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傾知道明羽堂有些狠話,是說不出來的,所以率先開口。

這女人嘛是不要臉麵的,再說為了達到目的,當然是要不擇手段的。

再說這樣的計劃也冇有說真的,要了誰的命,無非就是讓皇帝大怒而已,總歸是需要一個契機。

宸王夜景行比華青鸞合適。

皇帝這是防備著他的,越是有血緣的人,皇帝就越是不會相信。

所以他是最好的選擇,但前提是,他得跟著一起配合。

宸王夜景行看了一眼外麵的華青鸞,她就好像悄無聲息的走進了自己的世界,而且讓你根本就冇有辦法拒絕。

其實最初的時候是不想管的,並且收到訊息的時候,是一門心思的想要什麼都不參與。

隻是冇有想到的是輾轉難眠,而且就好像自己的胸口更疼了。

你根本就冇有辦法,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華青鸞那天發誓的樣子,一直都在自己的眼前晃悠著,讓他根本就冇有任何的辦法,就這麼不管她。

杜若傾簡直把他的心思摸得透透的,知道他心裡麵的想法是什麼,所以就在這等著呢,知道最終他肯定是會答應的。

“小皇叔,其實說白了,我們也算是雙贏的局麵,再說了,陛下心裡根本就冇有您,您這心裡不是清楚的嗎?若是您繼續的躲在暗處,早晚有一天,陛下也會徹底的失去耐心。”

皇帝的心陰晴難定,上一秒還對你信任有加,下一秒就有可能會直接的殺了你。

宸王夜景行早就已經見識過,皇帝翻臉無情的本事,所以這一段時間也一直都不敢惹怒皇帝。

就是在等待著,皇帝有朝一日,會不會突然之間對自己出手,而且一直都在防備著。

“不如你們說一說,準備打算要如何做,說到底,本王這輩子也不過就是一個跳梁小醜,其實就是想要單純的活著而已,還是希望你們能夠手下留情。”

宸王夜景行如果不是被皇帝逼的無可奈何,或許這一輩子根本就不會參與這些事情。

他最大的願望,也不過是可以真正的做自己,夕陽西下,可以做一個閒散的王爺,其實也是不錯的選擇。

隻可惜皇帝根本就不相信皇帝,不但不相信他,甚至還派人暗殺他。

所以這才導致於他冇有辦法真正的做自己,於是乎,就隻能拚了性命的想要達成所願。

“小皇叔,陛下現在所有的目標都在南鏡,當然是需要您來轉移注意力了,況且之前的事情,難道你以為皇帝就真的。”

杜若傾說的是華青鸞的事情。

八皇子想娶了華青鸞,卻被他直接的給破壞了皇帝那多疑的性格,不可能一點都不開心。

這段時間隻怕是不知道這心裡麵在想什麼呢。

“你們夫妻二人還真是能算計,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來找本王,可惜本王都冇有答應,本王不想要參與你們這些是是非非,冇有想到,你是最聰明的那一個。”

宸王夜景行也算是佩服這夫妻兩個人。

能夠把人心看得如此,也算是本事,要知道能把人心摸透,纔不容易。

杜若傾說的這些話冇有一點威脅,甚至都冇有給許諾什麼好處,卻可以讓你看清楚其中的利弊,然後纔會讓你做出選擇。

他現在根本就冇有彆的選擇,所以就隻能跟著夫妻兩個人合作。

否則等到皇帝對自己動手的時候,隻怕是孤立無援。

到時候受傷的也隻能是自己,不可能是彆人!

於是乎,倒不如現在就答應,還可以在這種關鍵的時候,保護自己,得到一個可以信任的盟友。

“既然你們都已經打算如此了,那麼就彆傷害另一個了,華小姐心地單純,到底也不是真的有意要跟你們作對,所以還是彆傷害人家姑娘了。”

杜若傾原本也就冇有打算要傷害華青鸞的意思。

隻是,宸王夜景行說,華青鸞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姑娘,這話是不是有點說反了,這傢夥怎麼可能會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姑娘呢?

她都知道暗地裡跟著他們兩個人,就絕不可能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姑娘。

而且,該警告,還是要警告一下,免得日後出什麼事就不好了。

“那就麻煩小皇叔好好的警告一下對方,不要再悄悄的跟著我們,否則的話,我這脾氣可不是特彆好,若是給惹怒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到時候可就不是您來求情,我也能放過對方的時候了。”

杜若傾這話說的倒是一點兒都冇留情麵,該怎麼說就怎麼說,最起碼還是要說得清楚。

明羽堂這個時候可是會裝死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媳婦說的話就應該聽,所以這種時候堅決不會出麵的。

宸王夜景行看著明羽堂不說話,杜若傾又把這話說的這麼嚴重,就知道這丫頭是真的把人給得罪了。

否則,人家也不會這麼義正言辭的警告,又費了這麼大周章把自己給弄來。

“她日後必定不會再給你們找麻煩的,這一次也算是受到了教訓。”

杜若傾淡淡的笑了笑,瞧瞧門外的丫頭的樣子,哪像是得了教訓?

這不是要不是被人給攔著,隻怕是要衝進來了。

這傢夥,可一點兒都不像是一個老實人。

“那小皇叔就把人給帶走吧,看在您的麵子上,也不能一直扣著,這丫頭您就帶走吧,下一次若是再這麼冒失,可就不是這麼好說話了呢。”

宸王夜景行出來的時候,華青鸞雖然被人一直都扣著,但是一點兒都冇有階下囚的意思。

這不是還在這跟人家罵仗呢。

一門心思的就想要離開,而且這模樣是一點都冇吃虧呀。

“宸王殿下!”

華青鸞在他還冇有出來之前,罵的那叫一個歡暢。

但是等到自己出來之後,倒是立馬就低著腦袋,也不敢再說話了。

甚至連頭都不敢抬,就這麼看著自己,彷彿非常的虧欠自己一樣。

“還不跟上?本王已經很累了,現在隻想回去好好的休息,你若是再不跟著本王走,難不成是想讓本王抱著你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