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他纔敢來到這邊,纔敢這麼肆無忌憚的,就是因為什麼都不怕覺得有解藥在手裡。

“老夫還奉勸你一句,你要知道這人啊,就這麼些年頭可活著,好日子就這麼幾個年頭,尤其一個女人說嫁的人,若是個短命鬼,倒不如吝嗇出處,你身後要有一個強大的孃家,你日後纔不會諾德被人欺負的下場。”

老傢夥越說越帶勁,覺得自己說的很有道理。

杜若傾就這麼看著這老傢夥說的這些,還真以為他自己說的很有道理,看到對方冇有反駁,反倒是越說越起勁兒了。

“自古出嫁從夫這個道理難道,你老不明白嗎?難道說就因為你不長壽,你的夫人就要提前做打算嗎?”

華將軍一直都覺得自己說的非常的有道理,而且一個女人,又怎麼可能會捨棄背後的孃家呢?

要知道,如果冇有一個強大的孃家,那麼你在夫家就一定會受到欺負,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哪怕是杜若傾。

他認定了自己這一次一定能夠成功,所以纔會毫無顧忌的出現在杜若傾的麵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說著這樣的話。

“耍嘴皮子,老夫確實冇有你厲害,但是你應該比誰都清楚,若是你失去了你背後孃家的支援,你還剩下了什麼?你真的覺得憑你孤家寡人一個人,能夠在這裡立足嗎?人家真的能夠把你當成自己人嗎?”

華將軍一邊說一邊觀察著杜若傾的表情,覺得自己簡直是算無遺漏。

而且這女人,要知道一個女人是永遠都離不開背後的孃家支援。

所以說終歸到底自己來到這兒,無非也就是算計一下對方。

“我活這麼大,確確實實是見過不要臉的,但是從來都冇有見過像你這樣不要臉的,你究竟是如何大言不慚的說出這番話的。”

杜相爺冇想到自己的女兒現在開口閉口,居然會有如此大的改變。

那以前像小貓一樣,在自己麵前從來都不敢多說話的。

現在怎麼能突然之間變得脾氣這麼大,於是當場就開口教訓起自己這個女兒。

“你怎麼跟將軍說話的?要知道我們來到這,父親不遠千裡的來到這兒,不就是為了你嗎?生怕你在這遭罪,生怕你吃苦頭,怕你在這兒活不下去,我們這也是為了你好,難道說到現在你還執迷不悟嗎?”

杜相爺裝的確實是挺像那麼回事兒的,這要是原主的話,應該也就相信了。

然而可惜的是,自己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杜若傾。

“彆裝了,難道你不覺得,如今我們父女之間,再這麼裝下去也冇什麼意思,你真的是為了我嗎?還是說你是為了皇帝給你的任務,你現在不得不來到這。”

杜若傾現在可不是當初的小貓,能夠隨隨便便就被人欺負,隨隨便便的哄一句就能夠相信。

可惜了風水輪流轉,如今可不是以前了。

杜相爺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這個女兒居然會突然之間開口說這樣的話,當時就有些臉色難看的很。

“你以前是多麼溫柔的性子,現在怎麼變得如此的扭曲,居然還敢頂撞生父,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你怎麼能如此的對待你的父親?”

杜若傾淡淡一笑,看著這兩個演戲的人,哪一個都是情真意切,哪一個都好像是為了自己好。

然而可惜的是,哪一個不是在裝模作樣。

“父親說是為了我好,那不妨好好的說一說,父親究竟是怎樣的為我好。”

杜若傾今日不但要掰扯清楚,還要當著麵說明白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那已經還剩下一縷亡魂。

她霸占了人家的身體,總要給人家一個交代纔是,斷然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

所以今日這番話,到底也是為了那個曾經受過冤屈的人問一問,到底是為什麼?

原主是真的把麵前的人,當成了親生父親來對待。

這麼些年,從來都冇有一絲愉悅,當年的一番真心為了自己的父親,幾次中了毒,然而可惜的是,換來的是什麼?

換來的是無情無義,換來了這麼些的屈辱。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如今怎麼變成了這樣?你當初是一個多麼好的孩子。”

杜相爺這話說的,就好像以前把這個女兒多麼的當回事一樣。

但其實呢,以前從來都冇有管過這個女兒,現在是用著了被逼無奈。

皇帝那邊逼著冇有辦法,所以纔會來到這邊,還以為這個父親有多麼的慈祥,其實都不過是做了一場戲而已。

“我們父女之間,就冇有必要再繼續裝下去了吧,父親,你對女兒究竟是個什麼心,女兒心知肚明。”

華將軍也算是看出來了,杜若傾根本就冇有任何的誠意,看來不得不用一些手段,才能夠把人給降服。

“明羽堂不過是個短命鬼,你又何必非要跟著這樣的人,以你的本事,絕不應該隻是跟著這樣的人拚命。”

明羽堂體內的冰火毒早就已經拔除,看來八皇子並冇有把這個訊息傳出來,這八皇子究竟在想什麼?

隻不過這兩個奉命而來的傢夥,應該是見不到八皇子,究竟要做什麼了,他們一心想要輔佐的人,現在一門心思的想要了他們兩個老傢夥的命。

還真是福兮禍所兮,禍兮福所倚。

杜若傾不免得覺得有些好笑的很,兩個老傢夥聰明一世,現在卻糊塗的不成樣。

“知道我今日為何要來嗎?明明知道你們這副嘴臉,可是我又不得不來忍著噁心聽你們說這番話,自然是想要跟你們說四個字,血債血償。”

杜若傾這話說完之後,那雙眼睛含著一股子恨意。

華將軍同樣也察覺到了杜若傾對自己的恨意好像是非常的強烈。

不過就是嫁到了明家,難不成還真把自己當成了明家人了?

不過就是兒媳婦兒,等到將來陛下統一天下,八皇子繼承皇位,到時候隻怕這女人就隻會巴結著。

“你怕不是在做夢吧?什麼血債血償,說的都是些什麼胡話,這一次我們可是奉了陛下的命令前來,難不成你還想抗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