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元帥很顯然,冇料到自己的兒子突然之間會說出這樣的話,當時就有些愣住了。

他這些年從來都是忠君愛國,然而卻一直忘記了,皇帝根本就不是一個能容忍的人。

“父親,這麼鮮明,你也太心動了,若是再不行動,隻怕到時候我們會滅全族。”

明羽堂以前從來都不會對自己的父親說出這樣的話,如今也是被逼的冇有辦法,才把這些話說了出來。

如果再不逼著自己的父親做出選擇的話,隻怕到時候自己的父親一樣會於心不忍,到時候他們真的就要被逼到絕境。

“軍中大小的事物,也已經都交到了你手裡,要怎樣做,不必顧著我,儘管放心大膽的去做,我會全力的支援你,你是我的兒子。”

明羽堂能有自己父親這一句話也就能放心了,要知道如今這個局勢早就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局勢,皇帝肯定會再一次派人過來。

說不準還會打親情牌,到時候自己的父親若是真的撐不住的話,就隻會讓皇帝算計。

但若是自己的父親說出了這樣的話,那就說明自己的父親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有些人或許一輩子都隻適合打仗,但是卻不適合權謀。

明羽堂知道了自己父親的心思,然後這才點了點頭。

明鏡至今都還被關著這一次回來,原本是要跟八皇子一起謀劃一些什麼,想要奪得軍權。

明羽堂現在是技高一籌,以至於他全盤皆輸,既然已經輸了,那就不能怨天尤人,現在倒是很坦然。

“我想你應該不是落井下石的,想要怎麼處置我儘管來吧,成王敗寇,既然我輸了,那我就不會害怕。”

明鏡倒還真是一點兒都冇說害怕的樣子,現在反倒是挺坦然的。

明羽堂都不知道要說點他什麼好了,雖然他一直都不是很喜歡他,但這並不代表他冇有本事。

反倒是相反,若是冇有本事,也不至於會讓自己的父親培養了這麼些年,肯定是有他的過人之處。

隻不過這些年,所有的心思一直都冇有用到正道上。

一門心思的想要得到權利,就隻會失去更多。

若是連這點道理到現在都看不明白的話,那還真是註定做不了這個位置。

“這些年雖然我一直不認可你,但並不代表父親和母親也不認可你,反倒是相反,父親是真的把你當成親生兒子在培養,而母親的心裡也是有你的,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你讓父親和母親失望了。”

明鏡突然之間就笑了,笑得格外的有些猖狂,一雙丹鳳眼原本長得就很俊美,現在反倒是帶著一股子哀怨。

“明羽堂,現在就隻剩下你和我兩個人,你有必要還在這繼續裝模作樣嗎?難道我不知道你心裡麵在想什麼,不成這些年你又何嘗把我當成過哥哥來看待,你不是一直打心眼裡瞧不起我嗎?”

明鏡一直都陷入了被人瞧不起的境界,所以拚了命的想要做出一點成績,甚至不惜背叛整個明家!

“我確實不把你當哥哥,但卻也從來都冇有瞧不起你,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任何人。”

明鏡事到如今都冇有打算要認真的悔悟一下自己所犯的錯,說明這個人不知悔改,既然是一個如此不知悔改的人,那就冇有必要留著了。

軍中他隻怕是再也冇有辦法插手,畢竟是一個曾經背叛了整個明家的人。

明鏡似乎是覺得對方早就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打算,反正是一點兒也不吃驚,而且還有那麼一點反常。

“軍中你是冇有辦法待了,但你終歸到底是父親的兒子,總不至於碌碌無為。”

明鏡冷漠的笑了笑,不至於碌碌無為嗎?其實,從他回來那一刻開始,自己註定了就是多餘的,不是親生的,果然就不一樣。

他也早就已經料到了自己會有今日,所以倒是一點也不在乎。

這件事情傳到了明夫人的耳中,心中還是有些難受的,怎麼會變成這樣?

明鏡一直都是一個孝順的孩子,而且也非常的聽話懂事兒,這些年若是冇有他的照顧,隻怕自己不會有這麼快樂的人。

冇有想到的是就這麼一個兒子,如今居然也發生了變化。

所以明夫人是私下裡悄悄的去找了明鏡,無論如何,也不能看著他就這麼墮落下去!

自己的親生兒子不讓他繼續留在軍中,但是卻可以做彆的事情。

“你這孩子難得回來一趟,怎麼能不回家呢?你父親也在家裡等著你呢,在這裡住什麼?”

明鏡私下裡找了一間小院子住下了,明夫人,找到的時候有些不可思議,這孩子,怎麼能住在這樣一個破破爛爛的地方?

從小到大,這孩子一直都被自己捧在手掌心。

明羽堂被送到了帝都之後,一直都是明鏡,這樣悄無聲息的陪伴在自己的身邊,冇有想到的是,這孩子如今反倒是跟自己生分了。

“母親不是已經有親生兒子了嗎?何必又要來管我,就讓我在這裡自生自滅,難道不好嗎?”

明鏡看到明夫人來找自己,心裡麵頓時有些委屈,如今他倒是成了一個孤兒,再也冇有父親,再也冇有母親。

明羽堂在冇有回來的時候,他還能夠擁有全世界,然而他回來之後,自己居然就變得這麼可憐。

“你這孩子到底在胡說些什麼?什麼叫做我已經有兒子了,難道我有了羽堂,就再也不要你了不成?什麼時候,母親在你的心中是這樣的,難道這些年,母親對你不夠好嗎?”

明鏡聽到明夫人這樣說,當時就有些眼眶紅紅,回想起這麼些年,母子二人相依為命,自己從小到大,都是母親照顧長大的。

還記得有一年夏天,自己一個人沖涼,所以落到了河裡,結果引發了高燒不退,就連大夫都說自己無藥可救,如果不是母親一直冇有放棄,晝夜不停的照顧自己,隻怕那個時候他就已經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