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華青鳳到底還是聽了風華的建議。

這不是約了華青鸞在風月茶樓見了麵。

“這麼著急的找我,有什麼事情?你有什麼話就趕緊直接說,我一會兒還有事呢,冇工夫在這兒跟你喝茶。”

華青鸞這幾日住在宸王府,她這麼一個爹不疼娘不愛的,住在了人家的府上,根本就冇有打算要回去的意思,而且還準備長時間的住下去。

宸王夜景行有冇有想要把自己攆走的意思,這幾日雖然嘴上傲嬌的很,但是自己做的飯也有吃,而且還吃的蠻開心的。

這就說明,心裡麵也不想要讓自己離開,隻不過呢,嘴上不說而已。

“你是我姐姐,我也不過就是關心你一下,有家不回,卻天天的住在人家的府上,若是被人知道了,父親和母親的臉麵往哪兒放?姐姐你都已經這麼大了,難道連這點事兒都不懂嗎?”

華青鳳雖然知道自己這個姐姐並不想要嫁給八皇子,但是架不住貴妃娘娘想。

所以這件事情就不能這麼算了。

斬草要除根,將來纔不會給自己留下後患,這還是母親告訴自己的道理。

所以說,纔會想了這樣一個辦法,親自相約了一向都看不起的姐姐,然後在茶杯裡下了毒,並且親自遞了上去。

“姐姐也要知道,你如今代表的是我們整個家族,所以你所做的事情,也是代表著我們喝杯茶,我有些事情,想要單獨跟姐姐談一談。”

華青鸞淡淡的看著自己這個妹妹你如今可真是長大了。

都已經知道如何的糊弄人了。

這不是說這話的時候,居然眼睛都冇眨一下。

不得不說,前世做儘了壞事,今生居然還想要算計人?

也不知道究竟是哪裡來的勇氣,難不成自己還會上兩次當嗎?

“你倒的茶我可不敢喝,彆到時候在這裡給我下毒,說到底,我們之間有那麼好的關係嗎?”

華青鸞就這麼直接的把心裡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一下子就讓華青鳳有些下不來台,冇有想到自己這個姐姐,居然能把心裡話說出來。

其實按道理,她們之間,雖然說冇有到劍拔弩張的這一步,但是最起碼也不應該直接就把心裡的話說出來。

誰知道自己這個姐姐倒是一點兒都冇含糊。

“姐姐說的這是些什麼話?我們是姐妹,又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情,姐姐我也隻是擔心你而已,你如今也大了,你的婚事,也是母親著急的。”

華青鳳心裡麵在想什麼?

她是全部都知道的,知道自己這個妹妹到底在擔心些什麼,無非就是擔心著不能夠嫁給八皇子。

前世的時候不也是這樣嗎?

可惜呀,前世雖然自己的下場並不好,但是,她的下場也冇好到哪兒去。

八皇子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且心裡麵早就已經有了聖女風華,又怎麼可能會把她們這些人放在眼裡呢

所以從一開始人家就冇有打算,要好好的善待她們,但是話卻說的很漂亮。

“你也不必如此的試探我,我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但是你若真的是想要嫁給八皇子,就應該自己去爭取,而不是在這裡到處的算計著我,我對你那位八皇子並不感興趣,但你也要有本事,能夠讓八皇子喜歡上你。”

華青鸞這麼說完之後,簡直是無情的很。

華青鳳原本還想要裝一裝的,覺得自己這個妹妹當的也還算是不錯,然後呢,她根本就冇有辦法跟自己比,畢竟說白了,自己可以說是有父親疼愛,有母親幫助。

華青鸞現在不就是攀上了一個冇有什麼地位的王爺嗎?

又有什麼好得意的,再說了,那人渾身都是病,整日病殃殃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一個短命鬼。

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放著八皇子不要,居然會跟那樣的人有時糾葛。

“你說的可都是真的,可彆是在假裝的糊弄我,我可跟你說,我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而且我有母親,你又有什麼呢?父親也是這樣想的,是希望我能夠跟八皇子。”

華青鳳看著對方說的這麼認真,於是乎也就相信了,隻是華貴妃那頭要如何處理,終歸到底,貴妃娘娘那邊有些說不過去,於是眼珠子轉動了一下,打起了彆的主意。

“父親也不是不心疼你,隻是說看重家族利益,你也知道,現如今所有的人都在盯著我們,所以你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華家的女兒。”

華青鸞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對方演戲,聽著對方一點一點的試探著。

這不是擺明瞭,就是想要自己手裡的那點隱藏的權利嗎?

但是呢,又不好意思直接說,看起來好像還要一點臉。

“用你的話說,我們是姐妹,你想說什麼?冇有必要這麼拐彎抹角的,直接說吧,你想要什麼?”

華青鳳終於是長期一口氣,看來還真是學聰明,現在都能夠聽出自己是想要什麼。

果然啊,是有了後麵的那個靠山,一切就都變了呢。

“宸王夜景行不過就是一個病秧子而已,你也是心裡麵清楚的很,所以父親的意思,是你手裡的權利還是要留給八皇子,隻要你親自去跟八皇子說,我嫁給八皇子,你也一樣都會支援的,八皇子一定不會堅持著娶你,到時候你一樣還是父親的寶貝女兒,這件事情對於你其實也是有好處的,不是嗎?”

華青鳳這如意算盤打的可是真的漂亮,聽聽這話說的,就好像真的是為了自己一樣,終歸到底,不過就是為了手裡的那點權利,如今倒是真敢說。

人不要臉則天下無敵,這話說的一點都冇錯,這對母女覺得自己好欺負,於是乎,一直都想要自己手裡的那點權利,不過就是隱藏的財富。

當年母親留下的那些人手,這些人想儘了一切辦法想要得到,可惜的是這些年,一直都冇能調查出來。

所以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才能夠一直的活著。

難不成就因為她的幾句話,如今自己就能隨隨便便真的把保命的東西給了她?

怎麼就不想一想,她真的有這麼蠢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