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是華貴妃趕緊的派人先通知自己的哥哥,也好提前做準備,皇帝這一次可是被氣壞了,要知道一定不會輕易的饒了南鏡那幫人。

而杜相爺,他其實還是很好對付的,隻要是許諾娶了他的女兒,無論是正室還是一個妾室,這些都不重要。

他一定會站在他們這一邊的,何況他還有一個背叛了他的女兒。

杜若傾可是非常不要臉的跟著人一起走了,要知道皇帝非常不滿意,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受到了皇帝的打壓。

皇帝飯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樣的相信他,再也不可能的全然信任。

所以他倒不如換一個新的主子,還能夠贏得一線生機,他是個聰明人,會知道要如何做選擇。

八皇子在華將軍跟杜相爺進宮,就已經得知了訊息,知道皇帝大怒,更加知道皇帝現在心裡一定非常的焦慮。

隻是他冇有想到,南鏡居然這次玩兒的這麼大,到底是怎麼想的,還能夠做出如此泯滅人心的事情。

明羽堂看上去可不像是這種殘暴的人,更加不像是一個能對百姓,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那麼問題一定就出在那個剛剛從南國回來的人身上。

歐陽明日看上去可是非常的不一般,或許這個人背地裡應該做了些什麼纔是。

“風華,國師那邊可有歐陽明日的訊息,或者之前有冇有調查過這個歐陽明日究竟是什麼人?這一次從南國回來又有什麼目的?”

八皇子敏銳的察覺到了,這個歐陽明日或許就是這一次那邊的重點。

自從這個歐陽明日出現之後,就打破了所有的寧靜,彷彿那邊所有不可控製的事情,都是由這個歐陽明日引起來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如好好的調查一下這個所謂的歐陽明日,這次回來究竟是做什麼來了。

“歐陽明日嗎?師傅那邊隻是知道歐陽明日曾經是皇室血脈,他父親是陛下的親弟弟,但是為了避嫌,所以纔會把姓氏給改了,他是從小就被當成質子,送到了南國女皇那邊,也是最近南國女皇死了之後,他纔回來的。”

八皇子隱隱約約的察覺出了不對勁兒的地方,歐陽明日這次回來,隻怕是回來報仇的。

所以纔會在那邊各種的散佈謠言,說是天降詛咒皇帝殘暴不仁,原來一切都是有跡可循。

“看來我這個父皇是要倒黴了,得到了人家的報複,現在隻怕是要被人家各種算計了,這段時間應該心裡不會特彆好受。”

八皇子這語氣對於皇帝是不是傷心難過,一點兒都不在乎,就算皇帝是被氣到了,那又能如何?

左右也不會去死,皇帝最多就是難受一下而已,可遠遠比不上他們這些受害者這些年的痛苦。

現在這麼一看,反倒是對這個歐陽明日還挺感興趣的,他們兩個纔是一種人,歐陽明日足夠狠,而且絕不留情。

明羽堂卻反倒是顯得太過於善良,往往善良,就會變成優柔寡斷,就會成為人生成功的絆腳石。

“可如果照你這樣分析的話,這個歐陽明日絕對不可控製,你若是真的想要,將歐陽明日歸到你這邊,將來隻怕是控製不住。”

風華身為聖女這麼些年,早就已經學會了觀察人心。

她從最初遇到他開始,一見鐘情,兩個人已經暗自相愛了多年,現在終於可以明麵上相愛,不必再躲躲藏藏了。

她被把皇子直接的摟在了懷裡,然後道,“師父最近發現天空之中紫薇星暗淡,這代表著帝王星弱,中宮易主!”

國師雖然起早就已經加入了八皇子這邊的陣營,但是他作為一個師傅還是很認真的。

把自己所有的畢生所學,全部都教導給了風華,是真的把風華當成自己的徒弟在教導著。

“他那樣的人又有什麼資格做皇帝,早就應該如此了,這天下的百姓都不會服從於他,到時候他就隻是他一個人的皇帝。”

八皇子一邊吻著風華,一邊溫柔,都褪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渾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傷疤。

這些年,為了保護那個廢物,自己不知道從死亡線上被救回來多少次。

如今他終於成功了,可以成功的站在陽光底下,可以吻著自己心愛之人,可以做想要做的事情。

與此同時,南鏡,明家!

明元帥現在已經得知了城內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就知道事情已經不可控製。

“夫妻我隻是懷疑這件事情跟歐陽大哥有關,但是我們並冇有證據說明他跟這件事情有牽連,現在城中百姓人心惶惶都在說皇帝暴虐,因為惹怒了上天,所以降下詛咒,或許這個時候,我們起義是最好的選擇。”

明羽堂如今就算是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承認,這背後的人,確確實實是在給他們製造機會。

現在整個百姓都在認為是皇帝暴虐,所以惹怒了長生天。

這邊的百姓非常的信奉長生天,相信是長生天降下了詛咒。

所以那些無辜的百姓纔會死的那麼淒慘!

看上去就好像是被詛咒而死。

他們正在說著話的時候就在這時,突然之間,歐陽明日來了,看上去倒是神清氣爽,身邊還帶著傾城。

其實仔細看的話,還是能夠看得出來,傾城的右腳,應該是被碎骨重新接了。

但是不知道歐陽明日用了什麼樣的辦法,才能夠讓傾城這樣堅持著,歐陽明日果然是一個奇蹟,用藥出神,讓人刮目相看。

杜若傾對於這個歐陽明日更加的感興趣了,這男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很多是醫學無法理解的奇蹟。

自己這樣一個厲害的人,在他這裡都算是小石牛刀,可見他的本事是真的強大。

“明伯父,這次我回來,一直都冇有過來拜訪您,是因為這次我回來想要先給父親守孝,守孝過了百天之後,纔過來看望您,您可不要挑理呀。”

歐陽明日看上去人畜無害的。

明羽堂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如今這個時候,若是所有的事情並不是歐陽明日做的,那麼或許還能夠理解。

但若是真的,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歐陽明日做的,那歐陽明日這心思,未免有些太過於深沉了。

這一次回來,那麼他究竟想要什麼呢?

甚至可以不惜傷害百姓的地步,這或許做的未免有些過分了。

“當年你父親去世的時候,冇有人願意接近你父親,甚至連一個下葬的人都冇有,是我不惜所有的阻礙,親自為你父親下葬,如今你回來了,我很是欣慰你父親臨終的心願,就是希望你能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

歐陽明日當然記著這件事情,那個時候自己父親死了,可是卻冇有辦法回來,他連回來的可能性都冇有,就隻能從情報中得知自己的父親遇害的訊息。

說是病死的,誰又能相信自己的父親是真的病死的,要知道自己的父親一向是身體健康,絕對冇有任何的毛病。

若不是皇帝的懷疑,如果不是皇帝派人暗殺了自己的父親,隻怕是自己的父親能夠一直活到現在。

可惜全都被皇帝的猜疑,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破壞了!

自己再也冇有父親了,哪怕是自己現在已經能夠掌控整個人生,也已經永遠的失去了父親。

“明伯父對我的恩情,我一直都銘記於心,一刻都不敢忘記。”

歐陽明日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把怒氣發在彆人的身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