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子爺,在南邊有一金蟬蠱,服用之後,可迅速恢複體力,隻是,三年之後,會遭到很嚴重的反噬!”

紅顏看得出來,明羽堂是真的很著急,一個男人但凡自己的女人被人搶走了,若是還能夠無動於衷,不是這個女人一點感覺都冇有,那就是故意的。

但是現在看著看著著急的樣子,拚了命的努力,想要恢複所有的狀態,一看就是著急萬分。

所以纔會說出這樣的話,在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性格之後,當然是要儘量的討好對方,才能夠賺取更多的銀子。

“這個建議還是不錯的,暫時不要告訴歐陽大哥,你悄悄下去準備。”

紅顏知道自己組隊了,但還是覺得萬分的驚心動魄,這要是一個不小心,人家冇有那個意思,隻怕是要被當成彆有用心之人,小命都不知道還能不能留著。

“世子爺,這金蟬蠱,雖然說可以暫時的修複著您體內受傷的身體,但是確實是有些副作用的,而且副作用非常的嚴重,您可要考慮清楚了,若是真的出現任何事情,小女子也擔當不起。”

紅顏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說清楚。

歐陽明日對於他究竟有多麼的在乎,紅顏都是看在眼裡的。

所以這些話還是要提前的說清楚,避免到時候發生意外,所有的人都會埋怨自己。

“你放心好了,出了任何事情都不需要你負責任,你又有什麼好害怕的?”

紅顏能夠得到他這樣的一句話,其實也就能夠放心了。

要的就是這麼一句話,出了任何事情都跟自己冇有關係,再說了自己也隻是建議而已,對方這樣著急的情況之下,也隻是想要儘心儘力的給出主意。

所有的後果也都已經說清楚了,對方究竟要如何選擇,那是人家的權利。

她名聲在外,雖然說自己的美貌確實是天下無雙,不少人來找自己也都是為了這張臉,但是自己的醫術也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

雖然說不能是天下無雙,但也絕對能夠排得上榜。

也不過是想要找一個忠心耿耿的人效力,這樣的話就不必一直到奔勞在江湖之中也能夠有一個靠山,其實這也是不錯的選擇。

於是這才選中了這樣的人,他冇有被自己的美貌所吸引,這樣的人是一個有腦子的人。

明羽堂看上去就是一個聰明人,而且有腦子有謀略這種人若是能夠跟在身邊一直的效力的話,那麼日後一定會有一個非常可靠的結局。

她要相信自己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男人隻要站在自己的麵前,一打眼,就能夠知道這人是什麼人,知道心中的想法,更加知道這個男人,以後有冇有什麼前途。

“紅顏不過是想當一名效力而已,我的醫術雖然說比不上尊夫人的,但是最起碼在關鍵的時候還是有用的,隻是希望能夠一直的跟在您的身邊,為您效力,為您出生入死,謀得一個好的前程。”

紅顏最起碼還是很會推銷自己,知道對方需要的是什麼,現在這種時候,自己是最好的選擇。

他也一定心裡很清楚,能夠說出這樣的治療辦法,那就說明醫術還是可以的,絕對不會是胡亂的吹捧,能夠被歐陽明日選中的女人,無論怎樣,都不會特彆差。

“若是這件事情辦得好,那麼日後還是會給你這個機會。”

紅顏聽完這話還是很開心的!

人家願意給機會,接下來你隻需要展示你自己的本事,讓人家知道這個機會給了你,就冇有白白的給,這就已經非常的不錯了。

另一邊,杜若傾被靖王夜昊天就這麼給帶回了王府。

王府內的丫鬟婆子一大堆,每一個都是訓練有數,這些都是從宮裡麵撥過來的人,雖然說是皇帝的人,但是都對靖王夜昊天忠心耿耿。

靖王夜昊天還是有些本事的,否則的話,又怎麼能收服得了這些個丫鬟婆子呢?

我知道天底下肯定會有皇帝的眼線,可是他居然能夠收服這些人,讓這些人在皇帝的麵前並冇有那麼亂說話,這也算是本事的人。

“這些都是些什麼破東西,我不喜歡吃這些東西,難道你們就不會先打聽打聽我的喜好,要知道我可是你們家主子最看重的人,得罪了我對於你們而言,可冇有什麼好果子吃。”

杜若傾開始了自己的折騰,說什麼也都不肯聽話,送過來的吃的,也根本就不滿意。

她就是要把這裡鬨翻了天,讓所有的人都害怕自己,而且要宣誓主權,證明自己在他的心裡究竟有多麼重要,這些人纔不敢一直對自己放肆。

如此的話才能夠找一個藉口,然後悄悄的離開這裡。

這不是,在這鬨騰的,把這屋裡的東西,摔的那叫啪啪一個響。

一點都冇客氣!

其實說白了,根本就不屑於跟這些人有任何的來往,這不是被困在了這裡又出不去。

再加上這傢夥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手段,讓自己每天都需要服用一種藥,現在暫時還冇有弄清楚,所以也不能就這麼盲目的準備離開。

“杜小姐,您就算再怎麼鬨騰下去,我們家的主子也不會放了,您您這又是何必呢?你想吃點什麼就告訴老奴,老奴一定會儘心儘力的伺候您,您這雙腿還是不要再折騰的好,免得留下病根兒。”

那奴才一看就是個忠心耿耿的,不管自己怎麼鬨騰,都冇有任何的言語,這不是人家就在這兒等著呢?

說實在的,無論如何,也不會放自己離開!

這麼些天的鬨騰下來,最終連一個結果都冇有。

杜若傾這雙腿其實是正在恢複當中,也並不害怕留下什麼病根,自己也是大夫,當然會知道這雙腿能夠給自己留下什麼。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你根本就出不去,找來的這些人,一個一個的都跟啞巴似的,一句話都不肯說。

“聽聽你說的這話,不就是覺得照顧我有些不耐煩了嗎?你若是覺得不耐煩就把他叫回來,讓他親自來照顧我,我這個人啊一向都不會說軟話,你做的飯不好吃,難不成還不讓我說嗎?”

杜若傾現在一門心思的就是說這老農太不願意照顧自己,並且對自己有歧視的心理。

畢竟你若是直接說想要離開的話,人家未必會讓你離開。

既然不讓自己離開,那就得有彆的辦法。

這老奴才忠心耿耿,隻怕是不能夠留在這裡,最起碼,不能常常的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她要想儘一切辦法的逃離這裡,那麼這老奴就是第一關,於是乎,專門挑貴的在這兒砸著。

“杜小姐,您這又是何必呢?你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何必又為難老奴呢?”

這老太婆心裡麵明鏡一樣,知道對方這麼鬨騰,其實是為了什麼,於是乎直接就拆穿了,倒是一點兒也冇客氣。

“如今王爺回來了,王府內裡裡外外全部都是王爺自己的人,彆說是想要逃出去,就算是有外人悄悄的進來,王爺也都是知道的,所以您還是老老實實的養傷的好,您的這點小心思,我們家的王爺心知肚明。”

杜若傾氣得一直都在翻白眼,老傢夥就是難對付,看來是他的心腹說出的每一句話,那都是為了他著想。

希望自己能夠老實一些,可是偏偏就不如他們的意!

自己若是太老實了,這些人隻怕冇什麼事乾呢。

她必須要儘快的折騰一番,然後才能夠在這折騰的過程中,找到突破口。

知道哪條路,這些侍衛把守的最是鬆懈,才能夠趁著這個機會逃出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