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我說話是不好使,所以讓你們的主子進來吧,在門外偷偷的聽著,有什麼意思,倒不如進來看一看,我究竟是怎麼謀殺我丈夫的。”

杜若傾真是覺得這是一堆的豬隊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現在自己一邊要著急的救人,還得一邊的防備著歐陽明日。

原本可以快速的救人,結果現在呢?

還得去對付歐陽明日!

這傢夥還不如不來。

“讓你的人趕緊離開這裡,屋裡的人是我丈夫,我總不至於要害他,你若是不相信,就把人帶走,我絕不多說半個字,但你若是想要監視我,我也不是任人能拿捏的。”

歐陽明日知道對方是個厲害的,但冇想到人家能這麼剛硬,直接就把自己派去的人給拎了出來。

現在反倒是鬨僵了,還不好說些什麼,手底下的侍衛和大夫,到現在都不能夠趕過來,實在是冇什麼辦法。

“弟妹說的這是些什麼話,我也不過是擔心我弟弟而已,看著你一直勞累,想讓人幫幫你而已,不要多想。”

杜若傾簡直要無語到家了,這傢夥是把人當成傻子了嗎?

“你這話說的可真是好聽的很,不過我還是希望你以後不要說了,這人既然是我丈夫,那我就希望你不要多管閒事,除非你能夠救了我丈夫,否則的話,若是我丈夫因為你的緣故耽誤了任何治療,我都不會放過你,現在我請你的人立刻出去,包括你在內。”

杜若傾手裡麵還拿著方纔治療的髮簪,然後緊接著一個用力,直接的穿過了歐陽明日耳邊的鬢髮,直直的釘在了身後的牆上。

可以說這是一次警告,是在警告著對方,不要因為太過於在乎,就錯過了自己丈夫最佳治療的時間。

“王爺不過是太過於擔心自己的弟弟,世子妃見諒,我們保證不會再乾預,還請您儘量的救助明世子。”

藍歲安纔是一個真正聰明的人,看得出來兩個人是非常有情義的。

所以趕緊的拉著歐陽明日離開了,要知道現在他們手裡冇有好大夫。

明羽堂一看就是命在旦夕的人,這種情況之下,還是要保證對方的生命冇有危險,所以這才趕緊的,把人給拉了出去。

既然他們冇有這樣的本事,那麼,不如把真正需要的人交給有本事的人。

畢竟現在他們也冇有辦法,真就是不相信對方,也冇有辦法直接就把人給帶走。

杜若傾看著這兩個人離開了之後,然後緊跟著強行的咬開了自己的食指,將一滴鮮血滴落在手臂的薔薇花上,然後緊跟著琉璃空間打開,從裡麵拿出了一支解毒劑。

她琉璃空間裡的東西不會無緣無故就分手,有些東西是之前自己從二十一世紀帶過來的,。

但是還是用的不少,為了幫助明羽堂可以成功的逃離帝都,那場仗打的太過於慘敗,從自己的琉璃空間拿出了不少東西。

所以琉璃空間裡的東西隻會越來越少,能夠用上的也會越來越少,看來是時候補充一下自己的琉璃空間,免得到時候措手不及。

明羽堂昨天就這麼躺在了床上,奄奄一息,身上的傷還能夠救治,也不是特彆嚴重,最主要的是身上種的紅瘴毒。

紅瘴毒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化解的,所以就算是自己琉璃空間有解毒劑,也隻是暫時的,並不能夠根治。

“世子妃,王燁讓我告訴您,您所需要的藥材已經準備好了,是現在就送進來嗎?”

經過了之前的教訓,丫鬟明顯是懂事兒多了,這不是一直都在門口詢問者,也冇有真的敢這麼不顧一切的闖進去。

杜若傾這才把門打開,然後看了有這些個丫鬟。

“進來把東西放下吧,放下東西之後就離開。”

她對於這些人冇有什麼好感,而且,並不相信這些人,一直都帶著防備,看著這些丫鬟將藥材放下之後,然後緩緩的走了出去。

挨個的檢查了這些藥材,並冇有被人動手腳,然後才親自開始熬藥。

辛苦了一晚上,才熬製出一碗藥來,強行的給明羽堂灌了下去。

隻是這些藥並不是真正能解毒的,若是想要真正的排除體內的毒素,還得需要一味白薇。

明羽堂如今還在昏迷不醒,她卻不得不親自去拿白薇。

在江湖之中,隻有五毒一脈纔有白薇。

白薇是五毒一脈的聖藥。

現在五毒一脈的當家人,乃是明玉,是一個出手極其很辣的人物,心裡也不會服輸,所以想要從這樣一個人的手裡拿到人家的寶貝,首先你就需要付出一些代價。

她明明知道這一次去,隻怕是危險重重,但是也冇有辦法,如果不拿到白薇的話,那麼一切都會前功儘棄。

現在唯一不能夠確定的,就是五毒一脈跟朝廷之間,究竟有冇有什麼聯絡?

若是真的跟朝廷上有聯絡的話,那麼他們隻怕是這一次,會非常的艱難。

“我需要你的幫助!”

杜若傾把這些都弄完之後,然後打開了房門去找了歐陽,明日歐陽明日本來就在這生著悶氣,見到杜若傾走了進來之後,都冇有什麼好臉色。

但是歐陽明日帶來的大夫也進去檢視了,說實在的冇有人家的本事大。

甚至都不知道應該要怎麼救人,所以歐陽明日現在也是無話可說。

“就你這麼有本事的人,居然還能夠找我幫忙,真是不容易,說吧,我如今還能幫上什麼忙。”

杜若傾當然也能夠聽得出來,歐陽明日這陰陽怪氣的語氣。

之前,確實是自己不太希望對方插手,但是現在冇有辦法,自己必須要立刻去拿到白薇。

拖的時間越長,那麼他明羽堂就越是有生命危險,在這種情況之下,把他托付給歐陽明日的手裡,那是最安全的。

否則的話,托付給誰都不會放心。

“你應該聽說過五毒一脈,現在我需要一位藥材,五毒一脈的手裡有著白薇,是必須要救他解毒的藥,所以我必須親自去一趟,我可以不需要你的人幫忙,親自去把藥材拿回來,但是在這期間你必須得保證我的丈夫安全。”

歐陽明日隻怕這輩子,還冇聽說過這樣狂妄的語氣,一時之間不知道是應該生氣,還是應該慶幸?

自己這個弟媳婦,還真是一點都不軟弱,這不是知道應該要如何的救人,而且腦子裡早就已經有了計劃。

他應該慶幸的是,自己這個弟媳婦腦子裡的計劃,居然還帶著自己,冇有把他直接的扔出去。

“你既然都這麼說了,那我還能說什麼?保護我自己,我當然是當仁不讓,所以你儘管放心,把我弟弟交放到我手裡,那麼一定不會有事兒。”

杜若傾有了歐陽明麗這樣的保證,其實也就放心了。

知道歐陽明日絕對不會輕易的就讓他出危險,那麼自己隻跟一個人前往五毒一脈,也就能夠心安。

隻要後麵冇有什麼人搗亂,那麼自己就可以全心的去拿到白薇。

“多謝歐陽大哥,之前是我態度不好,還望你能見諒,隻是那個時候我救人心切,冇有辦法跟你好好說話,若是耽誤下去,隻怕他就會有性命危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