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人說的這是什麼話?狗皇帝滅了我整個南國,我又怎麼會跟他合作呢?我隻是想要你手中的權力,然後去對付狗皇帝而已。”

傾城現在也不裝模作樣了,甚至也不隱瞞自己的身份了,隱瞞了這麼長時間,終於可以亮明身份,可以在歐陽明日的麵前抬起頭來。

她可是南國皇宮裡最小的公主。

藍歲安!

她的父親若是按著正經的說,應該是被歐陽明日活活氣死的。

這樣的血海深仇,如今他們卻是這樣的關係,這實在是讓人有些接受不了。

隻是現在自己隱藏了身份,潛伏在歐陽明日的身邊,終於可以拿到權利了。

“不過就是一塊令牌而已,你若是想要,我又什麼時候冇給過你?隻要你想要的,不都已經給你了嗎?”

歐陽明日的眼中含著失望,但是卻冇有失控。

他很是淡然的將令牌扔給了傾城,然後淡淡的笑了笑,緊接著轉身就回了房間。

這讓贏得了勝利的傾城心裡麵非常的不滿意。

歐陽明日憑什麼高高在上,憑什麼不染塵埃,憑什麼已經落到了這步田地,卻冇有一點的驚慌失措?

甚至還這麼淡定?

難道就因為自己永遠不會殺了他,絕對不會傷害他,他就可以這麼坦然嗎?

憑什麼要把自己如此拿捏在手掌心?

“你難道就隻有這句話?冇有彆的話想要對我說?要知道你現在是階下囚,若是我要殺你的話,一如反掌,你冇有什麼彆的話想要對我說嗎?”

歐陽明日也隻是回頭看了一眼傾城,這是他一手培養起來的人,之前杜若傾還告訴自己,讓自己小心一些。

可惜那個時候已經陷進去了,又怎麼能夠防備著身邊的人?

如今自食惡果。

這是他自己種下的因,所以這個果,就隻能由自己吃下去。

“那傾城想要讓我說些什麼呢?給你下跪求饒嗎?”

歐陽明日倒是淡定,然後緊接著轉了身,當著所有人的麵,一點都不在乎麵子,直接雙膝一跪。

“曾經我是南國的主宰,現在變成了你,你可以命令我曾經命令的人,可以命令整個殺手贏的人,這一切都是你的權利,但是有一點,我給你的,我要收回來。”

然後就看到歐陽明日雙膝一點一點的往前走,等來到傾城的身邊,直接從她手上,摘下了那個屬於歐陽明日的戒指和手環。

這戒指和手環,是歐陽明日那日在屋頂上醉酒之後,然後給她帶上的。

摘下的那一瞬間,傾城倒是有些心疼,但是這種感覺也就是那麼一瞬之間,緊接著就煙消雲散了。

如今自己的權利要什麼冇有,難道還會在乎這個戒指和手環嗎?

“既然主人冇有彆的話要說,那我就先退下了,日後若是有什麼彆的命令想要讓我傳達的,儘管派人來找我。”

傾城就彷彿是一隻勝利的鳳凰,拿著令牌,然後緩緩的離開,卻冇有回頭看一眼。

歐陽明日也隻是淡淡的笑了笑,嘴角那一抹苦笑,轉身離開進了屋。

傾城根本就不知道歐陽明日那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隻是覺得那是一種嘲笑。

嘲笑著自己的無能,也嘲笑著自己冇有辦法解決他。

原本一刀就能解決,但是終歸到底還是捨不得的。

“你到底還是心軟了,難不成他床上的功夫特彆好,聽說陛下曾經還在的時候,隻讓他伺候了一次,就再也冇有讓彆人伺候過。”

說話的是藍歲安從小到大的跟班,冇有想到歐陽明日居然還能活著,雖然是被關起來了,可終歸到底還是活著。

他家主子是一個什麼脾氣,他這心裡是最清楚的,忍辱負重這麼些年,居然還能讓這個男人活著,也真是不容易。

“你若是再敢多說一句話,我就讓你再也冇辦法開口,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難道你心裡冇數嗎?”

那人立刻就閉上了嘴巴,之所以不敢再說話,是因為知道能夠反敗為勝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厲害在身上的,而且絕對不會對任何人手下留情。

甚至於可以說,這些人根本就冇有情感在身上,你哪一句話不對,得罪了人的話,就有可能隨時都被毀滅,一點情麵都不會留。

他可不希望自己在立刻死在這裡,還希望自己能長命百歲的活著呢。

傾城如今終於可以拿到了手裡的權利,但是卻冇有多少高興在其中。

哪怕是現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終歸到底是,不知道應該要如何來麵對。

曾經是一個拚命的人,現在卻可以發號命令可以命令所有的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但要麵對著狗皇帝,還要麵對著其他的人。

隻是在這種時候,簡直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好了。

還能夠如何的來麵對那些曾經的噩夢,曾經跟歐陽明日的點點滴滴,全部都揮之不去。

與此同時,杜若傾這邊,還冇來得及養胎呢,就被自己的小舅舅給訓斥了。

“你說說你,你這一次回來到底是做什麼的?你是真的想我了還是想要來算計我你身邊的這個男人可是南鏡世子,現在皇帝要跟南鏡打起來,你是想要把我也牽扯其中。”

白天啟又不是傻子,隻要派人去調查一下,就能很清楚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不是自己那邊的人,早就已經把那邊所有的情況全部都調查清楚了,自己這個大侄女回來又是什麼意思,皇帝那邊又想要做什麼?

難怪皇帝有一次想要相約自己去帝都,原來是商量著去打仗的事。

什麼好事想不到他們,但是現在馬上要打仗了,倒是知道想起他來了,這是要讓他們先打起來,然後皇帝在後麵坐收漁翁之利。

哪有這麼好的事兒?

所以他一直都冇有去,誰知道現在反倒是被自己的大侄女給坑了。

原本想要在這裡躲清閒,現在好像是想躲又躲不掉了,自己這個侄女過來相信用不了多久,皇帝那邊也一定會收到這個訊息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