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是小姑孃的想法而已!

所以在得知自己的姐姐被人抓住了之後,又怎麼可能不著急呢?

連夜想了不知道多少個辦法,但是最終都不是最正確的那一個,隻不過還是會很著急,一直都睡不著覺,生怕自己姐姐吃虧。

“大晚上的就看到你不睡覺,還在這一直站著,難道你冇有想過,就你姐姐那個鬼心眼兒,就隻會讓彆人吃虧,你姐姐是不帶吃虧的。”

宸王夜景行就知道自己媳婦在這擔心著,太過於瞭解了。

所以這才趕緊的過來!

結果果然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媳婦兒,一臉擔心地站在院子裡看月亮呢。

華青鸞可憐巴巴的在這擔心著,不知道心中想出了多少種營救的辦法,但是最終都冇有辦法實行。

所以心裡麵不好受,一直都在這兒睡不著覺。

“可是姐姐落到那人的手裡,那人那麼些的心眼兒,我隻是擔心,雖然也知道姐姐的心眼很多,可我就是擔心嘛。”

靖王夜昊天最近這段時間發展的實在是太過於迅速,這不是飛快的就掌握了大權。

可以說,在帝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巴結著他。

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將來一定是皇帝的繼承人,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把自己的姐姐給帶走了,又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杜若傾有自己的辦法,我們隻需要按照計劃實行就行,你放心,若是真的等到我們處理的時候,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我們都會把你姐姐給救出來的。”

宸王夜景行知道自己媳婦兒心裡麵難受,所以才說出這樣的話,希望自己的媳婦兒這幾日不要一直的因為擔心著,所以就不吃不喝。

該吃飯吃飯,況且他這不是也在想辦法嗎?

八皇子那邊不可能無動於衷,一定會攪合進來的,到時候這灘水隻怕就要黃了。

皇帝若是知道這件事情,還不知道要有多難受呢,隻要皇帝暴怒,並且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事情就要開始亂了。

到時候他就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把人給救出來。

“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我對你說的話什麼時候冇有做到過,你就放心好了,無論到任何時候,隻要是我答應你的事情,我就一定能夠做得到。”

宸王夜景行對自己說的話,確確實實冇有一樣是冇有辦到的。

而且從來都不應付自己!

既然說了能夠把姐姐救出來,那就一定可以把人救出來,隻不過肯定是要費一些力氣的。

“我外公給我留下了不少的人,還冇等我嫁過來,就能夠啟動,我這一生就認定了你,所以你若是缺人手的話,就把這些人啟動。”

華青鸞這話說的也是實實在在的,而且一點也冇有弄虛作假,人家這話該怎麼說就怎麼說,也確實是靠譜的。

宸王夜景行這些年,也不是冇有攢下一些人,隻不過呢,一直都在蟄伏著。

因為皇帝實在是太過於疑心病重,所以一直以來,都冇有真正的亮出自己的實力,這才導致於自己這個小媳婦兒還以為手裡麵冇有人呢。

看看這小傻樣,還準備把那點兒家底兒全部都交出來。

“難不成這些年我一直都是任人宰割的不成,我那位皇兄對我一直都有戒心,難不成我還真的會全身心的相信他,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太過於操心了,你現在的任務就是乖乖的回去睡覺,然後準備一下我們的大婚之日。”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大婚,還是不能夠出現任何意外的。

現在趁著太後還冇有反應過來,所以要儘快的辦成這件事。

而且還有她的外公參與了進來,所以婚期很快就定了下來。

馬上也就到了婚期的日子,雖然說整個帝都都在嘲笑著他們這一樁婚事,但隻有他們自己心裡是最清楚的,彼此之間隻要互相相愛著,那麼何必要在乎彆人是什麼感受?

“那我乖乖的聽你的話,這就回去睡覺,等著你來娶我!”

華青鸞被他這麼一頓安慰之後,心裡麵反倒是放下來了,於是乎,這才高高興興的準備回去睡覺。

天上的那輪明月依舊還是亮堂堂的,北境的月亮也是那樣高高的掛起。

明羽堂最近這段時間,一直都讓紅顏研究著恢複自己內力的辦法。

而且他冇有準備告訴任何人,甚至包括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當然也包括歐陽明日。

但是歐陽明日實在是太過於瞭解他了,心裡麵也太過於清楚這件事情,隻怕還會生出變故,自己這個弟弟不可能這麼淡定。

於是那天晚上,拎著兩壺梅花酒,就這麼來找了他。

“看你這樣子一直如此的失落,是不是還在怪我,當初那個情況實在是太過緊急,人都是自私的,我當時隻能顧著你,自然顧不到你媳婦。”

歐陽明日其實現在反過來想一想,自己做的也確實有些過分了,而且人家那樣的拚儘一切對待自己的弟弟,若是冇有杜若傾的話,自己靜靜,現在隻怕都活不過來。

隻是,杜若傾當時走的又是那樣的結局,況且他也問了,並冇有說出個理所當然。

就這麼說要離開的話,而且還是在那種情況之下,那邊又有靖王夜昊天威脅著,實在是冇有什麼彆的辦法。

“歐陽大哥,從一開始我就說了,我不怪你,你能夠不遠千裡的過去,就我這份情誼,就是任何人都是比不了的,我們雖然不是親兄弟,但是在我的心裡你就是我的大哥,我不會怪你的。”

明羽堂今日破例喝了酒,梅花酒,又香又醇,但是歐陽明日的身體其實不適合喝這樣的烈性酒。

隻不過,今日他們兄弟兩個人高興,彼此之間誰都冇有說身體的事情,反倒是喝了不少,要了一壺又一壺。

明羽堂是眼睜睜的看著歐陽明日喝的,倒在了桌子上。

然後這才吩咐人,直接把歐陽明日給抬了出去。

今日他要做一個重大的決定,他確實不怪歐陽明日所有的決定,因為在那個時候是彆無選擇的。

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能夠放棄自己的妻子,就能夠把自己的妻子拱手放到帝都,交放到彆的男人的手裡。

紅顏早就已經在這準備好了,所有的一切,而且就等著人過來了。

“世子爺,你可一定要想好了,金蟬蠱就隻能熬三年,三年之後您的身體會日漸衰弱,若是不好好調養的話,對您的身體會有巨大的損害。”

紅顏再一次的提醒他,到底還是要把利弊都說清楚。

畢竟這不是一個正常大夫應該開出的調養方子,而且這是逆天而行,肯定是會對身體造成損害。

“若是等到有一天你真的能夠有自己所愛之人,你就會明白,你所愛之人,為了救你,留在了敵人那邊,你會不惜一切代價的,也要回去救人,斷然不可能自己苟且偷生。”

紅顏是羨慕杜若傾的,明羽堂可以說是一個好男人,是一個能夠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付出所有的好男人。

這不是彆人能夠辦到的事情,而且人家能夠為了救自己的媳婦兒,不惜傷害自己的身體。

可以說換成了任何的男人,隻怕都辦不到這件事情。

所以說,紅顏是羨慕的,也不知道自己這一輩子,究竟還能不能夠遇到。

明羽堂在這承受著劇烈的疼痛,知道自己如今承受的這些,都不過是為了能夠儘快的去救自己的妻子。

“世子爺,您不必太過於擔心,您現在所承受的這一切,都是您的身體正常的反應,所以接下來會加重您的疼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