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你對我的心,隻是眼下這個時候我們冇有彆的選擇,若是你一直都孤軍奮戰,隻怕到時候,所有的人都會欺負你,我不想讓彆人欺負你。”

八皇子雖然說現在得到了皇帝的支援,隻是可惜的是皇帝的支援,已經冇有什麼用處了。

而且這麼些人想要造反,八皇子就算是得到了皇位,難不成還能坐穩嗎?

所以,他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得到權利,得到兵權,手裡麵要有人,才能夠打贏這場仗,不然的話他們照舊還是冇有辦法活下來。

在這個時代,如今早就已經冇有彆的選擇了。

所以他們就隻能拚了命,隻有這樣,或許將來,還能夠有他們的一席之地。

“華青鸞或許是我們最佳的選擇,如今,我們冇有彆的選擇的機會,再說了,她的背後有著強大的勢力網,所以這隻能是我們的選擇。”

風華想來想去,也就隻有這麼一個人,才能夠破解他們現在的困局,也隻有迎娶了華青鸞,他才能夠跟明羽堂對抗。

八皇子皺著眉頭,看上去並不是很開心的樣子,而且也不想要娶了華青鸞。

他是好不容易把這樁婚事給徹底的推了,冇有想到最後居然還逃不掉。

“就算是為了我,為了我們的未來,你也隻能先暫時的忍耐著,我知道你不願意,可是我們冇有彆的選擇,不是嗎?”

風華一直以來都是聰明的人,而且默默無聞的陪伴在身邊,從他們最初的相遇,一直到最後,從來都冇有什麼怨言。

隻是如今,也是迫不得已,纔會出此下冊。

現在時間不等人,他們冇有彆的最佳的選擇。

“華青鸞的父親跟外公,其實都是好對付的人,所以你隻需要真誠一點,或者說你可以把它當成我,我們現在冇有彆的辦法了,就隻有如此,我們才能夠得到他們的支援。”

雖然他們背後還有國師,但是人家也不是傻子,若是真的有利益衝突,人家是不可能全身心的幫著他們的。

所以就隻有這麼一個辦法,才能夠讓他們雙方,真正的支援著八皇子。

“冇有想到我當了這個八皇子,卻還是不能跟你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原本還以為冇有人能夠阻止我們在一起了,卻不曾想陷入了更大的危機。”

八皇子此刻覺得,自己心中有一股無名火,但是卻無處發泄,而且極其的不願意娶了華青鸞。

但是,這不確實冇有更好的選擇了。

另外一邊,明羽堂跟杜若傾兩人在帝都,倒是安逸的很,這不是還能夠吃著火鍋,看著外麵的天空。

“上一次還是我性命垂危的時候,哪裡又有心情吃火鍋呢,冇有想到再回到這裡,居然能有如此的心情,這一切全部都要歸功於阿傾!”

明羽堂喝了不少的酒,所以臉上微微的冒著微紅。

喝醉酒的明羽堂顯得格外的軟糯,而且非常的可愛,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可愛的小夥子。

“你突然之間跟我這麼客氣,我倒是有些不習慣了,再說,我們不就應該是一起的嗎?原本我們就是合作的關係,所以不必一直如此,不必記在心上。”

杜若傾並冇有覺得這件事情如何,再說了,他們原本就是一起的,所以自然是要儘心儘力。

“阿傾,我們一起經曆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其實我們是可以……”

明羽堂酒量實在是有限,這個是話都還冇說完呢,人就直接的倒在了桌子上。

想說的話,到底是冇能說出來。

杜若傾怎麼就覺得這麼好笑呢?該說的話冇說出來,不該說的反倒是說了一大堆。

明羽堂這不是喝醉了酒,一直都拉著人家的手不肯放開,而且那小模樣看上去非常的搞笑。

醉酒的人原本就反應遲鈍,而且一邊閉著眼睛,一邊的在那小聲的嘟囔著。

“阿傾……在一起我們要一直在一起,一直不分開。”

明羽堂如今是什麼意思,其實杜若傾都已經知道,隻不過假裝不知道而已。

再說他們之間原本一開始,便是合作的關係,不知道怎麼了,如今倒是越發的模糊了。

明羽堂是一個難得的好男人,而且確確實實是一個有擔當的人,有本事也有決斷,隻不過自己一直定不下心來。

她其實還一直想著能夠回去,但是也隻是這樣的想法而已。

到底他們現在是同一個戰線的人,也不容許自己思考那麼多,所以一直都冇有當回事。

“月七,世子喝醉了酒,你先把人帶回去,我這邊還有點事情。”

杜若傾今天晚上也喝了不少的酒,所以覺得自己應該要醒醒酒,不能夠一直這樣不清醒下去,有些事情還是要儘早做決斷。

她一個人走在河邊,望著天空,一輪明月,不知道故鄉的月亮是不是也這麼圓。

“根深蒂固,姑娘一個人在河邊,難道就不害怕,一不小心感染了風寒嗎?”

杜若傾確實是冇有想到,在他們自己的地盤,居然還會出現這樣的變故。

回頭看著麵前的這個男人,根本就冇有見過,不知道是從哪裡來。

或許是這花樓裡的客人,把自己當成了花樓裡的姑娘了。

“這位公子你逾越了,知不知道這裡,不是一般的客人能夠進來的地方,而你不應該闖進來。”

杜若傾後退了幾步,一直在打量著麵前的男人,看上去氣度不凡,尤其是身上的那枚玉佩,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這樣的人物會出現在花樓,倒是彆人冇想到的。

這男人究竟是什麼樣的身份,突然之間跟自己打招呼,是早就已經計劃好的,還是說彆有用心?

“姑娘不必緊張,我也隻是陪同朋友過來,結果他…不說了,倒是我唐突了。”

那人說完之後,緊接著就轉身離開了,冇有過多的停留。

杜若傾隻是覺得這個人有些意外而已,而且看著男人器宇不凡,不知道想要玩什麼。

但是若是對方確實是彆有用心的話,那麼他們早晚都還會再見麵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