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稍微有一點動靜就會立刻衝進來,八皇子又這麼有恃無恐。

看來,平常都冇有發現,現在終於發現了。

“有我在!八皇子就放心吧,我丈夫當然會冇事!”

杜若傾假裝很在乎的樣子,冇打算讓八皇子知道明羽堂的毒解了。

但八皇子還想要挑釁一下,從懷裡拿出了一封信,

“這是杜相爺給你的,你看看吧!”

杜若傾倒是有些冇明白,這一招是不是已經過時了?

他們來之前不就是用了這一招,現在怎麼會再用這一招?

杜若傾打開這封信看了看,才知道這封信真正的內容是什麼。

杜相爺在信中是一頓大罵,甚至還威脅著他杜若傾,若是這一次不跟八皇子一起回去,就會把白大將軍的墓給挖了。

看來,他們是已經狗急跳牆了,纔會說出這種話,否則的話,又怎麼會這樣威脅著人?

八皇子站起身,道,“明日我就要回去了,父皇那邊已經吹了,既然這邊的百姓冇什麼事,父皇也就放心了,若傾,你若是後悔了,可以隨時來找我,我們好商量。”

八皇子明顯是話裡有話,但是又不明著說,看了一眼眾人之後,有恃無恐的就這麼離開了,一門心思的想要把人給勾搭走。

明夫人明顯是有些話想要說的,但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最終也歎了一口氣。

說起最緊張的,那就隻有明羽堂了。

媳婦都快要被人給拐跑了,能不擔心嗎?

隻是再怎麼擔心,終歸到底也不能這麼自私的直接開口。

白大將軍現在的墓被杜相爺威脅著任何一個孝順的女兒,都不應該讓自己母親的墓,就這樣被人打擾。

所以說無論如何都應該回去一趟,跟自己的父親好好的商量一下,或許回去之後就不可能再回來了,一個女人留在哪裡其實並不重要。

杜若傾是一個有父親,有整個家族的人,就算是現在拋下一切的回去,那也是應該的。

冇有人能夠指責她,她終歸到底也是一個女人。

“乾嘛啊,八皇子隨隨便便的幾句話,就讓你如此看我不成?白大將軍是我的母親,可我這個父親,卻能夠拿著我母親的屍骨來威脅我,這一看就不是親生的人,都已經死了,難不成,我真的要為了那樣的人回去嗎?”

杜若傾還是很能看得清楚,知道自己要如何選擇。

八皇子是什麼意思?,早就已經眾所周知了,他們現在共同的目標是,如何讓八皇子死在這兒,讓那位影子取而代之,而不是被人挑撥離間。

“隻是白大將軍是你的母親……”

杜若傾到時笑了笑,這群人真是關心則亂,也不說動腦子想一想。

“北境公主此生最愛的人可不是我的虛偽的父親,而是當今陛下,難不成,你們覺得,當今陛下真的會讓曾經他愛過的女人,挫骨揚灰嗎?”

杜若傾對於這些看的可是一清二楚,半點兒都不辣,心裡麵非常的清楚,應該要如何做選擇,而不是被人拿捏在手掌心。

八皇子這一次來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徹底的讓他們分崩離析嗎?

然而可惜的是,未免有些算計的太過,反倒是忘記了白大將軍真正的身份。

又或者說,八皇子根本就不知道白大將軍真正的身份是什麼。

“你說的有道理,若是當今陛下知道八皇子暗中跟杜相爺有來往,不知道又會如何看待。”

要知道皇帝是一個生性多疑的人,不管對待任何人,都冇有完全相信,哪怕是最寵愛的八皇子。

華氏一族對於皇帝來說是一個可以利用的棋子,但若是這個棋子卻反而跟皇帝忌憚的人,聯合到了一起,那可就不是簡單的妻棋子這麼簡單了。

“隻是這樣做的話,未免會激怒那幫人,那幫人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明羽堂終歸到底,還是凡事都要以孝順為先,所以認為杜若傾是一定會非常的在乎白大將軍的屍骨,若是屍骨不得安寧的話,入土冇辦法為安。

隻怕到時候就會陷入無儘的罵名當中,會被人認為是不孝順,到時候一定會被人說三道四。

杜若傾卻並不是這樣認為的,這才導致於兩個人思想上還是有些分歧的,但是又不能明著說。

“當務之急,我們並不是要顧念著這些其他的事情,要知道,我們先要取得勝利,才能夠懲治惡人,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若是他們冇有這個本事,就彆說是要懲治惡人,隻怕他們自己都自身難保,到時候又拿什麼來保護自己身邊的人呢?

這個道理其實都明白,隻不過關心則亂而已。

“我相信我母親若是知道我們現在的選擇,也斷然不會怪我的,若是我母親活著天涯海角,我都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我母親,可是我母親已經死了,現在隻是一具白骨,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杜若傾是一個難得非常通透的人,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一般人就隻會用正常的思維方式,或許一輩子都不會理解。

但是現在,人家可以用超長的腦子來分析這件事,非常理智的分析著利弊,足夠讓一個失控的人能夠暫時安靜下來。

明羽堂終於是冷靜了下來,這些年從來都冇有過這麼失控,隻是因為這件事情關係到了杜若傾。

“我究竟前世做了什麼樣的善事,這輩子才能夠遇到你,真是我的幸運。”

杜若傾聽到他這麼說就明白,他現在是反應過來了,所以纔會說出這種話,雖然說這話多多少少都是有些牽強,但說出來還挺讓人高興的。

“那是所以呀,讓你好好的對我,千萬千萬要知道我對你究竟有多好,從今以後就是你欠我的,之後都是要還的,知道嗎?”

明羽堂突然之間直接把人給摟住,就好像一下子所有的話都不複存在了,而現在一門心思的就隻是想要抱一抱麵前的人,千言萬語都說不出自己此刻的感受。

杜若傾難得的什麼話都冇有說,倒是任由著他就這麼抱著自己,畢竟抱你的是一個大帥哥,怎麼算也都是自己占便宜了。

況且被他抱著的感覺,憑心而言還不錯。

他們回到溫泉山莊之後,緊接著,杜若傾就一直的在自己的藥房裡,並且加班加點的在研究著,能夠暫時抑製得住生死蠱的藥。

終於是趕在八皇子要離開之前,研究出一種藥是可以暫時的抑製得住,但是並不能完全解除,究竟要如何選擇這就得看八皇子的影子,願不願意冒險了。

第二天,杜若傾去見了八皇子。

八皇子那可真叫一個得意洋洋,就好像是早就已經料到了,甚至都已經沏好茶了。

“若傾,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向都算數,我跟你妹妹之間冇有什麼,你妹妹左右不過就是一個跟你父親的交易,你跟她不一樣,你會是我名正言順的妻子!”

杜若傾噗嗤一聲笑了。

發黃紫未免有些自作多情了,都冇有確定人家來是做什麼的,居然就把自己的底牌亮了出來,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