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冇有明著說,是給他一個麵子,但並不代表他們夫妻兩個人真的是傻子,好像什麼都看不出來的樣子。

傾國臉色有些難看,是他有些莽撞了,當時冇有來得及想那麼多,冇想到還是露出了破綻,被人給發現了。

“歐陽濤哥那丫頭又犯了什麼錯?你就這麼讓那丫頭跪在院子裡,就不怕那雙腿跪廢了。”

明羽堂看著自己的媳婦兒已經開口試探,點到為止就好,今日也不可能問出些什麼。

傾國到底是受了傷,若是真的想要問出什麼的話,當時就說了,也不至於要瞞到現在,現在再來問肯定是什麼都問不出來。

“犯了錯,不然是要受罰,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規矩,你應當知道的,你還跪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滾下去受罰。”

傾國這纔可以趕緊下去,不敢再繼續的停留在這兒,免得被人問出什麼,到時候自己說錯了話。

杜若傾實在是想不明白,歐陽明日究竟為什麼會隱瞞著傾國有事情的事實,明顯就是青傾國做了一些事情隱瞞了他們,若是歐陽明日這樣幫著,是不是也有事情瞞著?

“歐陽大哥,你這脾氣未免有些太暴躁了,自從你回來之後,你這院子的血怕是太厚了。”

傾城都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流了多少次,現在就這麼跪在院子裡,隻是因為自己出任務的時候不小心受了傷。

但是要殺的那個人也已經死了,其實按道理來說已經算是完成了任務。

隻是歐陽明日不喜歡自己身上沾染了血跡,更加不喜歡自己受傷,所以才遭受這樣的懲罰。

“你腿上的傷若是超過二十四小時,就會自動在錯誤的扭曲下成長,到時候你若是想要跟正常人一樣行走,就必須要打碎,重新接上。”

杜若傾簡直是理解不了,傾城為什麼一定要如此卑微的留在歐陽明日的身邊,這簡直就是在折磨人。

傾城此刻正跪在院子的正中央,滿頭都是冷汗。

“多謝世子妃,奴婢堅持得住。”

冇有歐陽明日的發話,傾城知道自己永遠都冇有資格起身,哪怕是歐陽明日讓自己跪死在這兒,也隻能遵命。

她想要做歐陽明日手裡的這把劍,就必須要獻出自己無上的忠誠。

“歐陽大哥,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回去了,幕後之人我們還冇有找到,但相信歐陽大哥手底下的人個個都是精銳,一定能幫我們找到,究竟是誰在這樣殘害百姓的,對嗎?”

歐陽明日知道明羽堂這是懷疑自己了。

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把所有的真相全部都告訴他。

明羽堂太過於優柔寡斷,而且太過於善良,戰爭一旦開始就一定要有所犧牲,戰爭是代表著死亡,殺戮,流血。

明家人骨子裡流淌著那一點善良,最終隻會落得失敗的下場,而他的存在就是幫著明家人毀滅那點善良。

“那些人全部都聽你的調遣,森林之中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你的夫妻二人進進出出,可要小心。”

明羽堂聽著歐陽明日這番話,有些時候真的很想要直接的問問他,到底為何變成這樣?

可他到底忍住了。

就算是自己問了,歐陽明日隻怕是也不會說。

他一直都很好奇,歐陽明日這一次回來,真的是隻是帶回來這些訊息嗎?

一定是私下裡麵在做什麼不可告人的計劃!

冇有讓他知道而已。

“弟媳婦,起風了,森林之中雨水太大,你們可要小心些!”

歐陽明日是在警告杜若傾,他不會傷害明羽堂,但是除了他之外的人,可就未必了,若真的是探查到什麼秘密,會引來殺身之禍。

杜若傾倒是也不害怕,反倒是正麵迴應著,

“多謝歐陽大哥告知,森林之中,就算是要起風了,也冇什麼好怕的。”

明羽堂跟杜若傾一起回到溫泉山莊,拚湊著這些日子調查到的真相,隱隱約約的覺得彷彿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歐陽明日。

但是,也隻是他們夫妻兩個人的感覺,並冇有實際的證據指向歐陽明月。

被下了巫蠱的人冇有一個是活口,全部都是死人。

他們生命就好像是非常短暫,雖然是聽著笛音被指揮著,爆發力也很強,但是活不了多久。

“明天讓我的人暗中秘密調查吧,你這人隻怕是在明處,調查起來也冇有那麼方便。”

明羽堂也隻能選擇接受了。

自己的人歐陽明日都認識,也一定會防著自己的人,現在是需要生麵孔進入森林調查,或許還能夠有一個結果。

“我現在倒是越發的看不清他了,之前隻是覺得歐陽大哥有些變化,或許是因為從小被送到了南國,在南國受了一些罪,所以這次回來是想報仇,但我真的冇有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會跟歐陽大哥有關。”

要知道百姓是無辜的,山林裡那些獵戶的兒子女兒都是無辜的,若是要引起這場戰爭,卻需要犧牲太多無辜的百姓,那麼他寧願不引起這場戰爭。

歐陽明日究竟在計劃了些什麼,肯定是不會告訴他,但若是這巫蠱真的跟歐陽明日有關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這些百姓就這樣被禍害。

“如今我們冇有證據,並不能夠確定這件事情就跟歐陽大哥有關,我們還是放寬心先把那些人調查清楚之後,再來決定應該要如何做。”

他們兩個原本商量著是先把森林之中所有的地方封一個店查到背後的人,然後再展開調查。

卻冇想到在第二天,整個城的已經開始流傳了這件事。

說是皇帝殘暴不仁,天降災禍。

並且還有人在不遠處的街道上,甚至在城牆門口,都看到了地上的屍體。

死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身上彷彿遭到了詛咒,一般死相非常的恐怖,已經引起了百姓的恐慌。

所以不斷的流傳著,皇帝不仁甚至殘害兄長的一些事情,已經開始傳開了,惹怒了老天爺,纔會降下這樣的災禍。

明羽堂冇有想到事情會發酵的這麼快,很顯然已經控製不住了,邊疆的百姓哀怨不已,甚至每一個人都在堅持著讓明家軍統治。

南鏡的地方官員早就已經控製不住了,立刻把這個訊息送回了帝都,立刻上報給了皇帝,皇帝知道之後大怒不已。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曾經跟自己稱兄道弟的人,居然一朝翻臉做得如此殘忍,甚至連百姓都不顧了。

“陛下明元帥這是要做什麼?難道真的要造反不成?如今陛下派去的地方官員,早就已經控製不住那邊的百姓了,陛下也要早早的做決斷了。”

華貴妃趁著這個機會趕緊的火上澆油,讓皇帝大怒,這樣才能夠有自己施展的機會。

“他可真行,真是辜負了朕的信任,朕將整個南鏡交給他,卻冇有想到他居然會背叛朕,製造這樣的恐慌,是想要改朝換代嗎?”

皇帝之前還在猶豫不決,甚至想了好幾種辦法,比如說派出去殺手,暗殺掉明元帥。

這樣的話,自己最起碼也會給他風風光光的葬禮,然而可惜的是,他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觸動自己的底線,看來現在也無需再忍了。

“你下去吧,讓華將軍跟杜相爺進宮!”

華貴妃看著皇帝異常冷靜的樣子,就知道皇帝這一次已經大怒,並且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南鏡,。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隻要是兵符能夠在自己哥哥的手裡,那麼自己的兒子,八皇子,將來就一定可以坐在皇位上。

還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這一日終於是等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