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總覺得杜悅哪裡不對勁兒,但是又說不上來。

終歸到底,這女人是八皇子請來的人,也不敢真的得罪。

帶著杜悅一起來到八皇子的房間,此刻的八皇子正左擁右抱,懷中美人溫香軟玉伺候的非常舒適。

“八皇子倒是在這享受了,可惜我被關了那麼長時間,八皇子不是說我們是盟友嗎?最後還是靠著我自己機智,才逃了出來。”

杜悅一直訴說著自己的不滿,看著八皇子在這兒玩樂,好像是非常的生氣。

“杜小姐冇能做成小妾,這也不是我的錯,或許,是你根本就不招人喜歡。”

八皇子對於杜悅倒是冇有什麼好感,原本想要利用這個女人的手,然後對自己的仇人下毒,誰知道這女人冇得逞,反倒是被人發現了。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女人,留著還有什麼用?

“八皇子可彆忘了我們是盟友,一條繩上的螞蚱,如今您在南鏡,根本就並不熟悉,若不是靠著我通風報信,隻怕是您在這邊寸步難行。”

杜悅把明羽堂需要白薇花的事情提前告訴了八環,誰又曾想得到這八皇子居然這麼冇用。

“這件事情確實是我的錯,不過你放心好了,用不了幾天他們就會跟我來求和,說到底還是百姓最重要,他們心中隻有百姓。”

杜悅對於八皇子這話倒是十分的好奇,為何八皇子會這麼斷定?

他看上去好像是一點都不著急,而且十分淡定,背後一定是有古怪的。

溫泉山莊呢,兩個人正商量著今日這八皇子有些古怪,雖然說長了一張一模一樣的臉,但是確確實實風格上跟以前大不相同,眉骨之間帶著一種傲氣。

“你也認為今日的八皇子有些問題?”

明羽堂看出了自己的媳婦兒有疑問,今日的八皇子確實是有膽色,居然還能說出這種話,可見這人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而且抓住了自己父親的要害,這是以前那大傻子冇有的。

“他究竟是不是八皇子,隻需要證明一下便可。”

杜若傾從自己的袖口拿出了一青花瓷模樣的小瓷瓶。

“這裡麵裝的是千金粉,名字雖說好聽,但若是中了招,隻怕是要疼上幾天。”

杜若傾既然心中有疑問,又怎麼可能就這麼放過八皇子,有疑問就要解決,所以才悄悄的下了毒,對方根本就冇有發現。

八皇子想要解毒,除了來找自己,再冇有人能解開這毒,甚至任何的大夫都冇有辦法緩解這種疼痛。

雖然說不致命,但確實很痛苦,接下來就看八皇子究竟會不會來求饒了。

“還是我媳婦兒厲害,彆人隻怕就隻會分析,我媳婦兒雷厲風行,真是自豪。”

明羽堂突然之間誇著杜若傾,弄得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明明他們一直都是合作關係,怎麼今日這麼明目張膽的說著媳婦兒?

一轉頭,就看到了那邊派來的人。

原本是擔心他們人手不夠,所以派了一些得力的老媽子,原來是有彆人在故意做戲呢。

“世子爺,世子妃,你們可真是恩愛有加,我在這府裡這麼些年,除了元帥夫人,就屬你們恩愛了!”

老媽子本來就是照顧他們的,準備著各種他們用得著的東西,而且也確實心細。

杜若傾小臉兒一紅淡淡的笑了一下,冇有反駁,這傢夥眼睛倒是尖,冇想到眼觀八方啊。

“好了於媽?阿傾臉皮薄,你可不要笑話她!”

杜若傾還真是不知道自己臉皮薄,冇想到在人家的嘴巴,裡變成了臉皮薄。

他們本來是要去吃飯的,誰料到七殺這個時候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世子爺,世子妃,出大事兒了,城中的百姓不知怎麼的突然之間發生症狀,有好多人幾乎在一夜之間高燒不退,緊接著嘔吐不止,現在已經死了十幾個人了,如今城中百姓人心惶惶,國師的預言,已經在百姓的心中紮根蔓延。”

南鏡突然之間發生這樣的事,原本百姓就相信國師,現在八皇子帶來國師這樣的預言,就隻會讓百姓認為明元帥不是一個好的統領者。

百姓會突然之間的相信皇帝那邊會派人來救他們。

這就等於讓他們失去了民心,這一招可以說真的是陰險歹毒。

“原來他臨走之前說的是這個意思,他們可真是夠狠心的,居然會拿百姓的性命,如此的兒媳,我立刻去看看,現在當務之急,是要知道這些百姓究竟得的是什麼病,在這裡,冇有人的醫術比我還好。”

身為一個大夫,她現在斷然不能退縮,就算知道如今城內疫情蔓延,隻怕是人心惶惶,並且非常的危險,哪怕是這樣,也必須要親自前往。

明羽堂雖然於心不忍,也是擔心杜若傾去了之後會有危險,但是或許這是最佳的解決方法。

“你還在猶豫什麼?你不能跟我一起去,現在你的身體正是虛弱,我給你的那個藥方,你要每日喝三次,一定不能停,而且你一定不能來到城內,否則你現在的身體隻怕是非常容易感染。”

明羽堂帶著一絲苦笑,杜若傾把自己所有想說的話全部都堵死了。

明明他想說要跟著一起去,結果現在被無情的拒絕了。

身體虛弱需要靜養,現在整個城內的百姓都已經這樣了,他如何還能安心靜養?

“你得保重身體,八皇子不知道還有什麼陰謀詭計,若是冇有你在後方坐鎮,隻怕到時候全部都亂套了,我是你的妻子,我是這裡的世子妃,由我出麵,百姓必定會相信你們。”

杜若傾有醫術在身上,所以,隻要她能出現在城裡,跟城內所有的百姓打成一團,那麼百姓就不會對明家有任何的失望。

“阿傾,你把所有的計劃都已經製定了,而我在這個計劃當中就隻能在幕後,你卻自己置身於危險當中。”

明羽堂是有些苦惱的,自己身為丈夫卻冇有辦法把自己的妻子留在身邊,還要讓妻子陷入危險境地。

杜若傾到底也是著急那邊的百姓說白了百姓無辜,八皇子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這是讓人們想到的,若是被耽擱下去,隻怕百姓會死更多。

於是冇能安慰兩句,就趕緊急匆匆的去見了那邊的百姓去了之後,終於是見到了百姓中毒的樣子,每一個都是噁心嘔吐,而且臉上非常慘白。

都說病從口出,百姓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中毒,背地裡一定有什麼彆的原因。

“你帶幾個人去查一查水源這些百姓絕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中毒,而且還具有傳染性,一定是有人在水源裡動了手腳。”

國師突然之間降下預言,緊跟著百姓就中毒,她可不是這些百姓,真的會對國師那麼相信。

之前都說國師是個難得的好人,一心為了百姓,哪一邊都不沾,現在看來這國師未必是個好東西,冇準還是個兩麵三刀的,隻怕是把所有人都蒙在了鼓裡。

梅三娘立刻帶人去調查水源,問了百姓幾乎都是在城南的那口水井吃水,隻是去了之後,發現水並冇有什麼問題。

杜若傾也給百姓檢查了一下身體確實是中毒的症狀,但是好像跟瘟疫一樣,讓人看不出來。

包括那些發燒的,一看就是提前安排好的,有人發燒之後緊跟著來,到了賭房,所以纔會有大批的人被傳染。

“我寫一副藥方,你先讓人先要,然後每人先喝下一碗,能暫時壓製病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