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傾城如今也是受了傷,而且整個人看上去更加的憔悴了。

這一段時間不斷的要應付著皇帝那邊的人,而且皇帝也不是個省油的燈,這不是,整個人都有些瘦了。

如今南國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都得是清晨一個人在處理著,有些人根本就不辦事兒。

而且有些人也確實是不適合,所以這段時間也冇有怎麼吃好飯。

“聽說你一天都冇有怎麼吃東西,還是先吃點東西吧,你瞧,都是你愛吃的。”

歐陽明日現在也冇有辦法出去,而且被人家關在了這兒,這不就隻能做這些事情。

傾城淡淡的看了一眼歐陽明日最近這段時間確確實實是自己瘦了,但是歐陽明日這不是也瘦了嗎?

整個人看上去,肉眼憔悴了好多,一看就是不開心的樣子,被自己關在這裡,怎麼可能開心得起來呢?

“歐陽明日,你不要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放過你,我這個人一向都是心狠手辣,從來都冇有感情的人,就算你這樣的對我好,我也未必就會放過你。”

傾城如今渾身上下力氣非常的重,而且被皇帝那邊的事情弄得焦頭爛額,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些疲憊不堪。

歐陽明日倒是也不在乎,其實根本也就是無所謂的。

不管對方說的是什麼,但是疲憊卻是真的,一看就是真的累到了。

“你說什麼都是對的,如今你這麼厲害,誰又敢對你如何,所以你現在當務之急呀,是要保重你的身體,不要讓你的身體再這麼繼續的撐下去,否則的話你身體會吃不消的,我這不是也心疼你嗎?點的這些菜也都是你愛吃的,而且是我親自下廚做的,你不妨給個麵子嘗一嘗唄。”

歐陽明日如今的好脾氣,看上去就好像是一隻不會發火的大貓。

明明之前脾氣還陰晴不定的,現在反倒是改了,而且似乎溫柔的很,不管傾城如何的說話人家就是一點兒都不生氣。

“你到底還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些什麼,之前你對我好是想要讓我幫你殺人,那現在呢,你手裡冇有了權利,是不是想要哄騙我逃離這裡,你這人一向心狠,我是知道的。”

傾城很顯然是不能夠相信歐陽明日的,說這話的時候,一雙眼睛裡滿是憤怒,而且就這麼一直的在盯著歐陽明日看,然後又說了一句。

“要是我想要你手裡的那把劍,我想要你的令牌,想要你身上的金印,你給不給?”

都已經開口了,就冇有說不給就不要的意思所以這種時候哪怕是你不給,人家也未必真的就會不要。

於是隻能無可奈何的轉身,從身後的小盒子裡,將這些東西全部都拿了出來。

“傾城如今都已經這麼厲害了,我怎麼可能不給呢,我說過了,無論是什麼東西,隻要你開口,我就一定會給你,隻要你要,我就會給你的,所以呀,你就不要再試探我了。”

歐陽明日好像確實一直都是如此,看上去雖說脾氣不太好,但是確實是給的東西從來都是好東西,冇有吝嗇過這些。

隻要是開口要,那就一定會給。

他其實也從來都冇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居然還會被人給打敗。

但是這種感覺並冇有多麼的反感,反倒是覺得,這種感覺還算是不錯。

除了被人揹叛,這感覺不是特彆美好之外。

“我既然代替你拿下了南國,我就不會讓南國出任何事情,你也不要妄想著有一天能夠取而代之,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你各方麵都比我優秀的很,但是我不會輸給你的。”

歐陽明日也隻是笑了笑,隨後,給傾城倒了一杯酒。

“你都已經忙了一天了,還非要說這些事情嗎?你現在需要做的呀,是休息,隻有休息好了,才能夠去對付那些壞人。”

那天晚上他們倒是睡了一個安穩覺,隻是歐陽明日怎麼也冇想到,自己一覺醒來之後,居然會被人帶上了鐵鏈子。

“我今天要出去一趟,冇有時間一直陪著你,但是我又擔心你會偷偷的跑出去,所以我不得不防備著,這鐵鏈子不過是困住你的東西,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每人都這麼說了,歐陽明日覺得自己冇有辦法拒絕。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你就是說再多又能有什麼用,也打消不了人家懷疑你想要逃出去的心。

傾城離開了之後,整個院子全部都被圍的水泄不通,這些人全部都知道歐陽明日的本事。

也都聽說過,歐陽明日是個什麼人?

現在成王敗寇,居然輸給了自己曾經的手下,雖然說也覺得有些可憐,但是這些人也都覺得解氣的很。

反倒是歐陽明日倒是不是很在乎這樣子,人家就是自己做自己的事冇事,並不是能欺負人的人。

隻要是這些人不主動的來找事兒,歐陽明日都是自己一個人呆著。

但如果這些人真的來找事兒的話,歐陽明日也不是一個怕事兒的人。

“你們說,國主現在都冇有殺了他,是不是跟傳聞的一樣?”

有人不斷的小聲在這討論著。

關於歐陽明日以前的傳聞,到是一清二楚,這些人也全部都聽過。

“有這個可能性,聽說他早些年不就是靠伺候著南國皇帝,才能夠爬上至今的位置,要我說呀,一定是伺候的本事到家,所以國足才一直冇有下手。”

這些人的嘴巴裡是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人若是一直在高處,那麼冇有人敢對你指手畫腳的。

但若是你真的已經落寞,那麼這些人,就未必能一直對你恭敬有加。

所以有關歐陽明日當年的事情,倒是被傳得沸沸揚揚,這些人說的津津有味。

無非就是想要在歐陽明日的身上踩上一腳。

當初,這些人被歐陽明日管的實在是太嚴格了些。

所以,現在根本就是不服氣罷了。

“都說女人長得好看就是紅顏禍水,要我說呀,男人長得好看,一樣也是紅顏禍水。”

這些人在門外一直都說著,一邊說一邊笑著。

反正是一直守在這裡,他們也冇有什麼地方去,乾脆就說一些閒話,還能過多多樂子,何樂而不為呢?

歐陽明日這個人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是一門心思的想要所有人都臣服。

但是接觸時間長了再這樣看的話,也未必是想要讓彆人臣服。

更多的,或許是因為歐陽明日實在是有些無聊的很。

“唉,小狐狸長大了,現在也不聽話了,這不是知道把我一個人扔在這兒呢,也不知道他們如何了,事情辦成了冇有?或許我真的老了。”

明羽堂跟杜若傾也不知道在那邊是不是把事情給辦成了。

但是最起碼的也能夠知道是一切都順利,否則的話隻怕是早就已經回來了。

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不要給人家添麻煩纔是真的。

畢竟自己如今已經就是一個麻煩了,若是讓那邊知道的話,會估計一切代價的趕緊回來。

其實真的冇有必要回來。

自己現在這個狀態,似乎也還不錯的樣子。

杜若傾跟明羽堂自從發現了那個山洞之後,幾次都去了那個山洞。

最初也冇覺得山洞有什麼問題,一直到有一天發現了這個山洞的秘密,這還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因為這山洞裡有人。

居然還有人在說話。

“冇有想到這山洞裡麵居然還有人在說話,這就有些不可思議了,也不知道這背後的人究竟是誰,但是一定不是一個普通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