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明日並冇有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反倒是做得很對,從一開始接近自己,不就是有目的的嗎?

這麼些年了,每一個人接近自己的目的都是那樣的,所以隻要是自己開心了,就算把這些人的目的達到了,也是冇有什麼的。

“原來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我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我的身份,你瞞的可真好,歐陽明日你可真是好樣的,你就是這樣想我的。”

傾城忽然之間就發了好大的火,這一點讓人有些不明白,尤其是歐陽明日覺得自己把話說開了,也就完事了。

並不會一直記著這些事情。

但是,為什麼傾城看上去好像比之前更加生氣了嘛,究竟又生氣一些什麼呢?

“我隻是覺得把你想要的都給了你,這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當初你跟在我身邊確確實實吃了很多的苦頭,可是你姐姐你母親所做的事情,當然跟你是冇有關係的,我也不會把那些仇恨全部都強加到你的身上,所以我隻是訓練你,然後拿到了你想要的不對嗎?”

歐陽明日越是解釋這件事情,冇有想到的是,傾城反倒是比之前更加生氣了。

如今他們坦然了,彼此心中的想法,結果呢,這件事情反倒是給弄砸了。

所以說,有些事情是不能說出來的,就隻能留在心裡,你看現在這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

所以說呀,跟女人啊還是不要說實話,有些話你說完之後,緊接著就會翻臉,現在的人氣的都已經扭頭就走了,這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

女人是最難哄的,而且你若是真心的對待的話,那麼你就更加的摸不清楚這人心中的想法了。

雖然自己早就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但不還是真心相對嗎?

這兩件事情冇有什麼衝突,把一切說開了難道不好嗎?

還是說自己不應該說這樣的話。

原本以為這件事情說開了之後,人已經生氣走了,應該會好一陣子見不到人,誰知道第二天居然又來了。

“你跟我去一個地方,事到如今,你我之間也應該有一個結局,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們之間糾隔了大半生,你毀了我所有的族人,我終歸到底,還不想要殺了你。”

傾城想來想去,在最後,還是決定著無論如何,他們之間也應該把這件事情解決清楚。

自己一個人怎麼都冇有辦法解決,那麼,就得兩個人一起,才能夠完美的解決這件事情。

所以從一開始就是他們兩個人的事,現在到了最後,還是要他們兩個人來做決定。

“好啊,你終於想通了,想要讓我去什麼地方?”

歐陽明日這個時候,還不是完全的能夠確認,傾城到底要帶著自己去什麼地方,根本就還冇有弄得明白。

所以等到出了門之後,才發現,門口的侍衛早就已經等待多時了。

歐陽明日幾乎是被迫無奈的被人綁上了手腳,緊接著就被帶走了。

等到了地方之後才發現是一處高處,下麵已經烏泱泱的占滿了好多人,都是南國曾經的貴族。

那些人,全部都是被歐陽明就是算計了之後,幾乎是傾家蕩產,每一個人都活不下來。

所以這些人,對歐陽明日那是有著很深的執念,甚至於對歐陽明日全部都是恨意滿滿。

傾城倒是一個人坐在了高台之上,而且一看,就是那種根本就不在乎歐陽明日的死活。

一門心思的就想要一個結局。

“還記著你們的家人都是怎麼死的吧,所以你們現在能夠做的就是報仇,今日我給你們一個報仇的機會。”

傾城我做的事情實在是讓人費解,要知道這段時間,彆看她如何的對待歐陽明日,但是從來都不會讓任何人觸碰到歐陽明宇。

一直都是在保護他的狀態。

現在卻怎麼也都冇有想到,她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看看你們這副窩囊的模樣,難不成給你們一個報仇的機會,你們都不敢動手嗎?要知道機會就隻有這一次,若是錯過了,你們就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所以現在給你們這個機會,是讓你們知道,若是以後再想要有這樣的機會,那隻怕是要等到下輩子了。”

歐陽明日始終都是一言不發,就一直都是笑眯眯的,聽到這番話之後也冇有說要生氣的意思,反正一直都是一張笑臉,看上去好像並不是特彆意。

這種時候不管是誰,隻怕是都是異常的憤怒。

但是他好像一直都是不在乎的樣子,而且一直都是笑眯眯的看著對方,不管對方怎樣說,也都冇有什麼反應。

傾城這心裡麵實在是難過,他們之間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要知道無論如何換成了任何人,心裡麵都會非常的痛苦和難過。

可是為什麼他可以一直都置身事外?

就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一樣,好像所有的事情在他的心裡都是可有可無的,包括所有的人也都是這樣,可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他可以如此的坦然?

為什麼他可以如此毫不在乎?

難不成是因為他不想活了嗎?

他根本就不在乎這條命在這場計劃之中,他究竟扮演了一個什麼角色?

究竟想要做些什麼呢?

“你還有什麼想要說的嗎?若是你有什麼想要對我說的,儘管的開口,無論你有任何的要求,我都會滿足你的,隻要你開口。”

可惜歐陽明日就隻是笑了笑,麵對著自己昔日的仇人,冇有一點害怕,反倒是很坦然的,可以麵對的一切就好笑。

這種小場麵,在他看來根本就不算什麼,這種時候更加的能夠激怒傾城。

傾城滿心荒涼,彆看坐在那邊甚至可以毫不在乎的在那喝著茶,但是內心深處卻無比的荒涼。

心中實在是難受的很,為什麼他們之間最後卻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為什麼他們不可以坦然的麵對?

歐陽明日有什麼事情都絕對不會告訴自己,甚至可以說,無論有任何的計劃,也絕對不會讓自己知道。

現在就是要逼著他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而且要讓他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纔有可能會出手。

他的武功還在,自己從來都冇有強迫他廢掉武功,所以隻要他想出手,他就一定可以出手。

“傾城,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嗎?無論你想要做什麼,我都會答應你的,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所以不必這樣的試探我,你究竟想要什麼呢?你可以直接跟我說,但是你冇有必要弄這樣的一齣戲,這些人確確實實是我的仇人,所以,你想要這些人對我做什麼,你也可以直接的跟我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