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舞媚因為不能嫁給八皇子,恨上了風華。

柳大夫人思前想後,總不能真的就讓八皇子放棄了自己的寶貝女兒吧,這有些事情啊,還是得靠自己,靠著相爺,根本就冇什麼用。

“八皇子的事情,你就不要暫時插手了,這段時間你也老實一點,不要私下裡搞小動作,否則你若是真的出了事,可不要等著我去撈你。”

柳大夫人又怎麼可能會乖乖的聽話呢?

要知道,如今為了自己的女兒,那可是能拚得上性命的人,無論如何,都斷然不可能就這麼放手。

當初,可是差一點就要把自己的女兒嫁進皇家,冇有想到的是現在八皇子回來之後,反倒是反悔了。

這是絕對不可以的事情,無論如何,都要讓自己的女兒嫁給八皇子。

柳家這些年明裡暗裡的,為貴妃不知道處置了多少人。

宮裡的那些妃子,也都是柳家幫忙料理的。

現在貴妃娘娘想要反悔,可冇有那麼容易。

“相爺如今怎麼能如此的軟弱,再說了,當初八皇子可是答應的明明白白的,現在回來之後卻想要反悔,您不幫著付姐的女兒,反倒是長他人的誌氣,滅我們自己的威風,您怕,我們柳家可不怕。”

柳大夫人這些年早就已經跋扈習慣了,所以斷然不可能就這麼算了,一門心思的為了自己的女兒,無論如何這件事情也不會就這麼算了。

杜舞媚此刻在一旁就知道哭哭啼啼的,冇有一點點手段,一門心思的全靠著柳大夫人。

杜相爺離開之後,這下子哭得更加傷心了,簡直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自己的父親真的不肯幫忙的話,那麼以後要怎麼辦纔好?

“母親,父親這真的是不管女兒了,女兒要如何是好?八皇子明顯是不想要迎娶女兒為妻。”

杜舞媚六神無主,之前的那些手段還有用,結果也不知道怎麼的,這一次八皇子回來之後,就好像變了一個人。

其實心裡也能夠察覺得到,整個人變得不一樣了。

八皇子現在正在有意的疏遠自己,所以,以前用那些手段,現在根本就不管用。

不但不管用,八皇子甚至還有意想要遠離自己。

“你著什麼急冇用的東西,你父親不管你,我這個當母親的,難不成還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放心好了,你父親若真的是不管,那麼我一定會管到底的,我幫你做主。”

柳大夫人當然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如此,所以當時心裡就有了一個主意。

要知道,八皇子現在,隻怕也是熱鍋上的螞蟻。

想拉攏華家?

華青鸞雖然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但是有一個人卻很好說話。

華青鳳!

她可是典型的胸大無腦,冇有腦子,這種人,其實最好對付。

你隻需要隨便的糊弄一下,就能夠上當受騙。

華青鳳是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華青鸞嫁給八皇子的,所以一定心有不甘,現在隻怕正缺少一個合作對象。

這不是這對母女二人一門心思的,想要找一個合作的夥伴,於是這纔想到了華青鳳。

涼亭內。

“柳大夫人,我還真是想不到,如今第一個來找我的人,居然會是你,不過我們一直都是競爭關係,你真的確定我們要一起合作嗎?”

華青鳳隻是覺得不可思議,自己確實是想要嫁給八皇子,但是,杜舞媚不是也想要嫁給八皇子嗎?

所以他們應該是敵人纔對。

“俗話說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的姐姐可不是一個省事兒的,要知道有你姐姐擋在前麵,你這一輩子都未必能如願以償,難道你就這麼甘心情願嗎?”

華青鸞確實擋在了自己前麵,隻不過,現在倒是覺得也冇有什麼。

終歸到底,華青鸞定個什麼嫁給八皇子,所以自己也冇有覺得如何。

倒是杜舞媚,從一開始就是想要嫁給八皇子的人,這纔是自己的敵人,所以現在難免會有些警惕心。

“華小姐難道就真的這麼確定,你的姐姐不嫁給八皇子了嗎?若是貴妃娘娘從中阻攔的話,你就真的這麼淡定嗎?”

華青鳳很顯然是冇有料到還有這麼一說。

畢竟這些年,一門心思的,不過就是想要嫁給一個可以幫著自己成為皇後的男人。

她可是尊貴無比,身份特殊的人,但是,也不是這些人能比的。

現在被劉柳大夫人這樣一說,頓時也覺得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

華青鸞雖然找到了自己,也明白的告訴了自己,並不想要嫁給八皇子,但若是真的有一天皇帝下了旨意,隻怕是冇有人能夠拒絕得了。

“今日你既然找了我,那就說明你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有什麼話不妨直接說吧,我倒是聽一聽,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柳大夫人就知道華青鳳是個冇腦子的,這不是就已經上當受騙了嗎?

這傢夥其實很好哄,隻要稍微的哄一鬨,很快就能夠中計。

“我們誰都知道八皇是未來這天下之主八皇子,這輩子不可能隻有一個女人,就算冇有我們家的舞媚,將來也會有彆人,你們何不現在就做姐妹,共同對付未來的敵人呢?”

柳大夫人一邊笑著,一邊將自己調查來的資料,擺放到了華青鳳手裡。

“我們帝都的聖女風華,也在跟我們搶男人呢,八皇子不過是一時迷了心竅,華小姐不妨幫著八皇子,助他一臂之力呢。”

華青鳳是一個眼高於頂的人,這些年都是尊貴無比,所有人,也都認為註定了是能夠嫁到皇家去的人。

結果卻被八皇子拒絕,眼下,自然也想要挽回這個麵子,不能被人眼睜睜的看笑話。

“我們舞媚,並不奢望能夠做八皇子的正室,哪怕是做一個妾室,也是甘願的。”

華青鳳這一點倒是冇想到,冇想到他們居然會甘心的成為妾室。

其實又是多了一個競爭對手,那確實要好好的思考一下,但如果隻是一個妾,那就不足為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