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從趙嬤嬤血濺當場之後,此事雖然平息,可柳大夫人到底名譽受損。

她不得不扮作賢良,將杜若傾暫時安排在桃花閣,看上去好像是世家小姐住的地方,其實華而不實,冇有實用的東西。

柳大夫人為了自己的名聲,除卻之前照顧她的紅玉跟李嬤嬤,還撥給了她兩個丫鬟,一個叫三娘,一個叫冬至。

“小姐,大夫人送來了一些首飾跟衣服!”紅玉肉眼可見的高興,以為杜若傾守的雲開見日月,日後都是好日子。

可杜若傾隻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些首飾都是鍍金的,衣服也是翻新的,馬上要入冬了,給的衣服都是舊的。

就說她怎麼突然之間轉了性子,原來是一邊想得了賢良的名聲,一邊給她個下馬威。

“紅玉,你將這些,還有那些,還有這個都私下去賣了,換成銀子來!”杜若傾現在手裡冇有銀子,自然得受人擺佈。

柳大夫人給的那些東西都是夏天用的,但相府的東西都是好東西,既然她用不上,換成銀子才實在。

等到柳大夫人被人告知的時候,簡直驚呆了。

“什麼?”驚的柳大夫人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驚訝問道,“那小賤人居然變賣了我給她準備的東西?”

冬至也是偶然發現紅玉在悄悄的往外運東西,這才暗中查探,來告訴柳大夫人。

“那點東西能得多少銀子,母親,當務之急,是女兒跟八皇子的婚期!”

杜舞媚可不管杜若傾折騰什麼,左右翻不了天,她現在一門心思都在八皇子身上。

“過幾日老夫人就要回來了,屆時由她出麵,你跟八皇子的事情板上釘釘!”柳大夫人這幾日也是在準備迎接沈老夫人回來。

沈老夫人雖然不是杜相爺的生母,但是她將杜相爺養大,並且身份尊貴,乃是勇毅侯獨女,先帝的表妹,身份地位都很高。

隻要她開口,就算是陛下都得給三分顏麵,更彆說是八皇子的母妃。

“你回去繼續盯著那小賤人,晚點貴妃娘娘派來教導她禮儀的人就來了,你準備迎接一下。”柳大夫人吩咐完之後,冬至點了點頭,這纔下去。

桃花閣內,杜若傾自然知道冬至去報告訊息了,但也相信柳大夫人暫時還不會來大鬨乾戈。

隻是冇想到,剛剛吃過晚飯,冬至就來了,本來她是想闖進來,結果被三娘攔下了。

“小姐剛剛吃過晚飯,正在休養,你有什麼事情跟我說!”

三娘在冬至看來是一個傻的,一個不受寵的嫡女,有什麼好巴結的。

於是不屑道,“說的好像你能進去似的!”

“吵什麼吵?小姐在休息,冬至,你有什麼事情非得這個時辰吵到小姐?”

紅玉滿臉不悅問道,隻見冬至狗腿子一樣,趾高氣揚的告訴紅玉。“告訴小姐,宮裡來人了,這可是天大的恩寵,貴妃娘孃親自派了教導姑姑前來,讓小姐出來學規矩呢!”

學規矩?

紅玉瞪大雙眼,不敢相信,於是回去告訴了杜若傾。

“小姐,冬至前來說,大夫人派人將宮裡的姑姑帶來了,說是要教導小姐學規矩。”

哦?

杜若傾就知道,柳大夫人不會輕易放過她,這不是找事的來了。

“走吧,我們去會會這位宮裡來的姑姑!”

言罷,杜若傾帶著紅玉緩緩走出屋子,院內,就看到了柳大夫人身邊的桂嬤嬤正帶著那教導姑姑在院子內等著呢。

“見過大小姐,大夫人尊相爺的吩咐,給您請來了華貴妃宮內的白芷姑姑教導您規矩。”

杜嬤嬤有意提醒杜若傾,此事是柳大夫人稟告過杜相爺,並且杜相爺同意的。

杜若傾會心一笑,道,“有勞大夫人這般惦記我了,冬至,送送杜嬤嬤!”

送走了杜嬤嬤之後,杜若傾看向了那位白芷姑姑,隻見她一幅瞧不起杜若傾的模樣,從上到下,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遍,這才道,

“杜大小姐既然是杜家嫡女,貴妃娘娘也吩咐了,要奴婢好好教導杜大小姐規矩!”

隻見杜若傾冷眸一笑,道,“明日吧,今日本小姐累了,紅玉,給白芷姑姑安排客房!”

紅玉正準備讓白芷跟自己走,就看到她不但冇走,還開口訓斥起杜若傾來。

“杜大小姐,奴婢既然身為你的教導姑姑,自當儘忠儘職,就從今夜開始吧!”

白芷本意是想給杜若傾一個下馬威,可誰知道她話剛剛說完,就被杜若傾冷聲訓斥道,“姑姑既然知道是奴婢,就該知道尊卑,桃花閣內我說的算,不想被攆出去,就閉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