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昊天,你這是要強扭瓜了?”

杜若傾去都不行,但是這雙腿又冇有辦法掙紮,現在還被人抱在懷裡。

就算是甩開了對方的手,又能如何冇有辦法求救。

隻能等自己的雙腿好了之後,再逃出去,但是在養病的期中,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這就是冇有辦法控製的。

“既然你無論如何都不肯真心相對,那本王哪裡有那麼些的時間追求你呢,你總得給本王一個機會,對不對?所以本王讓你待在本王的身邊,讓你足夠看清本王的真心。”

靖王夜昊天覺得,自己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既然對方不肯給自己一個機會,那麼不如就努努力,強行的把人留在身邊。

日久天長,這天底下,難道還有他征服不了的女人嗎?

從來都有女人,對他投懷送抱,而他對那些女人不屑一顧,卻還冇有被女人拒絕的時候。

他這是無論如何也要把人帶回去,畢竟也冇有那麼些的時間,八皇子那邊還,不知道想進什麼樣的辦法來對付他。

現在想必對方也是反應過來了,會不惜一切代價的,聯合著那些個牆頭草,一定會暗中的給他拾絆子。

所以他確實冇有那麼閒的時間在這等著,也確實冇有那麼些的時間,在這兒耽誤下去,如今,就隻能把人強行的帶回去。

“你可真是好樣的,把我帶回去可是要付出代價的,這美人如玉,卻渣的很,你可當心一個不小心玩脫了,把命留在我手裡。”

杜若傾絲毫冇有掩飾著自己眼底的那一絲厭惡,是真的非常非常的討厭,但是卻又說不出來。

人家不肯放過你,你還能怎麼辦?

就隻能強行的跟著人家回去!

她倒是要看看,這傢夥把自己帶回去之後,又能如何的交代?

最起碼就皇帝那邊,他就冇有辦法交代。

皇帝不是不知道自己和明羽堂之間的關係,皇帝隻怕是要頭疼了。

明羽堂這邊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緩緩的醒過來了之後,結果就被人餵了藥,而且裡麵還加了一些安神的東西。

這大夫是歐陽明日找來的,就是不希望他能夠為這些事情操心,還是儘快的調養好身體,他們會連夜出發。

“阿傾呢?她不是應該一直跟我們在一起嗎?車都已經走了一半,為什麼還冇有見到她的身影?”

明羽堂再怎麼使喚被人餵了安神藥,睡到了大半夜醒過來,自己就已經在馬車上了。

雖然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隱隱約約的察覺了,有些不對勁兒。

這似乎發生了些什麼事情,為什麼不見自己媳婦兒?

“世子爺,有些事情您就不要問了,歐陽王爺是有著分寸的,回去之後,他自然會跟您解釋一切。”

說話的叫紅顏,是歐陽明日叫來的大夫,這一夜的時間,也都是紅顏在照顧著明羽堂的身體。

明羽堂這也算是聽出了一個大概,大概也明白過來,這些人一個一個的都在瞞著,看來是有事情發生了。

“把車停下來,立刻讓歐陽大哥過來。”

明羽堂身體非常的虛弱,但是堅決不肯一直往回走,無論如何也要把這件事情弄清楚。

於是乎,這才吩咐著!

誰知道那大夫說什麼都不肯,而且還想要用銀針安撫他的情緒。

隻可惜的是紅顏雖然是大夫,但是出手並不迅速,還冇等出手呢,結果就被明羽堂捏住了手腕,一掌就給打了出去。

“誰給你的膽子,居然膽敢私下給我用針,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明羽堂本來就在憤怒的邊緣,睜開眼睛之後就冇有看到自己媳婦兒,就知道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

現在是問誰,誰也不肯說明白,這件事情怕是過不去了!

無論如何,這件事情也必須要問清楚,誰知道這傢夥居然還想要用銀針把自己給紮暈過去,簡直罪該萬死。

歐陽明日聽到了,這邊有動靜,這才趕緊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結果就看到了倒在地上虛弱的紅顏。

這大夫是他找來的,當初也顧不得許多,雖然說是一個女人而且長得風情萬種,但是醫術確實不錯。

於是乎,這才把這女人給帶上,也是為了照顧自己弟弟,誰知道現在居然發生了這樣的事。

“你這是連著我一起生氣了,下令要立刻回去的,是我下的令,你若是生氣的話,先把我罵一頓。”

歐陽明日推著輪椅,看上去身體也是非常的虛弱。

這段時間,歐陽明日可以說是費心費力,已經儘了最大的力量,來挽回這場失敗的戰局。

“歐陽大哥,我並不是在責怪誰,我隻是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已,您不能就這樣不讓我參與進來,我總要知道我的妻子去了哪裡,我總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明羽堂實在是很難理解,自己一覺醒過來之後,就彷彿是天塌地陷了一樣。

所有的人和事都變了,每一個人都不肯告訴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不會有人告訴自己,自己媳婦兒究竟去了哪裡?

這些人一個一個的,全部都閉口不言。

“這裡不是談事情的地方,你先跟我回去,等到回去之後,我一定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你,行嗎?現在當務之急,是我們要儘快的離開這裡。”

靖王夜昊天視力不如小看,而且他一定會在自己平安之後,拚了命的追殺他們。

所以他們現在不過是在時間賽跑,儘快的回到屬於自己的地盤,還有可能會安全。

否則落到了人家的手裡,人家可不會心慈手軟。

“阿傾是跟著我一起來的,我們既然一起來到了這裡,那我們就得一起離開,若是歐陽大哥不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我是絕對不會自己離開這裡的,無論如何我也要找到她。”

歐陽明日去的已經不行了,自己這個弟弟哪裡都好,就是有些癡情的很。

太過於重情義,最後傷害的就隻能是你自己。

這件事情是冇有任何好處的,這不是看著自己弟弟,還在這為了那個女人著急,氣就不打一處來。

“杜若傾已經跟著彆的男人跑了,為什麼不告訴我,就是害怕你太過於傷心,承受不了,如今你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就趕緊的跟我們回去,這裡不是是非之地,當心人家追上來,我們萬劫不複,我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才找到你,必須要把你平安的帶回去。”

明羽堂怎麼可能會相信,杜若傾居然會跟著彆的男人走了?

他們是一起經曆過生死的人,就在那生死一瞬間的時候,那是不能騙人的?

所以,是絕對不會相信歐陽明日說的話,但同時也知道,歐陽明日是不會欺騙自己的。

“你是不是傻?難不成我還會騙你嗎?我不會歧視她,雖然我不喜歡她,但並不代表我就會汙衊於她,在場的人都看見了。”

歐陽明日著急萬分,現在時間就等於是生命,他們必須要儘快的離開這裡。

就算有什麼想不通的,那也得回去之後再做打算,總不能在這裡,一直的思考著這些事情。

“就想要這麼的回去,是不是有些太晚了,怎麼說我們曾經也是一起長大的兄弟,就這樣想要離開,都不說來問候問候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