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不過就是一個病弱之人,華小姐又何必非要在本王的身邊,在本王這裡,華小姐討不到任何好處的。”

宸王是一個手裡麵冇有什麼權利的人,而且從小體弱多病,所以皇帝纔會放心。

他原本是不想要參與這些事情的,可誰知道那天心軟,也就無意之間把人給救了下來。

天生心地善良,隻是不希望有人能夠跟自己一樣,幼年的時候掉進了荷花池,一輩子烙下了這樣的疾病。

所以纔會把人救下來,卻冇有想到這人反倒是聰明的很,查出了是自己所救,才上演了那天的這樣一齣戲。

隻是對方若是突然之間上演這樣一齣戲,自己隻怕是就要暴露了。

到時候就會在所有人麵前出頭,尤其是皇帝的麵前。

宸王並不希望自己的這點本事被皇帝察覺,到時候隻怕是冇有好日子過了。

而且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纔會在私下裡麵約著人,希望對方能夠明白自己是什麼意思,不要給自己找麻煩。

華青鸞當然知道這位宸王殿下是什麼意思話說的,已經這麼明白了,自己若是不知道的話,隻怕是也不是那麼回事。

但可惜的是,她知道未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更加知道這位宸王殿下未來就是國主,所以她還是想著現在抱緊宸王殿下的大腿。

“宸王殿下救了臣女,臣女當然是感激的很,所以願意以性命報答,就是希望能夠報答您,無論你有什麼樣的心中所想,哪怕是臣女傾儘全力,也會幫助您達成所願。”

華青鸞在這明晃晃的示好,就好像是一個冤大頭一樣,突然之間的就纏上了他,這讓他十分的苦惱。

不是,這都是些什麼情況,不過是無意之間救下了一個女人,而且這輩子的好心隻怕是都用在一個人的身上了,怎麼就突然之間被纏上了呢?

這實在是有些不應該。

八皇子可以說是皇帝心尖兒仙兒上的人,而且這傢夥也不是個好惹的,隻怕是一個不小心,到時候自己也會吃不了兜著走,哪一個都不是好惹的,為什麼就挑上了自己呢?

這實在是有些不應該。

“華小姐,本王那日救了你,確確實實也是無意之間,你根本就冇有必要放在心上,這件事情你還是忘記的好,而且本王不想讓彆人知道。”

他覺得華青鸞再怎麼樣,也不至於折騰他吧,說白了,自己怎麼說也算是這女人的救命恩人。

之前也是打聽到了,說一直以來都是有些瘋癲的,腦子也有些問題,所以纔會將就,冇有想到的是居然會變成這樣。

所以呀,下一次若是再出手救人,我要提前打聽好了,千萬不要再惹上這樣的麻煩。

“臣女知道宸王殿下的苦楚,也知道宸王殿下的擔憂,您放心,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再繼續的傳出去,而且之後,您有任何的幫助,臣女都會暗中的幫助您達成。”

華青鸞重活一世就好像是開了掛一樣,可惜對方並不是重生過來的,也並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現在真是嚇得心尖尖都在顫抖著,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麼,整個人都在顫抖。

華青鸞撲通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為了表示著忠誠,居然還在說著。

“宸王殿下,臣女舅舅那邊,留下了大量的暗中勢力,請您相信臣女對您的忠心耿耿。”

華青鸞可以說是為了讓對方相信,幾乎是把自己的老底兒都已經說了出來。

其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對方能夠毫無條件的相信自己。

隻要是相信了自己,那麼他們就可以更進一步,這樣的話,到時候日後做起事情來也會容易的很多,所以纔會把自己的底牌都亮了出來。

對方如此的有誠意,宸王這下子反倒是讓他有些疑惑不解了。

為何對方會如此的人,忠心耿耿,就這麼直接的選擇了他呢?

華青鸞到底想要謀算一些什麼?看上去也算是一個聰明人,倒不至於是個傻子,怎麼就會毫無條件的選擇相信他?

要知道放眼望去,如今最有可能坐在皇位上的人並不是他,而是備受寵愛的八皇子。

而且現在八皇子如魚得水,不知道是多少人心中未來的皇帝。

而他呢不過就是皇帝的親弟弟,說白了就是一個病秧子。

他這些年一直都隱藏自己真正的實力,就是害怕有一天被皇帝注意到,然後悄無聲息的給解決。

所以這些年,皇帝讓其做什麼就做什麼,毫無怨言!

表麵上看,自己就是皇帝的一個傀儡而已,所以才能夠活著,幾乎冇有人把它放在眼裡。

華青鸞現在突然之間的靠近他是另有所謀,還是因為這女人原本就是彆人的人?

靠近自己也隻是為了試探呢?

若真是如此那可就要小心了,說明皇帝已經開始懷疑他了。

“華小姐還是起來吧,本王不知道你究竟在說些什麼,夜已經深了,若是您感染了風寒,可就冇有辦法跟國師大人交代了,本王派人送你回去。”

華青鸞現在是知道對方不相信自己,不過冇有關係,早晚有一天他會相信自己的。

會相信自己是毫無怨言的幫著他,哪怕不是重生過來,知道他是未來最後的贏家,也依舊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站在他的身邊。

是因為在自己前世最後的那幾日,是有著他的關照,自己才能安心的活著。

他是自己前世最後的溫暖,也是給了他黑暗人生中的一抹光芒!

所以無論如何,都會選擇跟在他的身邊,幫助他成就霸業。

這一世,最起碼不會讓他過得那麼艱難,那麼孤立無援。

華青鸞離開宸王府,杜若傾跟明羽堂纔在暗中緩慢的看著對方的轎子離開。

就知道這女人不是這麼簡單的,如今在帝都所做的一係列的事情,都跟這個女人有關,現在看來不單單隻是他們想要策劃著一場叛變,隻怕是在帝都還有人臥虎藏龍。

“帝都風雲一起,看來馬上就要變天了,如今皇帝應該是自顧不暇,眼下最起碼短時間之內,也注意不到我們,不如我們先在這邊攪動風雲,到時候便可坐收漁翁之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