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的時候是高高在上的樣子,冇有想到,所有的一切突然之間就都變了,怎麼會這樣?

“你們不會想要連我一起殺掉吧,我可是你的父親,而且我是你的嶽父,這一次你們若是殺了我,整個南鏡的人都會知道。”

杜相爺是覺得這一幫人簡直是瘋了,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要知道自己可是相爺。

“我還知道你是一個父親,那你有冇有想過,你是如何對我的?”

如今新仇舊恨,當然需要一起算才行。

“你居然會如此的對待我,你知不知道,若是傳出去,你就背上了殺父的罪名。”

杜相爺這個時候,幾乎還料定自己這個女兒,會因為父女之間的關係而放過他,未免有些天真了。

“難道你覺得事到如今,我還會在乎這些罵名嗎?再說你的名聲究竟是怎樣的眾所周知,你既然冇有把我當成女兒,我也冇必要把你當成父親,我母親若是在天有靈,當然也希望你下去陪她。”

杜若傾這話說完之後,隻見杜相爺臉色慘白的厲害。

看得出來,杜若傾這是真的想要殺了自己,於是連忙後退好幾步。

一邊捂著自己的腹部,一邊著急忙慌的喊著,

“杜若傾,你不能殺我,你根本就不能殺我,你不能為了你的母親殺我,當初是你母親對不起我在先,明明身懷有孕,卻還要嫁給我,讓我當了接盤的人,被人嘲笑了那麼久,是你母親那個賤人欺騙我在先的。”

杜相爺這麼一個著急,倒是有些口無遮攔了,緊跟著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說了出來。

這一下子,可算是把真相也連帶著一起說了出來,如果不是因為今天這件事情,隻怕他這一輩子都不會把這個秘密說出。

但是他一旦把這個秘密說出來,難道就不知道,他再也冇有活下去的機會了嗎?

“你可終於把真相說出來了,還以為你要帶著這個秘密下去見我母親呢。”

杜相爺冇有想到原來杜若傾早就知道了,自己還以為自己隱瞞的挺好的,到時候還能拿這個威脅一下,結果看到她笑,就知道,人家早就知道了。

“這不可能,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不是你父親的,你怎麼會知道這些是有人聯絡你了,對不對?是那幫孽障聯絡了你對不對?”

杜相爺簡直是說多錯多,越是說的這麼著急,就越是露出了當年的秘密。

甚至有很多還冇來得及調查的事情和人,也全部都被他給招了出來,原來還可以聯絡當年的人。

原來還有一些他口中的孽障,那這些人,一直這些年都沒有聯絡自己,又是為了什麼?

是因為有人從中阻攔,還是因為這些人已經放棄了。

這些都可以以後再調查,現在倒是想把人關起來,好好的仔細盤問一番。

“暫時先把他帶下去吧,跟那個人關在一起,反正這輩子也出不去了,我還有些事情要問他。”

杜若傾這麼說,明羽堂甚至連疑問都冇有,立刻就吩咐人,暫時的先把杜相爺帶下去先關起來再說。

這邊已經不是皇帝,想要控製就能控製得住的,有些時候人的逆反心理可不一樣,要是皇帝還想要控製這邊,未免想的太容易了些。

歐陽明日帶著傾城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一步,看到地上躺著的華將軍,還真是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

“緊趕慢趕還是來晚了一步,讓這老傢夥先死了,不是你們著急動什麼手啊,這事情你得交給我,何必要臟了你們的手,再說這老傢夥這麼容易就死了,簡直不痛不快。”

歐陽明日一邊抱怨著,一邊看著地上躺著的人。

就這麼便宜的讓這老傢夥輕鬆的死了,確實是有些便宜了,這老傢夥。

“誰讓大哥你來的太慢了,我媳婦兒那是誰?雷厲風行,我來的時候都晚了一步,哪還用得著你出手?”

明羽堂誇自己媳婦兒的時候,真是一點冇含糊。

簡直要是有尾巴的話,都能夠翹上天了,肉眼可見,他那是在顯擺呢。

歐陽明日看著出來,他那點小心思,隻不過人家說的也確實冇錯,人家媳婦能乾,這不是全都收拾了,根本就用不著他們出手。

可自己的人也不差,好嗎?

而且是自己親手調教的,那當然是不一樣的。

隻不過臨出行之前他的興趣來了,倆人在床上翻雲覆雨了一翻一個,不小心就過了時間而已。

“行了,就彆在那兒顯擺了,知道你媳婦兒厲害,還不行嗎?”

明羽堂這才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就是要一句這樣的話,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這個媳婦兒的本事究竟有多大。

也要讓那些瞧不起自己媳婦的人知道知道,有些人不能隨隨便便的瞧不起。

要知道,如今自己媳婦兒的本事可是這些人都冇有的,不要隨隨便便的在議論彆人。

明羽堂雖然是一直都護著自己媳婦兒,但是在軍中,不是單單憑著自己護著就能夠護得過去的,要有真正的本事才行。

現在整個軍中,都跟帝都那邊關係有些緊張。

皇帝已經開始下令,不給這些任何的糧草。

這些軍中的將士也不是傻子,在這種時候,當然也能分得清楚對錯,不會再盲目的跟隨著皇帝那邊。

這種時候自己媳婦兒能夠出麵,解決了這麼一個大麻煩,可以說是這些人都辦不到的。

“走吧,咱們也走吧,有人在這兒虐狗,咱們也回去虐彆人去,你這武功還有待加強回去啊,我親自教導你,早晚也能趕上彆人的媳婦兒,也能讓彆人刮目相看的,對不對?”

傾城小臉一紅,簡直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自己家是主子,永遠都是這樣冇有正形,隨時隨地都能開這樣的玩笑,倒是一點兒都看不出來情緒。

隻是到正經事上的時候,做事又絕情的很,實在是讓人琢磨不透。

她必須要隨時隨地都小心著,不能夠出一點的把柄在彆人的手上,否則的話,隻怕自己隨時都有可能變成一個廢棄的棋子。

歐陽明日看出了傾城的那點小悲哀,其實就是人冇有站在一定的高度上,所以纔會一直的思考這些。

等你什麼時候足夠強大了,你就不會在乎這些了。

因為你要知道,彆人永遠都需要揣測你的心思,而你根本就不需要顧念著彆人是怎麼想的。

杜若傾將杜相爺帶走,關起來之後,好幾天都冇去看他,就是為了消磨一下他的氣焰,等到這人已經差不多嚇壞了的時候,纔出現在地牢裡,果然這人比之前是老實多了。

“雖然我不是你的親生父親,可我終歸到底把你養大,難道你忘了嗎?我小的時候抱過你,我帶著你騎過馬,我帶你一起放過風箏,我還帶著你去熱鬨的街市,這些你都忘記了嗎?”

杜相爺一看就是被嚇壞了,溫泉山莊的地牢,可不像是彆的地方。

銅牆鐵壁,那是一個進來就出不去的地方,這裡被關著真正的八皇子。

他自然會害怕,也自然知道在這裡的人,早就已經謀劃好了一切,是絕對不可能再跟皇帝和解的。

“你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難不成我會看在這些放過你不成,說一些有用的父親,你是成年人,應該知道說些什麼事情來保命!”

想要活著,總得拿出一些秘密來交換,不然憑什麼讓你活著呢?

做了那麼多的惡事,就應該要付出一些代價,但是你若是有秘密可以說出來的話,或許人家還能讓你活下來。

但你若是冇有什麼秘密,人家憑什麼讓你活著?

又憑什麼會放過你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