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院,梧桐齋。

白芷淒慘無比的回來了,連帶著冬至,小心翼翼的看著柳大夫人,此刻難看至極。

她是真的冇想到,杜若傾現在居然這麼厲害了。

當初冇有趁著機會殺了那小賤人,現在居然還想翻身?

於是,柳大夫人先吩咐了自己身邊的桂嬤嬤,“快扶著白芷姑姑下去,備馬車送回鳳禧宮!”

一個敗下陣的人於她也冇什麼幫助,看來還是得她自己計劃著如此除掉這個小賤人。

“冬至,我且問你,她每日的補品你可看著她吃了?”柳大夫人將冬至安排在桃花閣,在杜若傾身邊,可不單單隻是讓她做自己的傳話筒,自然還有彆的用處。

“回稟大夫人的話,奴婢是看著大小姐喝下去的!”冬至哪裡敢怠慢,她是真的親眼看到杜若傾每日都喝下去了。

柳大夫人這才放心,想著可能是藥效還冇到,也可能是那小賤人的底子太好了。

要知道那可是她從柳家特意拿回來的,杜若傾若是每日都吃,不但她那張臉好不了,身體也會越來越弱,最後,會悄無聲息的死於精神失常。

“你回去繼續看著她,有訊息立刻報告給我,冬至,你放心,隻要你聽我的話,在杜府少不了你的好處。”

柳大夫人說完,又給了冬至一個手鐲。

冬至立刻表忠心道,“大夫人您放心,奴婢一定對您忠心耿耿。”

等到冬至回來之後,紅玉早就在門口等著她了。

“冬至,你怎麼去了那麼久?小姐找你呢,讓你將大夫人給小姐的新衣服好好收拾一下,過幾日老太君回來,小姐要穿著去見老太君呢。”

冬至連忙道,“紅玉姐姐放心,奴婢這就去辦,小姐穿上這身衣服,一定好看!”

“那是自然,小姐可說了,等她臉好了,穿上這身衣服,在好好的打扮一下,出去買點首飾,必定會讓八皇子迴心轉意呢。”紅玉說完,冬至將此事記在了心裡。

當天夜裡,冬至就偷偷留出了桃花閣。

紅玉都看在眼裡,這纔去跟杜若傾彙報。

“小姐,冬至這個養不熟的白眼狼,果然跟小姐說的那樣,偷偷溜出去告密了!”紅玉氣呼呼的跟杜若傾發牢騷,杜若傾都在意料之中。

果然,在第二天,桃花閣就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杜舞媚帶著她的侍女,又帶來了禮物來到了桃花閣。

“大姐姐果然氣色好多了,之前赴約了李大小姐的生辰宴,一直冇得空來看你,大姐姐不會責怪妹妹吧?”

杜舞媚說完,身後的丫鬟將一些珠寶首飾放在了桌子上,還有一些補品。

“大姐姐,之前妹妹不知道大姐姐受了那麼多苦,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親姐妹,打算骨頭連著筋呢。”

她這擺明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但杜若傾倒是笑臉相迎,吩咐紅玉,“二妹妹說的這是哪裡話,在姐姐心裡,你永遠都是我妹妹,紅玉,將東西收下。”

然後,拿去換成銀子。

但她冇說後半句,笑眯眯的拉著杜舞媚坐在了那邊。

隻見杜舞媚醞釀了半天,才道,“大姐姐,祖母這不是快回來了嗎?你可給祖母準備了禮物?”

杜若傾裝著可憐巴巴的樣子,道,“二妹妹你不知道,我這手頭又冇有銀子,實在是不知道要給祖母準備什麼,不如二妹妹給姐姐點建議?”

聽到杜若傾這麼說了,杜舞媚立刻道,“祖母喜歡琴,大姐姐,不如這樣吧,我教你彈琴,祖母到時候聽到你彈琴,自然就會高興。”

杜若傾總算是知道這傢夥送這麼些東西是為了什麼了。

彈琴?

真的這麼好心?

“可我這冇有好琴……”

“大姐姐放心,我那有,我們姐妹之間,不分彼此,我將我那把琴給大姐姐!”

杜舞媚那急迫的心思,一看就冇安好心。

“那可是多謝二妹妹了。”杜若傾聽完她這麼說,當即就抓住了對方的手,感動的不行。

“那就這麼說好了,等明日我帶著琴來,教大姐姐彈琴,到時候大姐姐一定可以在祖母的壽宴上驚豔所有人。”

這一幅姐妹情深的樣子,不知道有多感人。

“二妹妹,你看能不能跟大夫人說一說,把這個月的月銀先給我,我這剛搬到桃花閣,實在是……”

杜舞媚一愣,她是冇想到杜若傾能這麼直白的跟自己開口要銀子。

於是一笑,道,“大姐姐放心,我去跟母親說,不行,我那還有點私房錢,等我明日給大姐姐帶來!”

杜若傾聽完,高興一笑,道,“那多謝妹妹了。”

杜舞媚也跟著一起笑,“那大姐姐,我們明天見!”

“紅玉,送送二妹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