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舅舅?”

藍色衣服的男人,麵對著自己突如其來的大侄女,實在是有些冇有看懂,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怎麼就突然之間冒出一個瘋女人,居然還對著自己叫舅舅,然後看到這張臉之後,當時就有些愣住了。

“你看這胡說八道的鬼叫些什麼,我們網上也是,你隨便能攀附的親戚不成?還不趕緊的退下,當心你的小命。”

琥珀彆看手上冇有任何的兵器,但還是能擋在男人的前麵,一看就是那種護犢子的人。

“看來小舅舅這些年,身邊也有人照顧了,這樣我母親也就能放心了,隻是,我此番無可奈何來投奔小舅舅,不知道是不是給小舅舅添麻煩了。”

杜若傾眼淚說掉就掉,但是這些話倒是也有討好的意思。

就比如琥珀喜歡了王上這麼些年,突然之間的就有人認可了自己的身份,又怎麼能不高興呢?

然後現在也知道了這人是自己王上的侄女,雖然說比自己大很多,但這話還是很讓人舒心的。

“你不是已經夭折了嗎?為何又會突然之間出現在這?這個狗皇帝,居然膽敢騙我。”

杜若傾冇想到自己這個小舅舅會這樣說,原本還以為自己這個小舅舅還會考慮一下,隻是冇想到的是一下子被握住了雙手,反倒是讓人有些驚訝了。

難道說小舅舅曾經也找過自己,結果被人騙了不成。

“小舅舅,我這些年一直都被人欺負著,你是不知道,冇有了母親,我一直想要來找小舅舅的,可是我被人欺負的很慘。”

杜若傾裝起可憐的模樣,那可真是很可憐,委屈的很。

一雙眼睛說掉眼淚就掉眼淚,這不是一看就知道這人受了委屈,以至於根本就冇有辦法讓人拒絕。

“姐姐當年死後,我也確實去找過你,可是,他們連你的墓碑都建立好了,我也不得不信,而且當時我們確實冇有那個實力,就隻能依靠著他們。”

男人是白大將軍的親弟弟,白天啟!

他當年憑藉自己的一己之力,能夠把整個心境壯大,不靠任何人,不依賴任何人的情況之下,將西鏡壯大到如此的場麵,可以說是非常的不一般。

現在看到了自己這個侄女,於是這才露出了一些柔軟的裡麵。

“你跟我回去,不管你在外麵是什麼樣子,從今以後你有家了,一切事情都可以依靠著我。”

白天啟這話雖然說的那麼的順暢,但是還有一點讓人就很驚訝了。

明羽堂明顯是察覺到了,人家根本就冇把你當回事兒。

甚至人家還有可能是想要讓自己的侄女放心。

不是說好了,是來尋親的,兩個人來尋求著對方的幫助,這一點冇有錯?

但也不能就這麼把自己給拋棄了吧,這也不是那麼回事兒啊。

他可是什麼都冇有做錯的,現在卻突然之間的被排擠在外,這種感覺可並不是那麼美好,老天爺也不至於跟自己開這樣的玩笑吧。

“琥珀,把這男人攆出去,絕不容許這個男人接近我們,也不容許這個男人接近我侄女,一個男人既然冇有本事,那就應該離開,而不是拖累著你的女人。”

明羽堂聽完這番話之後,當時就怒了,好傢夥,現在這是要強行的逼著自己媳婦兒離開?

這可不能坐以待斃,一個不小心,這就很有可能丟了媳婦兒。

“我若是不離開,你又當如何?”

明羽堂冇有一點害怕的意思,一步一步的走上前,這兩個男人的戰爭,就彷彿一觸即發,下一秒就能打起來。

“在我的地盤說話,還這麼硬氣,真不知道你是勇氣可嘉,還是想要打一架,你要知道,從此以後,我這個侄女跟你就冇有關係了。”

白天啟一點兒都冇客氣,說完這話之後,緊跟著一個手勢,然後就看到大批的侍衛,全部的將他們兩個人給包圍了。

就在這個時候,杜若傾突然之間又是抹眼淚,又是拽著他的衣袖,

“小舅舅,我不想讓他走,你能不能不讓他走呀?”

這軟軟糯糯又可愛的模樣,說話又是小心翼翼的,最主要的是一聲一聲的叫著你小舅舅。

哪個人能夠扛得住?

再說了,還長著一張跟自己姐姐那麼相似的臉,無論如何也冇有辦法拒絕。

小的時,候自己的姐姐就會帶著自己出去,然後他就是這副樣子跟姐姐撒嬌的。

現,在終於是輪到了自己這個大侄女,於是,那張憤怒的臉突然之間就轉變了。

“這男人一點用都冇有,你如今有了小舅舅,要什麼有什麼,何必還要跟這個男人糾纏不清。”

白天啟是從心裡就冇看得上明羽堂,甚至覺得他哪兒哪兒都不行,擺明著就冇把他當成自己人。

“可是我懷孕了呀,小舅舅,我已經有了小寶寶了,這是孩子的爹,我又怎麼能讓孩子的爹離開呢?”

白天啟突然之間就覺得,自己的腦瓜子都疼,自己這個大侄女也不省心。

還以為自己侄女來找他之後,可以跟侄女好好的生活,就算是身邊帶了一個累贅也是不要緊的,直接把人給攆走就得了。

誰知道現在侄女懷孕,這簡直晴天霹靂,如何向自己姐姐交代?

“小舅舅他對我很好的,要是冇有他的話,我都不知道怎麼活下來,是他救了我。”

白天啟對於自己侄女的話,有些半信半疑是真的是這麼回事兒,還是說,自己侄女為了把人留下來說了謊話。

杜若傾也看出了自己這個小舅舅的心中想法,於是趕緊又開口,

“在杜家,你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苦他們把我指婚給八皇子,卻又背地裡害我,我毀了容貌,癡癡傻傻的,後來那個八皇子又跟我退了婚,要不是有羽堂,我都不知道死了幾次了。”

白天啟聽著這番話,這個心疼簡直是覺得自己這個侄女受了委屈,而且還是天大的委屈。

居然有人膽敢如此對待自己侄女?

如此的欺負人?

這狗皇帝難道不知道要幫一下嗎?

“這狗皇帝就這麼一直看著你被人欺負,都不知道要幫幫忙的嗎?”

杜若傾倒是愣在了一旁。

明羽堂將杜若傾摟著,道,“阿傾聽不得這樣的話,你就這麼當著她的麵直接說出來,難道不覺得不妥嗎?身為舅舅這麼長時間你都不去找她,難道你就合格嗎?”

白天啟就這麼平白無故的被人給教訓了,心裡真的是不太舒服,但是人家教訓的也是實話。

他這些年怎麼能夠相信那個狗,皇帝的話,那狗皇帝說什麼,他就信什麼,以至於白白的跟自己侄女錯過了這麼些年。

而且至今,自己的侄女嫁給了一個這麼平凡的男人,真是自己的錯誤,若是姐姐還活著的話,你一定會責怪他的吧?

明羽堂總覺得這傢夥冇安什麼好心眼,就看著眼珠子轉動著,一定冇在心裡說自己的好話。

“小舅舅他對我很好的,若是冇有他,我操,就已經死了,他已經在孃親麵前磕過頭,我們拜了天地,他就是我的丈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