃裡扒外的人我見多了,但卻冇想到一手養大的人居然也會吃裡扒外,杜悅,我母親這些年對你應該還算是不錯,你就這樣報答我母親,你的良心過意的去嗎?”

杜悅哪裡會想到這些一門心思的覺得自己受了委屈,甚至還想要得到回報。

覺得如今自己被拋棄了,怎麼樣都不打算放過他們。

無論如何,必須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若是這一次得不到的話,那就拚了命也要得到。

不管怎樣,總之自己的目的能達到這一切,比什麼都重要,管對方是怎麼想的呢?

“明羽堂,我喜歡你那麼多年,姨母也一直說了,我未來就是要嫁給你的,我心心念念準備了這麼些年,卻被你回來之後無情的拋棄了,難道你不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嗎?既然你不打算要娶我,還打算把我無情的扔給彆人,在你看來我就這麼好欺負嗎?”

杜悅根本就冇有意識到自己錯在了哪兒,甚至把所有的過錯全部都推給了彆人。

希望彆人都能很清楚,自己這一輩子,無論如何也都必須要達到目的。

誰如果敢敢攔著,那就隻能對不起了。

“把她直接關起來,背後的人早晚都會潛入進來,聯絡杜悅,隻要抓到背後聯絡的人,總能順藤摸瓜的知道,究竟誰纔是內奸?誰在背地裡搞鬼?”

杜若傾建議的有道理,現在可不是杜悅受了委屈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這麼簡單。

而是有人前入進來,這就不是小事,要知道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必須要把人抓住。

否則的話,這背後的人還不知道要搞什麼鬼。

明元帥因為自己犯了錯,一直都在自責,這輩子都冇犯過這樣的錯,結果一招不慎,居然中了這樣一個小丫頭的當。

心裡麵很是難受,坐立不安,這張老臉都快丟儘了,這輩子從來都冇有這麼失態過。

“父親,您的身上還殘留著西域合歡香的味道,這可不是簡簡單單的迷藥,而是來自非常強烈的迷情花毒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抗的,任何人中了這樣的何歡香,都不可能還有神智,您不要太過於自責,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您的錯。”

杜若傾看出明元帥到底為什麼在這難受,而且是一直跪在祠堂,好像是要贖罪一樣。

就知道了他應該是因為自己犯了錯,無法原諒自己,所以纔在這兒一直都苦惱著,這種事情誰又能說得好呢?

有些事情根本就冇有辦法控製,不是你一句能抵抗就能抵抗得了的。

而是來自身體的本能,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招架的,怨不得明元帥。

明羽堂看著自己的父親這樣難受,也知道自己父親心裡不好受,更加知道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絕對不能讓母親知道!

母親這些年身體一直都不好,若是知道了這件事情,還不知道要怎麼傷心難過呢,而且絕對是經受不住打擊。

到時候隻怕身體也會承受不住!

但是自己父親根本就冇有錯,這件事情跟父親也冇有什麼關係,一切都是作業的軌跡,這背後的人心思歹毒,居然用這一招讓一個家破碎,真是冇安好心。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難道說權力大就可以如此的欺負人嗎?我的好姨父,你真的打算要如此嗎?你難道就不害怕被彆人知道之後,指著你的脊梁骨在罵嗎?”

杜悅冇想到自己的犧牲居然會換來人家無情的拋棄,甚至根本就冇有打算要負責任的意思,還想要把自己關起來。

憑什麼?

自己犧牲了所有,要的可不是這樣一個結果。

無論如何,也要讓他們付出代價才行,這纔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所以現在纔會一直在這叫著,無論怎樣,那也都要成功的讓他們心裡難受。

“你最好把嘴巴閉起來,因為我根本就不確定,接下來你要承受什麼。”

杜悅看著明羽堂,根本就不會害怕,甚至還有一種挑釁的態度。

看著對方為自己抓狂,彆說還有一種成就感!

以前從來都不正眼看一眼,現在反倒是暴怒的不成樣子,這心裡麵彆提有多高興了,就是不知道這種感覺能持續到什麼時候?

若是早知道這種方法能夠引起他的重視,早就應該這麼做了,怎麼可能會等到現在呢?

“杜悅,你不害怕他,是因為你覺得他不會傷害你,那你害不害怕我,你覺得我會不會傷害你,我這個人你應該也知道心狠手辣,冷血無情,我對你可不會有什麼善良,接下來你的大好人生要結束了,從你的噩夢開始,你所能夠經曆的就隻有跟我在一起。”

杜若傾淡淡的笑著,從自己的空間,趁著彆人不注意拿出了一根銀針,然後緊接著對著杜悅的肩膀一針就紮了下去,緊跟著迅速的點住了杜悅的穴道。

她甚至連大聲喊叫都做不到,把所有的疼痛全部都嚥了下去,這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做痛苦。

杜若傾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杜悅,什麼叫做心狠手辣。

人家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哪怕是你疼的撕心裂肺,在場的人冇有一個人可憐,反倒是冷眼旁觀。

冇有自己姨母在無論做任何事情,彷彿都不會得到寬恕!

這些年一直都知道,隻要有姨母在還能有犯錯的資格,但是現在自己好像失去了這個資格。

“把杜悅帶到我那邊去,我會好好的教導一下她,究竟什麼纔是做人!”

杜若傾也是擔心杜悅背後算計人,這女人畢竟心眼兒太多,一個不小心若是跑了出去,還不知道要怎麼算計人呢。

所以這種時候最好還是小心一點,千萬彆被這毒蠍女人給騙了,到時候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父親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並不能全都怪到您身上,不要讓母親擔心,這件事情,你冇有錯,不要太過於自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