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你的廢話這麼多,若是你的廢話能夠救得了你,那還真是奇蹟,可惜我不吃這一套。”

杜若傾早就已經計劃好了所有的一切,要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之下,想要就這麼堂堂正正的把人給帶走,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但是,這也不能夠證明自己就冇有辦法。

靖王夜昊天對自己有意思,那麼最大的陷阱就是自己而已。

隻要是能夠有這個可能性,那麼所有的一切,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你如果不想死的話,就讓這些人讓開,你應該知道,我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杜若傾一邊說一邊的動手,用事實證明自己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人,如果這些人還敢胡亂來的話,那麼自己也不會客氣。

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女人是個厲害的,殺起人來不要命,絕對不容小看。

“現在,讓你的人退後,立刻離開這裡,隱藏的弓箭手,我就不說了,但最起碼,在我麵前的這幾個蝦兵蟹將,是要退出去的。”

靖王夜昊天也不是真的就能夠這麼死在對方的手裡,雖然說他是一個常年在戰場上的將軍,雖然說不怕死,但也不至於真的,就這麼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於是乎,這才吩咐自己手底下的人退出去。

等到這些人全部都離開了之後,杜若傾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這才符合自己的計劃。

這裡隻有冇有人,才能夠實行,若是有人的話,那麼這麼些雙眼睛盯著,反倒是不好執行。

“現在所有的人都離開了,本王跟你說的是真的,若是你後悔的話,隨時可以來投靠本王,本王是不會讓你吃虧的。”

靖王夜昊天這輩子就冇有遇到過這樣的女人,所以一直都還抱有幻想。

可以說,能夠原諒她所做的所有的事情,隻要她能夠迴心轉意的話,那麼自己也是能夠理解的。

杜若傾這一次過來就是為了拿到解藥,拿到白薇,又怎麼可能會空手而歸呢?

現在就隻剩下了他一個人,對付這麼些人,和對付一個人來說,當然還是對付一個人比較容易一些。

她看了一眼還在遠處等著的侍衛,然後笑眯眯的對著靖王夜昊天說道,

“我這個人一向都是說的算的,你若是想要追求我,總得拿出一點誠意吧,就算是要散夥,那我也得跟我現在的丈夫講清楚。”

靖王夜昊天很顯然是那麼說了,實在是冇弄懂,這到底是個什麼操作?

這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訴他,我現在還得救人,你還得把解藥給我,給我解藥完之後,然後我再考慮考慮,要不要跟你在一起。

隻不過,一般的人,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很少有人能夠說的這麼直白,她居然這麼明明白白的就說了出來。

“看來你果然是誆我的,之前跟我說的那些話都是騙人的,我就知道你這男人是不靠譜的。”

杜若傾看上去好像還挺失望的樣子,都說撒嬌的女人最好命,會哭的女人有糖吃,這話是一點都不假的。

一個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女人,但隻要你掉眼淚的話,那麼這個男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些動容。

這是肯定的事情!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他既然算是在戰場上的大將軍,當然也算是一個英雄。

英雄難過美人關,現在麵前的,就是美人兒。

“雖然你說的話,本王一個字都不會相信,但本王還是願意拿出本王的真誠。”

靖王夜昊天不愧是曾經上過戰場的人,也不愧是一個要處心積慮謀得皇位的人。

不得不說人家這個膽量和氣魄還是有的,就這麼當著杜若傾的麵,直接的把杜若傾一直想要的白薇拿了出來。

“你想要的東西本王可以給你,甚至本來還有這個魄力,要跟你一起去見明羽堂,本王,這一生當中閱人無數,相信你是一個言而有信的女人,本王可以跟你賭這一回。”

什麼?

杜若傾是真的冇懂這個男人,這男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是怎麼想到要跟著自己一起離開的,是把她當成傻子了?

這種時候誰都知道,如今自己說的話未必就是真的,所以明羽堂費儘心思的下了毒之後,居然還想著給自己解藥,還跟著自己一起離開,這不是胡說八道嗎?

“你看本王的真心就在這裡,你卻不相信,做人不能太過於自私,我對你是真心實意的,纔會把所有的一切都擺放到你的麵前,我希望你也能夠真心實意的對我。”

靖王夜昊天這話說的,真是一點都冇含糊,就好像是他上當受騙了一樣,被人騙了感情。

彷彿還有些傷心,手裡麵拿著白薇,一臉的在這兒求愛。

杜若傾當然也冇有被男人的眼淚所動容,反倒是一把將白薇拿在了手裡確認了之後,這確確實實就是自己所需要的白薇。

隨後是一點都冇有,放鬆警惕,一邊手裡拿著髮簪,一邊笑的邪魅,

“靖王,你既然這麼喜歡我,那不如我們來點實際的如何?跟著我一起離開,我滿足你這個願望。”

威脅著對方一直到了那邊的懸崖邊上,然後緊跟著繼續的道,

“靖王,我聽那就有可能是萬丈懸崖說你常年征戰沙場,聽說你的魄力非常的厲害,不知道你是不是有這個本事,能夠跟著我一起跳下去呢,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相信你是個有本事的人。”,

杜若傾說白了就是不相信他,不相信他會跟著自己離開,並且一點後手都不留,所以纔會要選擇這樣的一條路,選擇從這裡跳下去。

兩個人都是聰明人,人精一樣的,彼此雙方都明白是怎麼回事兒。

這一看就是人家不相信他,所以纔會想要從這兒跳下去,隻不過這個方法太過於冒險了一些,一個稍有不慎,那就可能是萬丈懸崖,冇有辦法回頭。

這不是一個好辦法,自己不能拿性命開玩笑。

“本王知道可能讓你接受本王,你會有一些不相信本王,但是我們冇有必要用這樣極端的辦法,你還是要……啊……”

杜若傾可冇給他磨嘰的機會,都說反派死於話多,自己也冇有必要在這聽著對方磨嘰這些。

於是乎,一點兒都冇客氣,直接的就跳了下去,還順帶著帶著一個人質一起跳了下去。

靖王夜昊天這輩子,戰場上不知道經曆了多少風險,而且每一次都是凶險萬分。

但是每一次都是跟一些五大三粗的大男人,還從來冇有說跟一個女人遇到過危險。

於是情急之下,一把就把人摟在了懷裡。

他的武功很高,輕功也還算是不錯,但到底是兩個成年人的重量,二人繼續下降,情急之下就隻能拽住了一個藤蔓。

杜若傾原本是想要甩開對方,然後自己逃離。

誰曾想,下麵到底是算計不到,而且確實很危險,在情急之下還是刮傷了腿。

她能夠平安落地,那也是歸功於人家,不然的話,這一次隻怕小命真的要玩完了。

“你說說你這是圖什麼呢?本王都說了會放過你,你怎麼就是不聽,非要我這樣的冒險又有什麼用?你現在這雙腿不痛嗎?本王看著都心疼。”

杜若傾被靖王夜昊天,安頓在了懸崖底下的一塊大石頭上。

雙腿痛是真的,但一切都是歸功於他,如果他冇有這麼些的算計,自己也不至於說要冒險過來,拿到白薇。

好在白薇還冇有丟,被自己揣在了懷裡,現在就是要想儘一切辦法能夠回去,隻是如何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呢?

更何況這個人武功高強,從懸崖上跳下,來好像是一點事兒都冇有的樣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