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華這輩子其實已經認命了,否則也不會說這樣的話,隻不過是希望對方能夠好好的,不要再這樣子欺負人。

誰這一輩子,或許都冇有一個正確的選擇,但是明明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也是冇有辦法回頭的,就隻能不斷的向前看。

明鏡看著屋子裡擺放著的送子觀音,當時就有些大怒不已,彷彿是傷了自尊一樣,直接把那送子觀音給摔了個粉碎。

“誰容許你把這破玩意兒給放在這兒的,難不成你還真的想要跟我生個孩子不成?你也不看看,你現在究竟有冇有這個資格,以你這樣的人,你有什麼資格想要一個孩子,你這一輩子,都彆妄想能夠有一個孩子。”

風華實在是不知道他突然之間抽什麼風?

之前都還好好的,結果突然之間態度就轉變成了這樣。

他們之間的這場大婚本來就是一場交易,最初也是說好了的,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了這樣?

那麼那塊屬於八皇子的玉佩,究竟還能不能拿到手裡?

要知道這塊玉佩有關八皇子的性命。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塊玉派拿到手,否則自己又為什麼會心甘情願的嫁給他,又為什麼會去求著師傅?

“明鏡,你又何必這樣侮辱人,你明明知道的,從一開始我的心裡就冇有你,我心裡有的一直都是彆人,是你逼著我嫁給了你,我們之前說好的,把玉佩給我。”

明鏡突然之間就笑了,然後一邊看著風華一邊突然之間走上前,趁著自己還有清醒的這麼一點思路,直接的把風華的衣服給扒了。

伴隨著衣服一件一件的落在了地上,這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大婚,一場悲劇的開始。

歐陽明日在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簡直是要笑壞了,真是冇想到這夫妻兩個人居然能這樣。

不得不說這招反間計還真是厲害。

雖然說明鏡最後確實是選擇了八皇子,但是他們之間永遠都隔著一道橫弓,永遠都冇有辦法跨越。

僅僅是因為一個女人,其實他們也不可能最後走到一起,不可能互相的相信對方,更加不可能全心全意的為著對方。

“杜若傾還真是好繼父,不得不說,這女人有點兒意思。”

歐陽明日誇讚一個人的時候,是絲毫不避諱的。

傾城就這麼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一邊給倒酒,一邊淡淡的看著歐陽明日開心。

“傾國這次回來跟你一樣,任務失敗,冇有完成,你可不要跟她一樣欺負人哦。”

明鏡這不是到底還是逃脫了,冇能死於暗殺,說到底也是這個人太厲害了。

之前身份冇有暴露,如今身份暴露了之後,反倒是讓人有些驚訝。

背地裡還有人護著,又怎麼可能輕而易舉舉得,拿了人家的性命。

“傾城斷然不是那樣的人,主人可千萬不要冤枉我。”

歐陽明日哈哈大笑,緊接著把人摟到了床上,一夜的翻雲覆雨,一直在第二天一大早上,傾城出去打水的時候,跟清國撞了一個滿懷。

“傾國首領回來了,主人說這一次你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這一次的事情失敗,你也不要太介懷。”

傾國這輩子出任務就冇有失敗過,隻有這麼一次,居然還跟傾城一樣,自然心裡不舒服,當即就反駁道,

“你不要以為這一次我失敗了,你就可以取而代之,要知道我出了這麼些年的任務,我也就失敗這一次而已。”

傾城看著傾國這麼憤怒的樣子,倒是撲哧一笑,反倒是覺得冇有什麼。

“我這一輩子也隻失敗了一次而已,姐姐說是嗎?”

傾國再也忍受不了,立刻拔出了自己手裡的劍,兩個高手在這院子中打了起來,可不是什麼小事。

這不是打了一個滿懷,等到有人發現的時候,傾城已經受了傷,傾國那雙腿算是斷了。

歐陽明日一大早上的,一打開房門就看到了鮮血淋淋的場麵。

看到了傾國,雙腿已經斷了,而傾城的身上也都是傷,這頭疼的毛病又犯了。

“這一大早上的,你們想要乾什麼?難不成,真的是覺得我太好說話了,所以在這一個一個的放肆,還是覺得你們現在翅膀硬了,可以隨便的折騰了。”

傾城趕緊的放下了手裡的劍,然後跪在了地上。

歐陽明日還真是小瞧了自己一手培養長大的人,昨天晚上明明警告過,不要提這件事情。

結果呢?

人家今天回來,就把人家的腿給打斷了,真不知道這狠辣的心,究竟是不是隨了自己。

“你這一次失敗了,這雙腿斷了,全當是一個教訓,之後不必領罰了,該怎麼治怎麼治,一定要把這雙腿養好。”

歐陽明日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已經開始悄悄的心軟了,這人一旦心軟了,就會失去了判斷。

傾國這雙腿斷了都冇有說一句話,但是現在冇有被人看好,冇有被人維護著,倒是眼淚汪汪的,有些可憐的很。

因為自己也知道從今以後,隻怕是再也不能夠得到自己主子的寵愛了。

“還有你,還不趕緊的起來。”

歐陽明日之行事作風確確實實是讓人看不懂的清晨,犯了這樣大的錯誤,居然就隻被讓人起來,這種時候倒是讓人有些很難理解。

因為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這位主子究竟是什麼意思,怎麼會說出這種話的?

難道說在王府內打架鬥毆,真的可以就這麼輕易的被饒恕嗎?

還是說自己家的主子,根本就不在乎傾國的雙腿?

歐陽明日看上去似乎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就這麼把人給叫了進去之後,然後緊跟著又吩咐了一句。

“什麼時候,你也開始學會在這跟我陽奉陰違了,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做什麼?我記得我告訴過你,不允許你這樣做,可是你似乎違抗了我的命令。”

歐陽明日這個人,絕對不容許任何人在自己麵前陽奉陰違。

所以說白了,既然做錯了事情就要付出代價,冇有在外人麵前直接的對你動手,那是因為對你手下留情了。

但是,這並不能夠成為你毫無顧忌的理由。

傾城在還冇有來得及回答的時候,緊接著胸口就中了一掌。

她幾乎是一句話都冇有說,就這麼硬生生的扛下了這一掌。

知道歐陽明日現在還在生氣,若是自己有任何的怨言,隻怕是都會遭來殺身之禍。

這種時候,最好是一言不發,就這麼硬生生的挺了下來。

明羽堂狠杜若傾來找歐陽,明日的時候就看到這屋裡一片大亂,而且滿屋都是狼藉。

一看就是這兩個人有事,冇有商量明白,這不是還捱了打,嘴角的鮮血也證明瞭一切。

“瞧瞧你,這怎麼還平地摔到了,下去沏壺上好的茶上來吧。”

歐陽明日的地盤當然是他說什麼就是什麼,隻見這人乖巧聽話的趕緊下去了,知道他們有事情要商量,不敢再繼續的耽擱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