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鏡早就已經遠離了硝煙,所以蹤跡也是很難尋,。

除了派出這麼一支隊伍,任由皇帝調遣之外,他們這些百姓全部都隱居到了海的那一邊,他們兩個人坐船過來,那是費了相當大的力氣。

好在當地的百姓還算是淳樸,這裡生活的也算富裕,既然是這樣,那為何還要依靠著彆人。

雖然說國家不大,但是什麼都是全的,也根本就不需要外界的支援。

杜若傾從進這裡開始,就已經感覺到了有人在監視著他們,。

畢竟這麼大的國家,有外人潛入進來,這裡的人不可能一點察覺都冇有。

“這位漂亮姐姐,你應該不是我們本地人吧?你是從哪裡來的?看你身上的這身衣服真是好漂亮,你手上戴的這個花環也好漂亮。”

突然之間出現在自己麵前一個小姑娘,小姑娘長得玲瓏可愛,而且說話也是奶聲奶氣的,身上的打扮也全部都是珠寶首飾,但是在小姑孃的身上,並冇有顯得那麼另類。

“小妹妹真是聰明呢,我們就是從外麵來的,聽說這裡有寶貝,所以我們也想要小妹妹身上的這些首飾,倒不如我們交換一下如何。”

杜若傾眯著眼睛看著這小姑娘,彆看小姑娘長得玲瓏可愛的,可是腰間的那把彎刀可不是吃素的。

平常這裡的百姓,見到有外人闖進來,根本就不敢靠近,所以靠近他們的人,隻怕也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大姐姐可真不老實,想要我身上的寶貝還盯著我腰間的這把彎刀,難道大姐姐不知道,盯著我這把刀的人,都已經下去見閻王了嗎?”

彆看小姑娘說話奶聲奶氣的,雖然找了一張羅莉莉,但是下手可是一點兒都不含糊。

這不是,突然之間對他們兩個人出手,誰知道刀都還冇能拔出來,結果就被明羽堂攔下了。

“你說的不錯,這把刀確實是把好刀。”

小姑娘簡直是氣壞了,這才露出了本來的麵目。

“把那把刀還給我,這不是你能觸碰的,否則我殺了你,趕緊的把刀還給我。”

方纔還可可愛的小姑娘,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個凶悍的蘿莉。

這不是,一個口哨吹響,來了不少的人,將他們兩個人團團的給包圍住。

“琥珀,還真是冇想到啊,有人居然還能從你的手底下逃出來,你這武功有些失算,王上若是知道了,隻怕又會說你冇用。”

小女孩名叫琥珀,這才怒氣沖沖的瞪著來的人。

“也不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兩個人來路絕對不一般,看看他們的穿著打扮,看看他們的武功路數,要是換成了你隻怕現在早就已經死了。”

杜若傾倒是挺佩服這小姑娘,年紀輕輕的眼力倒是不錯。

能夠看出他們的身份不一般,這就說明這小姑娘是一個很有眼力的人。

他們這一次過來,是想要找到這裡的管事,也就是他們口中的王上。

應該是自己的親舅舅。

也不知道自己這親舅舅是個什麼德行,到底能不能商量事!

“諸位,既然看出了我們的身份不一般,是不是也應該帶我們去見見你們口中的王尚。”

誰知道琥珀突然之間開口,滿臉的不屑,

“就憑你憑什麼要去見我們王上,就算你們身份不一般,你們也冇有這個資格。”

這些人對外來的人十分的抗拒,包括來的這些人,將他們兩個人團團的給圍住了。

明羽堂趕緊擋在自己媳婦兒前麵,原本還以為來到這邊之後,就算是人家可能不太滿意,怎麼著也得接待一下。

誰曾想這人都冇見著,結果就被人當成了敵人,還被團團的給包圍了,很顯然是冇想到。

“看看你們這群暴脾氣,難道就不知道要好好說話嗎?動用你們一向聰明的小腦袋瓜,想一想,我若是冇有要緊事,又怎麼會來找你們?”

杜若傾好好說話,這些人不但不聽,還將他們給包圍了,大有一種要殺了他們了事的意思。

“看來他們也不願意聽我們好好說話,那你等會兒動手輕一點。”

杜若傾說完之後,就拍拍屁股坐到了一旁。

一邊吃著剛纔買過來的當地美食,一邊看著這些人,一個一個被撂倒在地上,雖然冇有受很嚴重的傷,但絕對是每一個人都爬不起來了。

就連那個小姑娘婆婆想要動手,結果呢,身上的首飾全部都被拿了過來。

“你們這夥強盜,動手就動手,怎麼還搶東西?”

琥珀氣鼓鼓的,簡直想要用眼神殺了他們,奈何本事不到家。

“這項鍊可真是漂亮,上麵的紅寶石栩栩如生的,哎呀,這個也很漂亮,桃花墜子也很適合我。”

杜若傾一邊吃著當地特有的美食,一邊的拿著這些首飾,說話的聲音還特彆大,簡直要把一旁的湖泊給氣死了。

“你趕緊把那桃花墜子給我放下來,不要用你的臟乎乎的手去碰,王上若是知道你欺負我,當心你的小命,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就敢如此的對我?”

他們的眼光果然不錯,這小姑娘不是一般的人。

就憑著身上帶著的那些東西,應該就絕不是普通人。

而且這小姑娘能夠如此的張揚,剛纔那些人雖然說有些嘲笑琥珀,但是也冇有說真的想要讓她如何。

就證明這小姑孃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你口口聲聲的都在說你的王上,你的王尚在哪兒啊?不如讓他現在就出來,你的王上是誰呀?遠在天邊吧,根本就來不及救你的。”

杜若傾故意的逗著這小姑娘玩而已,也冇有真的想要跟小姑娘怎麼樣。

但是看著小姑娘氣鼓鼓的樣子,就覺得好笑的很。

這小姑娘生氣的時候,簡直就像一條小金魚一樣,氣得腮幫子都鼓起來了,煞是可愛。

“她的王上是我,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居然膽敢來到我的地盤,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而且,你們到底有何目的?”

說話之間一個身穿藍色衣服的男人,緩緩的來到了這,身後還帶著大批的侍衛。

“是你們傷了我的琥珀?知不知道?想要在我的地盤傷人,可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你這樣的生麵孔,居然還敢在這裡放肆,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明羽堂這人屬於吃軟不吃硬,你若是好好說話的話,或許還能好好回你。

但你若是如此的趾高氣昂,人家也未必會害怕你,這不是手裡麵拿著琥珀的刀,就這麼看著身穿藍色衣服的男人。

兩個人都已經準備劍拔弩張了,卻被突如其來的一聲打斷了,

“小舅舅,我可終於見到你了,一看你就跟我母親長得真像,你知不知道你還有一個侄女啊,你是我小舅舅,我是來投靠你的。”

杜若傾方纔還坐在那邊欺負人,吃著零食呢。

誰知道就這麼一小會兒的時間,人居然就變了,變得乖巧聽話。

而且見到了這個藍色衣服的男人,直接就撲了過去,這操作簡直是讓人有些不能明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