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家這也道歉了,也說了軟話,你要是再跟人家計較,就好像你一個大男人有多麼的小心眼。

歐陽明日真是不明白,這女人怎麼就長了這麼些的心眼兒?

好話壞話全都說儘了。

她成了無辜的人。

“羽堂就是我弟弟,你把他放到我手裡,儘管放心,需要什麼也可以跟我開口,隻要我能夠幫得上忙的,我一定會儘力的幫忙。”

歐陽明日也算是放棄了之前的兼職,畢竟人家是要去拿救命的藥,而他確實也幫不上忙。

要知道,自己這個弟媳婦一看就是有著自己的計劃,若是他貿然的幫忙,很有可能會打亂所有的計劃。

杜若傾這才急匆匆的離開,其實最擔心的,並不是五毒一脈的人,不肯將白薇交出來,而是擔心著那位靖王夜昊天。

他會不會暗中使手段?

要知道,他一定是知道自己現在需要什麼,若是他悄悄的使用手段的話,那麼自己去拿白薇的路上,一定也會非常的艱難。

杜若傾但凡還有彆的選擇也一定不會這樣的冒險,隻是現在冇有辦法了,於是撕開了自己本來的麵容。

而且帶上了麵紗,一身白衣,顯得格外的神秘,手裡拿著一把寶劍,就這麼孤身一個人來到了五毒一脈。

“王爺,果然如您所料,那位世子妃,孤身一人的上山了!”

赤練並冇有死還好,生生的活著呢,是因為她的心臟,長在了左邊,而不是右邊。

靖王夜昊天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赤練,然後笑眯眯的警告著,

“這一次你可要小心了,當心再次落在人家的手裡,你若是這一次再落到人家的手裡,人家可未必會再次手下留情。”

這一次的失敗,對於赤練來說可以說是恥辱,回去之後,又受了好大的一頓責罰。

她這種從小就被當成殺手培養的人,從來都不可能失敗了之後,還能好生生的,肯定是要受到一些懲罰,才能換取再一次出任務的機會。

所以赤練將這一次失敗的懲罰,全部都算在了杜若傾身上。

她是一定要報仇的,無論到什麼時候,都要抱著受儘懲罰的仇恨。

“屬下這一次,絕對不會讓王爺您失望的,您放心,我一定會讓對方付出代價,有來無回。”

靖王夜昊天擺了擺手失戀,這才緩緩的下去準備,然後緊接著,一個白鬍子老頭,來到了他的身後。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那位神秘莫測的國師大人。

“姑父,若是您下一次,再這麼不聲不響的出現在我身後,可是要嚇死我。”

靖王夜昊天天生就長了一張乖巧的臉,不管是在皇帝麵前,還是在這位國師麵前,都是一副非常乖巧的樣子,而且,從來都不會露出自己凶狠的那一麵。

“這女人不一般,你可當心一點兒,彆讓人家把你給算計了。”

國師是什麼人?

當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這個外甥究竟在想些什麼,隻不過冇有揭穿而已。

而且一個男人,情竇初開的時候,第一眼認定的女人是無論如何都要得到的,哪怕是不惜任何代價,也都會想要得到這個女人。

杜若傾在他的眼裡也算是一個奇女子,算是一個有本事的女人,所以也算是配得上自己這個外甥。

“姑父,您說的哪裡話,我不過就是欣賞而已,前提也得是她能夠打得過赤練,過得了我設下的機關,否則又憑什麼入得了我的眼,又憑什麼能站在我身邊呢?”

靖王夜昊天要求的又高,眼高於頂,就算是他看上的女人,那也得是天下無雙。

隻有對方過了他的要求,所有的目標全部都達到了之後,他纔會考慮。

若是誰被他看上了,可以說是幸運的,也可以說是悲哀的,不然的話就隻能被他擺弄成棋子,玩弄於鼓掌之間。

杜若傾上了五毒一脈的山上,於是這纔看清楚來的人是誰,是一個黑衣男人,但是走路的步伐,卻輕盈的很。

“閣下是什麼人?居然敢敢上傳我們五毒一脈?”

杜若傾在這男人的身邊,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梔子香。

這股香味兒非常的熟悉,是為了掩蓋身上常年的屍體臭味兒,鼻子好使,自然也是有用的。

“看來五毒一脈也淪陷了,不過你冇有資格詢問,讓你背後的人出來吧,赤練!”

杜若傾既然今日是來拿白薇的,那也冇必要跟對方繞彎子。

明明知道對方是誰,冇必要在這裝下去,而且時間緊急必須要儘快的拿到白薇,總要把背後的人引出來。

五毒一脈這麼快,居然就淪落到對方的手裡,還真是出門不利。

赤練冇想到,自己的身份,這麼快就被人給揭穿了,他們還真是註定了是敵人。

若是這一次任務還失敗了,隻怕回去之後,就再也冇有出來的機會了。

“既然你知道我是誰了,那就應該知道,我不會讓你輕而易舉的過去,你既然敢孤身一個人來,應該就做好了被俘的準備。”

赤練被人看穿了身份之後,也不在這裝模作樣了,直接撕下了自己的麪皮。

兩個女人站在對立麵,下麵就是萬丈懸崖。

杜若傾並不能夠確認,五毒一脈的人,究竟是真的投降了這些人,還是說是因為被逼無奈。

這兩者的區彆可以說是太大了,若是五毒一脈並不是故意的,而是被逼無奈就這樣成為了這些人的手下,那麼自己這一次還是有可能的。

她現在必須要弄清楚這些,那麼當務之急就是迅速的打敗麵前的赤練,然後進去檢視一下情況。

赤練的武功,她是很清楚的,擅長用鞭子,但是對方絕對不清楚自己的路子。

她手裡麵拿著一把劍,赤練一定會認為自己會用劍來對付她。

“看來我們註定是要有一戰的,既然這樣,那你就出手吧。”

杜若傾彷彿是準備拔出手裡的劍,但是就在對方使用鞭子的時候,她突然之間扔下了手裡的劍,選擇了近身戰鬥。

赤練簡直是措手不及,隨後從嘴裡吐出了一股子黑煙。

赤練確實擅長用毒,杜若傾也不是吃素的,就能夠任由對方這麼拿捏在手掌心。

反倒是一個反手趁著對方吐出黑煙的時候,將一顆細小的藥丸,直接就扔在了對方的嘴裡。

“你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你還不聽勸,趕緊的去尋找解藥的話,那麼我這一顆藥,就會慢慢的緩緩侵入你的全身,到時候就無藥可解了,你是選擇現在立刻去死,還是要跟我拚命?”

杜若傾知道赤練的選擇,這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斷然不會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去死。

於是乎,這才放下了一切,急匆匆的從身後的懸崖跳了下去,很顯然這個懸崖下麵另有機關。

當然這也並不驚訝對方是聰明人,一定會給自己留有後手,但是最重要的事情,還冇有調查清楚。

杜若傾急急忙忙的進入了正殿,果然正殿內燒殺擄掠,到處都是鮮血,甚至還有屍體,一看就是剛剛強行的霸占了這裡。

靖王夜昊天還真是將他們夫妻二人當成了死敵,知道他們現在需要白薇,居然能夠派兵,將整個五毒一脈都給拿下了,可見對他們夫妻二人的重視。

“我們又見麵了,冇想到再次見麵居然會是這樣的情景,我還欠你一杯酒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