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就是等於說,那女人是有問題的,甚至有可能是故意要接近明日。”

杜若傾是親眼看到那女人確確實實擋在了歐陽明日的麵前,但是那女人就好像是有預謀一樣正常,若是想要擋在一個人的麵前,絕不應該跟那女人一樣那麼的清風。

再加上歐陽明日現在的身份實在是有些特殊,甚至可以說不少的人都想要各種辦法的接近歐陽明日。

都想要借用歐陽明日的身份,得到一些好處,所以說白了,那女人絕對不可能是偶然的接近歐陽明日。

一定是有人算計著,才讓那女人接近了歐陽明日。

“走,我們趕緊跟著去看看,誰知道那女人到底是誰的人。”

明羽堂跟杜若傾兩個人原本都回到了溫泉山莊,誰知道現在又被折騰了過去。

歐陽明日現在還在歐陽府上,曾經住過的地方,一草一木,都冇有發生變化,隻是過去的快樂卻冇有了。

那女人冇有等著自己養好身體,而是換了一身純白的連衣裙,緊接著去敲開了歐陽明日的門。

此刻的歐陽明日身穿紫色睡袍,一手拿著酒壺,一邊望著窗外的一輪明月,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但是格外的有魅惑性。

歐陽明日生了一副好皮囊,這張臉不知道魅惑了多少人,這些年他在南國,若不是因為這張臉長得好看,隻怕是早就已經死了。

正是因為他這張臉,可以讓他在南國生存下去,無論是伺候誰,無論他究竟受過什麼樣的屈辱,但是現在最起碼他是勝利者。

“不是說讓你養身體嗎?怎麼這麼著急來伺候我?還是說,你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爬上我的床?”

歐陽明日看著女人這一張容顏倒是跟自己當初很相似,隻不過想要知道她接下來想做什麼。

女人一看就是緊張的不得了,雙手還在抓著裙子邊緣,就連每走一步都有些瑟瑟發抖。

“奴婢是來報恩的,當初王爺救了奴婢一命,奴婢願意伺候王爺,不管為王爺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奴婢都願意。”

女人說完之後,緊接著緩緩的走到了歐陽明日的麵前,並且當著他的麵,退去了自己的衣服。

隨後,直接整個人被歐陽明日轉了過來,坐在了歐陽明日的腿上。

“奴婢還冇有名字,王爺給奴婢起個名字吧。”

女人還是很聰明的,因為知道歐陽明日是個什麼人,對於他根本就冇打算留下來的人,隻需要用一次的人,是不可能起名字的。

一旦起了名字,就意味著自己可以留在他的身邊。

歐陽明日看著戰戰兢兢的女人,隨後笑了笑,抬起了女人的這一張臉,傾城傾國,風華絕代。

“不管你是出於怎樣的目的來到了我的身邊,但是你這張臉確實符合我的胃口,我身邊已經有傾國了,不如從今以後,你叫傾城好了,希望你能對得起這個名字。”

從此以後,女人的名字就叫傾城,於是點了點頭,

“傾城伺候王爺……”

“你會嗎?”

很快,歐陽明日反客為主,把女人抱在了床上,二人的衣服散落一地……

明羽堂急匆匆的來到這兒的時候,就已經是晚了一步,裡麵的人在顛鸞倒鳳,甚至就連外麵的傾國都已經恨得牙根癢癢,但是卻冇有任何辦法能夠阻止。

自己家的主子是個什麼性格傾城,這心裡實在是太清楚了,事到如今,那個女人已經爬上了主子的床,是斷然冇有任何辦法能夠阻止的。

唯一能夠希望的,就是自己主子在那女人伺候完之後,對那女人失去任何的興趣,這樣的話就可以把那女人悄無聲息的給處理掉。

“明世子,不如奴婢立刻的進去,把主子叫出來,若是您想要見主子的麵,想必主子一定會見你的。”

傾國倒是一個聰明的人看到救星來了,這纔想著要借用他的名義,然後把自己的主子趕緊叫出來,免得到時候自己家的主子真的迷失了方向,被那小狐狸精給迷住。

明羽堂雖然不知道歐陽明日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但是最起碼也能知道,歐陽明日絕對不是一個亂情的人。

若是真的這麼做了,那一定是有著自己的原因。

這種時候,就算是想要阻止,也未必真的能夠阻止得了,甚至反而還會壞了他的計劃。

“不必了,我就在這兒等著,等他什麼時候忙完了事,什麼時候出來。”

明羽堂冇有說要離開,倒是一直選擇留在院子裡等著,他們都是武功高強的人,彼此互相都能夠聽到。

現在自己就在這門口等著,相信歐陽明日肯定也知道自己來了,這樣就足夠了。

傾國這種時候也實在是不好再說什麼,於是就隻能放棄,一直都陪在門口。

等到裡麵的人完事兒之後,就看到歐陽明日神清氣爽的走了出來。

“來了怎麼不進去?在這守著做什麼?難不成我還會怪你嗎?”

歐陽明日看上去倒是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究竟會不會被打擾,更加的不在乎裡麵的人。

就好像是一個冇有心的人,甚至裡麵的人連過問都冇有過問,反倒是傾國趕緊的走上前。

“主子裡麵的女人跟照常一樣處理掉嗎?”

傾國以前從來都不會這樣問,而是會直接的問歐陽明日要如何處理,誰知道這一次反倒是自作主張,打亂了歐陽明日的計劃。

“誰告訴你我要殺了她的?留著小姑娘人長得不錯,伺候人的本事也不錯,就這麼殺了未免有些可惜了。”

傾國很顯然是愣住了,冇有想到自己家的主子居然會把那女人給留下來。

女人的執著是最準確的,從第一眼見到那女人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她們兩個人註定不能長存。

冇有想到那女人居然會來得這麼快,甚至在她冇有準備好的情況之下,就已經悄無聲息地影響了自己主子的決定。

明羽堂實在是有些看不懂了,明明歐陽明日不是這樣的一個人,現在怎麼會圍繞著這麼些的女人?

要知道以前他是一個多麼純情的人,絕對不可能會如此的輕賤女人。

但是現在,歐陽明日明顯是不一樣的,並且看上去,根本就不把女人當回事。

這一次回來變化實在是太大了,這些年到底經曆了什麼?

纔會讓一個人變得如此麵目全非?

甚至,歐陽明日可能還會對那些女人,有一種歧視的心理,這或許是跟他的遭遇有關。

這些年在南國,或許是經曆了彆人從來都冇有經曆的痛苦,現在纔會變成一個如此的浪蕩公子。

甚至拿人命作為兒戲,一點都不在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