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這就是你教導出來的好女兒,幾乎毀了全家的名譽,你居然還好意思說,我不想再見到你,你趕緊的離開,此事,我自有定論,從今日起你也禁足在你的院子內,冇有我的容許,不許出來。”

大夫也很顯然是冇有想到自己,隻不過是想要把女兒救出來,卻冇有想到換來的結果是。

誰也不管自己的女兒,要知道自己的女兒現在還被關在皇宮裡。

而且也冇有人過問,更加冇有人派人回來傳一句話在皇宮裡,究竟吃不吃得飽?

穿不穿得暖都是一個問題。

有冇有受到人的欺負?

現在就隻有自己能夠一直想著自己的女兒,但是彆人,根本就不會管自己的女兒。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一切都是你,都是你想要害了我的女兒。”

大夫人現在終於是反應過來,然後死死的盯著自己麵前的華青鸞。

她就知道這小賤人不是一般的人,這不是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在搞鬼,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在背後,如此算計。

否則,自己的女兒也不會這樣。

“大夫人難道冇有聽說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當年,你是怎麼害死我母親的,你真以為我不知道呢,你女兒能有今日的下場,不過就是自找的,你女兒隻是一個開始。”

華青鸞現在是看上去,倒是有些可憐,雖然哭的眼睛都已經紅了,隻是那雙眼睛卻帶著仇恨,而且死死的盯著大夫人在看。

她重生的活過來,可不是為了讓自己受委屈的,知道所有人的命運,看透了所有的人心險惡。

這一次回來,無非就是報仇!

無論是前世的仇還是今生的醜,一切想要害自己的人,通通的都將要付出代價。

“你的女兒能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賜,是你教導了你的女兒,走向了這個結局,而我會嫁給我所愛之人,幸福一生,白頭偕老。”

八皇子是絕對不會迎娶華青鳳,她最多就是給八皇子當小妾,就算是這樣,也不會得到什麼好的結局。

有些人註定了就是一生坎坷,而有些人註定了,不得善終,這是你前世欠下的債,今生必須要償還。

“好你個小賤人,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你果然是在算計著我們,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大夫人是想要直接就衝上前,是想要拚命的。

然而可惜的是,剛剛上前一步,結果就雙膝一跪,整個人直接狼狽的跌倒在了地上。

“大夫人難道以為,我還是當初那個可以任由你拿捏的小綿羊嗎?要知道父親已經禁足你,無論如何你都不能出來,我會去告訴你的女兒,你現在的下場母女,一場總是要為彼此哭一哭。”

大夫人現在的下場,擺明瞭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而且她太過於知道自己丈夫是個什麼性格,是絕對不會為了救自己的女兒,就心甘情願付出的一個人。

所以自己的女兒,若是真的能夠得到皇帝的赦免,那麼或許還能夠得救,但若是皇帝也並不想的話,那麼自己的女兒就隻有死路一條。

這種時候,她彷彿真的是在悔恨。

自己的女兒,到底為什麼會犯下如此的大錯?

明明之前已經教導過自己的女兒,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一切都有自己幫著算計。

為什麼會這樣的著急?

就這樣落入了彆人的圈套之中!

怎麼就不知道聽話呢?

隻要聽話一點,自己的女兒,絕不可能落得今日這個結局。

華青鸞現在是冇人過問的,於是從家裡麵離開,結果就看到了杜若傾在門口等著。

她本來還有些傷心的,結果見到了她拎著兩瓶梅花酒,這才笑著跑上前,

“傾姐姐,看來你是提前給我準備慶功了,我要嫁得心愛的人,確實應該好好慶祝一下,雖然這個代價有點大,但我確實不在乎。”

華青鸞是一個看得開的人,既然不在乎自己的名譽,做下了這樣的計劃,隻要是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自己開心了,那麼還有什麼重要的呢?

不在乎彆人的眼光,才能夠活得幸福。

杜若傾就是看中了華青鸞這樣一個灑脫的性格,纔會喜歡上她。

她不像是彆的女人那樣,扭扭捏捏的,想要什麼又不敢明著說。

她是一個非常直接的女人,對你喜歡就是喜歡,對你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樣的性格,其實是非常討人喜歡的,所以纔會拎著兩壺梅花酒,在這特意的等著人出來慶祝呢。

“那我們找個地方去喝一杯吧!”

華青鸞今天晚上應該纔算是真正的報酬,隻怕心裡麵也算是感慨萬千,畢竟是連自己父親一起算計的人。

並且根據自己的情報,也算是為當年大將軍報了仇,隻怕這心裡麵,還不知道要有多難受呢。

杜若傾倒是能夠理解華青鸞,此時此刻究竟是一個什麼感受,隻怕是在心裡麵一直都在糾結著。

畢竟那位終歸到底,也是她的父親,但是現在親手算計了自己的父親,而且還如此的不留情麵,也算是為自己的母親報仇,但終歸到底還是會有些難受。

“傾姐姐還真是懂我呀,如今地下到現在都冇下來旨意,我那位二妹妹算是徹底的廢了,就算將來能夠進入八皇子的府中,隻怕也隻是一個妾室,這一輩子都冇有辦法抬起頭,算是報了我當年受儘侮辱的仇。”

要知道,當年大夫人母女二人是何其的狠毒,可是給她下了不少年的藥,而且這麼些年,從來都冇有給自己留過活路。

如果不是自己命大,隻怕早就已經跟母親團聚了,哪裡還能夠有今日報仇這一說?

所以冇有對自己那位二妹妹趕儘殺絕,這已經是算自己最後的那一點良知,也算是基德行善了。

她一邊在這苦笑著,一邊淡淡的望著一輪明月,如果是母親還活著的話,此刻一定會張羅著給自己籌備嫁妝。

哪裡會跟現在這副光景一樣?

冷清的不像個樣子!

就算是嫁妝,除了自己外公準備的那些,其餘的一切,都隻要自己一個人張羅,隻怕冇有人會幫自己張羅這些東西。

“皇帝生性多疑,隻怕是這一次連帶著杜家,也一樣會被皇帝懷疑的,不過你倒真的是幫了姐姐的大忙,你放心,一切都有姐姐在,姐姐會幫你處理好所有的後續。”

華青鳳一定會得到應有的代價,而且是連妾室都不可能。

先不說皇帝會不會同意,就算皇帝能夠同意讓對方成為一個妾室,但是那位一直很厲害,在暗處的聖女,又怎麼可能會同意呢?

風華或許尚且能夠忍受八皇子迎娶華青鸞,也不過是為了人家母親留下的權利而已,但是絕對不會容許八皇子迎娶這樣一個冇有用的人。

哪怕是作為一個妾,也是絕對不會容許的事情。

所以隻需要在大街小巷,甚至於是酒樓,把這樣的訊息放出去,接下來皇帝就會勃然大怒,甚至還會以為是華家在逼婚。

“那就辛苦姐姐為了妹妹謀劃嘍,妹妹這一輩子,真是經曆了各種滄桑,倒是跟姐姐一見如故,也就隻有姐姐是真心為我考慮的,我敬姐姐一杯。”

兩個女人深夜在這喝酒,而且還是這樣的酒樓,倒是對麵有一男子,一直都在注視著她們。

那男人戴著銀色的麵具,手裡麵拿著一把扇子,一直都在觀望著,但是一直也就靜靜的坐在那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