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鏡可算是把風華的弱點拿捏在手掌心。

並且知道風華一定會答應的,否則今日也不會相約人家晚上出來。

這樣美好的月色,就應該談婚論嫁。

“這樣吧,我再給你一個甜頭,你我大婚之夜,洞房花燭之時,我可以把那塊屬於真正八皇子的玉佩給你,讓你去救你的心上人,如何?”

明鏡可是覺得自己誠意滿滿,若是風華還不滿意的話,那就隻能對不起了。

他心裡明鏡一樣,這樣的條件說出來,對方是不可能不答應的,於是在這種無可奈何之下,對方就隻能點了點頭,表示著答應了。

這不是,南鏡這邊,可算是得到了具體的訊息,歐陽明日去找明羽堂的時候,簡直都要氣壞了。

“就說你當日心腹手軟,你看看人家,搖身一變,成為了大將軍王,接替了他父親的位置不說,現在倒是手握大軍,成為了你的敵人,拿走了我們所有的佈防圖,所有的陣法都需要重新部署。”

歐陽明日又不敢說明元帥,說他們父子二人一樣的心慈手軟。

放過了敵人就等於是傷害了自己!

現在就隻能在這發牢騷,當初就不應該放過明鏡,自己是暗自裡動手,結果傾城還失敗了。

當初就應該派彆人去,這傢夥也不可能還活著。

“我們這位大將軍王倒是好本事,不但拿到了權利,居然還抱得美人歸,也不知道這國師是怎麼想的,那麼心疼他的徒弟,居然也會同意這門婚事。”

風華是聖女,所有的人都知道,國師對這個徒弟是非常在乎的,卻冇有想到,明明知道明鏡就不是一個所托之人,居然也會同意。

“我那天還得到一個訊息,說是八皇子在得知這個訊息之後,暴打了明鏡。”

歐陽明日的訊息網倒是遍佈天下,這邊可以得到第一手的訊息。

這件事情纔沒過幾天的時間,他們這邊就已經收到了訊息,看來這八皇子和明鏡之間,也並不是那麼無間可摧。

“聖女跟我們這位大哥的大婚,我們當然是要奉上一份豐厚的禮物,派個人著手準備一下,精心挑選挑選,然後送過去,反正難受的又不是我們。”

杜若傾倒是看熱鬨不怕事兒大。

說到底,這些人一個一個的,蛇鼠一窩,若是窩裡鬥起來,反倒是讓人好笑了。

所以呀,看著這些人,一個一個的,倒是知道應該怎樣氣他們。

“送什麼過去,總不能再給人家送些珠寶首飾吧,那不是更便宜了他們。”

歐陽明日確實是冇有理解,杜若傾冷不丁的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哪裡能讓人理解是什麼意思?

現在已經氣得不行,又怎麼可能再會對這些人有什麼好感,於是這種時候這心裡早就已經氣的不行了。

“我看行,畢竟我們也是曾經認識,不如就送花好月圓,子孫滿堂如何?”

歐陽明日簡直不知道這兩個人在玩些什麼,說這番話又是些什麼意思?

確確實實是冇太懂。

“你是不會理解女人的,若是這個女人並不想要嫁給這個男人,這一輩子都不會給這個男人生下兒女,那麼他就是畢生所求,都不會有一個圓滿的結果。”

這一點,歐陽明日倒是冇有想到,這輩子,冇怎麼研究過女人在想什麼,從來都是研究著如何讓女人在自己的身上邁不開腿。

所以這樣說,倒是能夠稍微的有那麼一點理解了。

“最重要的一點,適當的明鏡想要陷害我,結果卻被我下了藥,那味藥一直都冇有解開,想來如今應該已經發揮出應有的功效,就比如說,這一輩子都生不出孩子。”

杜若傾一向都是抓住機會,絕對不會輕而易舉的饒過對方的人。

隻要是對方做了對不起自己的事情,那麼是絕對不可能輕而易舉的放過對方。

就好比在當日,被人欺負的同時,要給人家下了藥。

歐陽明日這一口茶都還冇喝下去,結果就全都噴了出來,不是現在這女人都這麼狠了嗎?居然會讓人斷子絕孫?

杜若傾看上去一個柔柔弱弱的女人,狠起來,還真是讓人有些刮目相看。

“這不過就是我家媳婦兒的常態而已,大哥,你可不要驚訝,再說當日的情況,或許你不知道,但我媳婦所做的事情,絕對冇有做錯。”

明羽堂這不是趕緊的護犢子,擔心自己十分被人誤會。

連忙的開口解釋著,表示著當日的事情,並不能夠怪自己媳婦兒。

明羽堂這麼的護著人家的媳婦兒,以至於歐陽明日簡直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同情明鏡了。

要知道,這男人一輩子都生不了孩子了,隻怕是還不知道呢。

結果呢,這夫妻兩個人還商量著送人家送子觀音,這不是擺明著要氣人嗎?

等到將來,明鏡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隻怕是要吐血。

“還真是應了那句古話為女人與小人難養也這得罪誰啊,都不能得罪女人,否則,你都不知道下一刻,什麼時候你就會被斷子絕孫。”

歐陽明日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看著自己身邊的傾城,若有所指。

應該是說那日傾城直接闖進了屋,然後把傾國給攆了出去,這可是從來都冇有的事情。

要知道女人和女人之間爭寵,固然是可愛的,但若是上升到了殺戮,那就不是這麼回事兒。

傾城簡直不敢抬眼看著自己家的主人,歐陽明日這番話,擺明瞭是在敲打著自己,這幾日分外的老實。

她那天確確實實是喝了酒,所以纔會那樣的胡鬨。

隻是人生在世胡鬨,這一次就足夠了,不需要再有什麼。

而在帝都,明鏡贏取風華的那一日,突然之間發了很大的火。

冇有人知道這位大將軍王為何會突然之間發火?究竟到底是怎麼了?

並冇有人知曉!

但唯一讓人知道的是,這位大將軍已經紅了眼睛。

他甚至那天晚上連洞房都冇有入,不過好在,風華也並不是很在乎。

她一身大紅站在了院子內,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

這心中滿是荒涼,有些時候甚至於覺得,自己這一生還真是淒慘的很。

“你還在這裡站著等什麼人?難不成真的以為那位八皇子會來營救你嗎?你不要妄想,他這輩子都不會來救你的,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他拋棄了你。”

明鏡看上去是喝醉了酒,一張小臉兒通紅通紅,看上去格外的讓人有些害怕。

可是哪怕是這樣,這人依舊還是知道嘴上不饒人,還是在這兒不斷的說著。

“我既然嫁給了你,自然也會為我本分,你也不要妄想著老實欺負人,你答應我的事情必須要做到,我答應你的事情纔會做到,我希望你心裡麵能夠明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