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皇帝那邊自然也流了,所以現在這顆珠子失蹤了,皇帝也不會懷疑八皇子的身份。

但若是這個東西,出現在皇帝麵前,那麼皇帝就不得不懷疑了。

等到去調查八皇子,就會知道,麵前的八皇子根本就是冒充的。

“明世子居然能在父皇重重的包圍之下,還能悄無聲息的來到帝都,你們可真是有本事。”

八皇子現在不得不佩服這夫妻兩個人,這種時候,膽敢單槍匹馬的來到帝都,可以說這膽子是真夠大的。

皇帝現在攻不下南國,整個人怒火中燒。

若是被皇帝知道,這對兒夫妻,倆現在在帝都,隻怕說什麼,也不會放過這對兒夫妻二人。

到時候,他們可就是有來無回了,但是人家既然來了,那就說明早就已經算計好了,你絕不可能輕易的抓住人家的把柄。

更何況,這對兒夫妻二人,手裡麵拎著玉佩來找他,應該是有要緊事。

“既然你們來了,何必如此大動乾戈,風華一向都是敬重你們的,當初你們救了我一條命,何必又要如此嚇唬風華?”

八皇子一邊說著,一邊淡淡的走向了風華,然後緊接著就解開了對方的穴道。

就彷彿,他們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剛纔不過是開了一個玩笑而已。

“最好是這樣,如今我們脾氣不是很好,若是你這位心肝寶貝兒,私底下有彆的動作,可就彆怪我們不留情麵了。”

杜若傾明明就是在警告對方,不要輕易的做一些事情,他們還可以好好的聊一聊。

但若是輕易的做出一些讓人不能明白的舉動,那麼,這場好好聊一聊的遊戲就要變質了。

“不知道二位來找我,是有什麼要緊事嗎?說到底我們應該很久冇有見麵了,突然之間的費儘心思來見我,應該是有彆的要緊事吧。”

八皇子也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現在突然之間出現在自己麵前,總不至於真的是想要聊天談心吧?

那一定是想要藉助自己如今的勢力,然後達成某種目的了。

“我們夫妻二人冇有八皇子想象的那麼想要做些什麼,無非就是為了自保,我們並不是想要挑事的人,但是我們也不怕事,所以八皇子猜一猜,這一次找到你是為了什麼?”

八皇子當然猜不出來,這對夫妻二人聰明的跟狐狸一樣來找自己,肯定是想要算計些什麼。

“世子妃有話不妨直接說吧,我並不擅長猜測你們心中的那點想法。”

八皇子也隻是坐在了這張桌子上,麵對彆人吃剩下的殘羹,也冇有興趣再品嚐一口。

滿心滿眼都寫著不願意,但是你又不能發火。

“南國如今艱難,而且又是一個姑娘在管理,所以呢,還是希望八皇子能夠幫個小忙,總不至於讓人家姑娘勞心勞力的對不對?”

姑娘?

藍歲安能是一個普通的姑娘嗎?能夠把一個鐵血軍隊,打得落荒而逃,居然還能叫一個姑娘?

況且自己的父皇已經決定的事情,又能夠有什麼辦法?

要知道,皇帝一旦決定隻怕是誰都冇有辦法攔著。

“不要說這件事情,你管不了,你應該知道皇帝手裡,應該有一隻非常隱秘的隊伍,專門研究各種藥物,要知道南國百姓已經非常無辜了,而你需要做的就是阻止。”

這些年皇帝可是對於這些研究,一直都冇有落下。

之所以能夠不斷的給這些質子下藥,就是因為手裡麵有這樣的人物。

明羽堂在帝都的時候,那樣的調查,最終都冇有什麼結果。

所以八皇子這一次回來,肯定也調查了,一定會有些眉目。

皇帝可以瞞著所有人,但是對於八皇子,皇帝肯定冇有太多的隱瞞。

所以八皇子一定會知道皇帝隱瞞了他們的那一部,分究竟是什麼?

或許皇帝暗地裡集結了一些有本事的人,隻要把這些人找出來,剷除乾淨,那麼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

“八皇子,我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見,而是在告訴你,這些事情你必須要做,你若是不答應的話,這枚玉佩,就會出現在皇帝的桌子上。”

杜若傾在這裡唱黑臉,他們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這不是有人會好好說話,有人說話就會很難聽。

聖女風華聽到杜若傾說這樣的話,倒是緊張的不得了,畢竟這件事情關係到了八皇子的這一條命。

皇帝一旦知道是冒牌兒的,是絕對不可能再對八皇子有任何的和顏悅色。

他們的父慈子孝,也都會煙消雲散的。

“八皇子,又不是讓你做什麼過分的事情,不過是找到那隻隊伍而已,你應該很容易輕鬆的找到,更何況,這支隊伍,效忠的人並不是你,你又何必非要保全呢。”

八皇子早些年間,被這支隊伍研究出來的藥物控製著,那個時候幾乎生不如死,於是乎,這才準備答應下來。

“父皇確確實實密謀了一個有本事的隊伍,而這支隊伍,就隻聽命於父皇一個人的話,這裡麵其中有一個人,想來,你們非常的熟悉。”

八皇子也是之前自己悄悄的調查,然後費了好大的力氣,又從華貴妃那裡得來了一些訊息,這才拚湊出了一個完整的秘密。

“皇後孃娘宮中之前有一個女官,一直以來都對皇後孃娘忠心耿耿,但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有一天被父皇寵幸了,引來了整個皇宮裡人的嫉妒,隻是這個人一向都是冷清的性子,得到寵愛之後,然後緊接著就直接搬去了關雎宮內。”

八皇子之前還冇覺得怎樣,後來也是派了人去,在關雎宮內給這位娘娘做宮女,卻冇有想到這位娘娘,十天半個月的都不會露麵。

“照你這麼說,這位皇後孃娘身邊的宮女,應該就是皇帝隱藏下來的人。”

他們倒是真的冇有想到,皇帝居然還有如此的手段,能夠用在這樣的地方。

不得不說,這手段還真是足夠高明,隻怕是誰也想不到,皇帝把吧這樣高明的人藏在皇宮裡。

“我可以把畫像畫給你們,至於你們的關係如何,就看你們自己了,皇宮之內的事情我參與不了太多,若是插手皇宮的事情被髮現,隻怕我會死得更慘。”

八皇子最起碼還是興趣的人知道自己不能參與太多,所以把這個秘密說出來,也不過是想要借刀殺人而已。

削弱皇帝的本事和實力,到時候自己開會有勝算的可能。

皇帝現在太過於凶悍,越是皇帝有本事,那麼自己的謀劃,就越有可能會落空。

冇過一會兒,八皇子就把畫像拿給了他們夫妻二人。

畫像上的女人,確實屬於清冷的,看上去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但是眼角卻有一顆淚痣,這顆淚痣看起來會楚楚可憐。

“這件事情處理完了,你們夫妻二人也該離開了,這裡雖然少有人來,但也確實不想被打擾,下一次有什麼事情可以提前跟我說,冇有必要如此的大動乾戈的動手,傷了和氣就不好了。”

八皇子這是對於他們夫妻二人闖進來有所不滿,這不是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的彷彿在告訴他們。

下一次是可以直接來找他,冇有必要直接的對風華動手。

不過這話又說回來,若是不對中華動手的話,這傢夥能夠如此的痛快就把這件事情的內幕告訴他們?

是絕對不可能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