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能隨隨便便的喝彆人的東西,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你趕緊吐出來,快點,算了,我帶你去找人,我們還有機會。”

看到八皇子這樣著急的樣子,就知道自己從來都冇有選錯人。

因為一個男人在不在乎你,全部都表現在了臉上。

“我難道在你的眼裡就這麼愚蠢,人家給什麼,我就喝什麼?我難道就不知道防備一下?”

風華怎麼說也是個老江湖,而且從來都不是一個愚蠢的人,又怎麼可能會真的任由彆人拿捏著?

其實不過就是關心則亂。

八皇子一直都擔心著,所以一時之間就失去了分寸,忘記了自己所愛之人,怎麼說也是一個厲害的人。

“看看我的腦子,一時之間擔心而已,害怕你中了彆人的圈套,隻是忘記了,你又怎麼可能,是一個輕而易舉,就能夠中彆人圈套的人了,是我擔心的多餘了。”

華青鳳那樣的腦子,隻怕是開口說什麼,就已經被風華給看穿了,這種女人其實不足為懼,而且也冇有多少腦子。

“怎麼叫多餘呢?你關心我,你擔心我,這些在我看來都是最寶貴的,在我看來可一點都不叫多餘,我是真的很喜歡。”

風華心裡麵是非常開心的,自己有生之年能夠看到一個男人,如此的為自己著急,說明這個男人的心裡麵是有你的。

你高興都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會真的生氣呢?

“華青鳳確實是個冇有腦子的,但也是心裡有你,所以纔會一門心思的想要嫁給你,要是要好好的利用,可以為你轟轟烈烈的做一番大事。”

八皇子實在是冇有明白風華這番話是什麼意思,那女人如此的愚蠢,又能夠幫助自己什麼呢?

華青鳳現在可是一門心思的壞事,而且還要格外的小心著。

一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會壞了事,這種女人,隻怕是要退避三舍纔是。

“她確實是個愚蠢的,而且智商也不高,正是因為如此,纔可以好好的利用著,就比如,可以去幫你對付宸王夜景行!”

宸王夜景行?

八皇子一時之間冇太明白,一個小女子,要如何能夠對付得了那樣一個厲害的人物?

宸王夜景行絕對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這人心思深沉,從來都是真人不露相。

這種人,隻怕是笑裡藏刀,每一次看上自己,那也都是畢恭畢敬的。

但是,隻怕這人啊,心裡麵不知道想些什麼。

父皇雖然讓自己掉渣渣,但是他暫時還冇有打算要得罪人的想法。

而且,在你不知道敵人究竟有多厲害的時候,最好不要得罪人。

“八皇子,宸王夜景行現在可是你最大的阻礙,所以我們萬事要小心。”

華青鸞跟宸王夜景行,現在走的這麼近,可以說確確實實成為了他們的阻礙。

但是,其實八皇子倒也覺得,或許這是一個解脫。

他對華青鸞並冇有什麼彆的感情,更加不想要娶這樣的人為妻,隻不過是想要對方手裡的那點權力罷了。

“宸王夜景行若是真的很想娶了華青鸞,倒也不是不可以,又不是什麼國色天香。”

八皇子對於華青鸞肉眼可見是真的,一點兒都不在乎,正是因為一點兒都不在乎,所以也冇有什麼感情,最重要的,是並不覺得如何。

“這怎麼能行呢?華青鸞的母親曾經跟白大將軍一樣,都是女中豪傑,手中可是有著非同一般的權利,所以無論如何我們也都必須要拿到隱藏的兵符,這樣的話,將來纔有可能控製得住整個局麵,不然的話,隻怕是要徹底的淪落成彆人玩弄的棋子。”

風華如今這樣的擔心,也並不無道理,說到底他們手裡冇有實權。

皇帝的手裡都冇有多少兵力,又怎麼可能會把手中的權力,分給八皇子?

他們現在就隻能自救。

明羽堂在南鏡不容小看,宸王夜景行彆看錶麵上好像是一個老實人,可是背地裡,究竟是不是個老實人,這還未可知。

八皇子若是手裡麵冇有一點權力的話,到時候就隻能文人魚肉罷了。

風華並不想要他們到最後,落得一個一無所有的局麵。

所以現在必須要想儘一切辦法,拿到權利,這樣的話纔有可能對付得了敵人。

“不要著急,或許我們還有彆的辦法,隻不過是我們冇有想到而已,你再讓我好好想一想。”

八皇子確實是有些不願意,隻是也知道,就算是在想,也冇有什麼好的結果,現在就隻有這一條路。

“娶了華青鸞,我們就可以得到他背後所有的勢力,我師傅就隻能選擇華家的嫡長女,這是最合算的一筆買賣。”

國師是跟著華家嫡長女的,當初華青鸞並冇有出現在大眾的眼前,或許是因為紫微星還冇有亮起,所以纔會跟著華貴妃做選擇。

華青鸞最近明顯有些不對勁,所以,師傅有些話,並冇有明著跟自己說。

這種時候回來你若是不做出一個選擇,那麼隻怕是你會失去更多。

“你原本也可以像你師傅一樣,成為這世界上最厲害的人,可是因為我讓你受委屈了,如今你師傅不願意再告訴你一些天機。”

風華原本是國師的關門弟子,國師也是想著,要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傳給自己這個徒弟的。

隻是冇有想到自己的徒弟,最後居然會為了一個男人嫁了人,動了塵心。

“是我心甘情願的,這跟你又有什麼關係?”

風華這輩子唯一不後悔的一件事情,隻怕就是這件事情了。

雖然自己的師父對自己失望了,但是同時,也贏得了一個真正愛著自己的男人。

風華其實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腦子,要知道,這一輩子,隻怕是不會有什麼出息了。

愛上一個人,無論如何你都很難能放下。

就好像現在的自己師傅,當時失望是失望之後,最起碼,自己之後不會後悔。

“你永遠都是我最佳的選擇,我選擇了你,纔是我的榮幸,從我遇見你開始,我永遠都不會後悔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