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回來了之後就聽說了歐陽明日的事情,簡直是要氣壞了,整個人暴躁的不成樣子,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想要拎著劍就殺過去。

若不是被杜若傾攔了下來,現在隻怕就要打起來了。

“歐陽大哥既然已經這麼決定了,那就說明他心中有數,無論他決定怎樣,我們都不能改變他的計劃,再等等吧,相信等我們回來他會改變計劃的。”

杜若傾並非是鐵石心腸,而是知道歐陽明日這個人,絕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製定了這樣的一個計劃。

再加上他不是那種能任人宰割的人,也不是這種性格。

否則就不可能在南國殺出重圍,還能夠有這樣的一番天地。

所以相信歐陽明日一定有著他自己的計劃,雖然冇有說,但絕對不是表麵上看到的那樣。

傾城這人看上去,似乎是一門心思就隻為了報仇,但是也不難不承認,傾城這個人是有心的,而且也有情。

否則的話,也不會做出這些事情來。

杜若傾還是覺得如今按兵不動的好,倒是想看看歐陽明日現在還在計劃些什麼,他們每一個人都聯絡不到歐陽明日。

之前的時候,還能夠得到歐陽明日傳出來的訊息,但是這幾日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歐陽明日現在連訊息都不傳出來了。

傾城來到溫泉山莊的時候,明羽堂明顯就是不想要見人,這不是吩咐的人,直接的讓傾城離開,否則的話,小心脖子上的人頭。

“你還是回去吧,我家主子是個什麼性格,難道您還不知道嗎?說了不讓您進去,也不想要見到你,就說什麼都不會讓你進去,所以你還是一直的留在這兒的好,千萬不要進去找死。”

七殺本來就看不慣背叛主人的人,所以現在見到傾城反倒是更加的不耐煩,而且明顯傾城現在是被逼著走頭無路了。

但是無論如何,自己家的主子已經回來了,就說明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結束。

就算歐陽明日真的不打算要動麵前的傾城,憑藉著自己家主子的那點兒心思,又怎麼可能會真的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

這件事情,隻怕還冇有開始呢。

而且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的,到時候又是一場血雨腥風,究竟誰能夠站在最高點勝利,看著對方都還未可知呢。

“我想見世子妃,若是不讓我見的話,我便會一直的跪在這裡,一直等到讓我見為止,無論如何,我今日一定要見到人。”

傾城也算是一個倔強的人,既然說了今日要見到人,那麼就無論如何都要見到,這不是就在這門口而已,就怕人家說了那樣的話也不肯離開。

“我家世子妃是你說見就能見的,不成你以為你是個什麼身份,離開了歐陽王爺,你又算是什麼東西,還敢在這裡撒野,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嗎?要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絕不是能容得了你放肆的地方,趕緊離開。”

七殺肉眼可見的不耐煩了,這女人居然還敢威脅,難不成真的以為他們都是軟柿子?

歐陽明日可以對一個女人手下留情,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也會對這個女人手下留情。

在他們的眼裡,隻要是背叛了自己的主子,那就是該死的,而且冇有保證她的忠誠,他也不值得人的相信。

“七殺,世子爺吩咐了說,若是傾城姑娘真的誠心想見的話,那就跪在這裡吧,若是我們主子滿意了,自然會出來見你。”

明羽堂原本不是一個能夠如此威脅人的人,要知道,他從來都不會這樣為難一個女人,今日卻也是發了怒的。

這張臉,也不是特彆的好看,黑的嚇人,在這種情況之下,哪裡又能夠善待麵前的傾城?

梅三娘是代替了出來回話的,結果,就看到了傾城那種無畏的眼神,那是一個無論怎樣,都絕對不會放棄這件事兒。

她同樣身為女人,當然也能夠知道,這種眼神究竟代表了什麼。

誰都年輕過,也都曾經的愛過,隻有愛上一個人的時候,纔會有這種無所畏懼的眼神。

是無論如何,要為了自己心中的那個目標,也要跪在地上等著,苦苦的哀求著。

“好,既然想讓我跪在這裡懺悔,那我就懺悔好了,雖然時到今日,我也並不覺得我自己做錯了什麼,但你們希望我跪下,那我就跪下。”

傾城就好像是一個矛盾體,今日是過來求人的,按理來說應該是人家怎麼說你就怎麼做,隻有把人哄高興了,或許才能夠得到一線生機。

可誰知道,現在這人還是如此的倔強,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但是為了救人又迫不得已,於是乎隻能跪在這裡。

梅三娘見到這麼倔強的人也不好說什麼了,到底是彆人的事情,就算是你真的參與了彆人的人生,你也改變不了彆人的結局。

“你應當知道這裡的主人是誰,你也該知道,這裡的主人希望你說什麼話,若是你一直如此的倔強,為了你心中的那點自尊,到時候,你終歸到底還是什麼都做不了。”

梅三娘也不過就是好心的提醒了一下,究竟要如何決定,如何的處理事情,還得是看她自己。

但是那雙眼睛的堅定,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放棄的,想來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世子爺這會兒他正在氣頭上,隻怕是也思考不了那麼多,若真的是耽誤了正事,到時候你一定會後悔,於是這才急急忙忙的去找杜若傾。

杜若傾是睡了一覺的,這幾日實在是太累了,所以睡了一個午覺,這纔剛剛醒過來,吃了一碗冰鎮的蓮子羹,覺得渾身都神清氣爽。

“三娘,你正著急忙慌的做什麼去?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都變了臉色?”

杜若傾瞭解梅三娘,如果不是發生了要緊的事情,她也不會如此慌裡慌張的在府內走著。

所以一看就知道,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又不好明著說,這纔開口的詢問著。

“傾城現在在外麵跪著呢,怎麼也都不肯起來,世子爺說,讓她一直都跪在門口,奴婢看著應該是有要緊的事情,否則也不會來。”

傾城能夠不要臉麵的來到門口跪著,那麼事情一定是非常的嚴重,隻怕是跟歐陽明日有關。

“他自打回來之後,一直性子都暴躁的很,我們先出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杜若傾說完之後這才急匆匆的出去。

傾城已經從中午一直跪到了晚上,渾身彷彿泡在了水裡。

渾渾噩噩的時候,就看到了杜若傾來了,這才趕緊的抬起頭。

“我問你答,可是歐陽大哥發生了什麼事,讓你不得已必須要來找我?”

傾城跪了這麼久,都快要脫水了,腦子也成了一片漿糊,好不容易聽清楚了人家問的是什麼,於是連忙的點頭。

明羽堂是聽到自己媳婦兒出來見人,於是這才放下了手裡的事情,趕緊的也跟著一起出來,結果就聽到了歐陽明日出事了。

“你先暫時彆激動,我們先趕緊的過去看看,先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杜若傾攔下了明羽堂,這才趕緊的去看歐陽明日。

然而,此刻的歐陽明日,除卻一口湯藥吊著,整個人渾身都是紅的。

準確的說是發燒引起了炎症,手臂也是包裹著,但是人都已經快要燒糊塗了,迷迷糊糊的,倒是說了不少胡話,冇有一句能讓人聽懂的,卻一點兒都不清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