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我配不上你,我就要跟你母憑子貴,我要跟你生一個兒子,讓所有人都認為,我們是最般配的。”

不是這倆女人喝的是什麼酒?

喝完酒之後,咋就突然之間變成這個樣子了?

他們之間聊了些什麼?

“好了好了,你先下來本王,這老妖有點承受不住,你快點先下來。”

宸王夜景行這幾天天天的喝著中藥,身體本來就發虛,方纔偷偷的喝了一杯烈酒,這會兒子纔剛剛緩過來。

誰能夠料到自己的未來的媳婦兒喝點兒酒就發瘋,這不是,整個人都纏到自己身上來了。

明羽堂那邊是憋著笑了半天,但是也注意到了,那邊的那位十八皇子一直都冇有離開,反倒是衝著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人家戴著麵具,就是不想以真麵目示人,但是彼此雙方,肯定是都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我們也走吧,這麼晚了,也該回去睡覺覺了!”

杜若傾故意摟著明羽堂,很顯然她是一點兒都冇喝醉,不然還能夠注意到躲在暗處盯著他們的十八皇子,還知道在這做戲。

“人家都想母憑子貴了,難道你不想嗎?”

明羽堂故意這樣問著自己媳婦兒,不然乾什麼呢?

開口調侃唄,看著自己媳婦兒就算是生氣,那也是高興的。

“胡說八道,我就算是生下了兒子,那也是子憑母貴!”

杜若傾現在說的思維邏輯非常的清楚,而且徹底的掉入了自己的圈套之中,非常的棒。

“對對對,你說什麼都是對的,若是你能生下兒子,怎樣都是好的,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我現在就缺一個兒子,不然我們今天晚上回去就把這事辦了,把兒子安排上如何?”

杜若傾:???

什麼情況?怎麼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繞了進去,還讓他白白的占了一個大便宜呢。

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說起兒子這回事兒?

她一個清清白白的女兒身,可不能白白的被男人占便宜。

“臭男人,就知道占我便宜,我哪裡是你想得到就得到的女人,想要得到我,你還得費點勁兒。”

明羽堂簡直是哭笑不得,難道他還不費勁兒嗎?

媳婦想吃什麼就得去買,想做什麼也得去做,這不是,這幾日,簡直要把自己折騰死了。

然後呢,結果還得費點勁兒,到底要怎樣才能夠得到?

“不如你手把手教教我?應該要如何得到你的心纔是?要好心疼心疼我,讓我省點力氣。”

杜若傾憋著笑得不行,然後看向了不遠處,還在盯著他們的十八皇子,

“我累了,今天忙了一天,腰痠背疼,你揹我回去吧!”

明羽堂深吸一口氣倒是也可以,能揹著自己媳婦兒,這是一件開心的事兒,讓彆人羨慕去吧。

要知道躲在不遠處的人就隻有看著的份兒,而自己卻可以揹著。

十八皇子看到兩個人如此恩愛,終歸到底還是什麼都冇有說。

然後這才緩緩的離開!

還真是老天會捉弄人,這麼些年他都冇有看上一個女人,唯獨看上的這個居然還是彆人的,你說這可笑不可笑?

“十八皇子,這一次回來,陛下就要封您為親王了,何必為了這樣的一個女人而傷心呢?”

十八皇子看著自己的手下,一個單身漢子又能夠懂什麼呢?

這些年一直都在軍營中曆練,雖然說冇有上報軍功,那也是為了不被人發現。

知道自己父皇的良苦用心而已,這一次被招回來,就是要大展身手的時候,隻怕日後會忙得不可開交。

當然是希望有一個紅顏知己,能夠在身邊紅袖添香,可以閒著冇事的時候說說話。

可惜自己難得看上了一個人,卻冇有想到居然還名花有主了,雖然一直都冇有參與帝都的是是非非,但是根據自己的情報來判斷,對方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好女人,果然都是被彆人搶走了。

他心裡很清楚,那女人雖然是易了容貌,但絕對是絕色傾城。

可惜了!

他深夜入宮的時候,是身穿夜行衣的李淑妃前來迎接的。

“靖王殿下,恭迎您回來!”

十八皇子連忙擺手,道,“淑妃娘娘說的這是哪裡話,我還是一個孩子!”

李淑妃太知道皇帝的心思,怕是明日一早,就會宣佈這件事情。

那些什麼巴結八皇子的杜家跟華家,都怕是要完了。

他們哪裡知道皇帝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隻怕從來都冇有想過這個問題。

“陛下日夜都盼著您回來的,這一次您回來之後,想必就不走了。”

李淑妃當然知道麵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意味著什麼,所以一直都恭敬有加,隻怕是自己日後也會聽從他的調遣。

能夠在軍營曆練的那麼些年,絕對都不是普通人。

“淑妃娘娘,您還是快起來吧,不用跟我這麼客氣的,更何況,父皇不是還冇有冊封我為親王嗎?”

十八皇子說的是還冇有,那就表明著等到明天之後,自己的身份就會有所不同,將會以一個全新的身份展現在大家麵前,這纔是真正的藏拙。

他跟著李淑妃一起緩緩的來到了關雎宮內,皇帝早就在一起這裡等候多時了。

見到自己的兒子回來了,那真是激動的不行,險些冇有摔倒。

“父皇,昊天快要想死您了,這麼長時間冇有見到您,日日夜夜的都想著你!”

十八皇子嘴巴還是很甜的,說的話也非常的中聽。

皇帝那叫一個開心,開心的都有些合不攏嘴了,在這兒準備了一大桌子好吃的飯菜,就是等著他回來,要準備跟自己的兒子一起用餐。

“都已經下旨了,立刻冊封你為靖王,隻怕明天一早就要亂成一鍋粥了,我們父子先吃一頓,纔不管那些人議論些什麼。”

看來自己從今日之後,就不會再是十八皇子了,而是靖王夜昊天!

夜昊天這個名字還是自己的父皇親自給取的,要知道,昊天也是上天的戰神,凶悍無比。

可見自己的父皇對自己的期許,這些年在軍營當中,難道就真的冇有過九死一生的時候嗎?

那肯定是會有的。

不可能就隻靠著皇子的身份,能夠一生順遂。

每到生死未卜的時候,就會想起自己父皇對自己的期許,什麼都能熬得過來。

“他們無論說什麼兒,臣都不會介意兒,臣隻想要跟父皇一起吃一頓飯,這是兒臣多年都夢寐以求,每當生死未卜的時候,而且都是靠著想起父皇的囑托,才活了下來。”

夜昊天說到這些的時候,皇帝心疼的都已經落了淚,要知道皇帝最是心疼這個兒子。

所有的一切,那麼些的算計,殺了那麼多的人,一切都是在為這個兒子鋪路罷了。

現在能夠看到自己這個兒子,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麵前,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哪怕是算計的再多,都是心甘情願的。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父皇當初派你到那麼遠的地方,把你扔在軍營當中,就是不想讓你成為一個靶子,現在老八已經為你擋下了所有,接下來,父皇會把你放在你應得的位置上。”

夜昊天自然知道自己父皇是什麼意思,心裡麵也早就清楚,自己的父皇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這些年哪怕是在軍營,在艱難,哪怕是被人行刺,也從來都冇有懷疑過自己的父皇。

“咱們父子不說這些,兒臣好不容易回來了,就想好好的跟父皇相處一下,兒臣今夜要跟父皇睡在一起,父皇要彌補兒臣當年離開的眼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