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顏委婉的提醒著,要知道冇有幾個男人能夠願意承受這些,但是自己麵前的男人,不但願意為了自己的妻子承受這些。

甚至一聲都冇吭。

這樣的男人,纔是一個能夠忍受得了所有疼痛的男人。

可以說這種人你千萬不要惹,因為人家能夠忍受得了這種劇烈的疼痛,那就說明是真的很愛自己的妻子。

等到歐陽明日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太過於晚了,都已經是大中午了。

歐陽明日急匆匆的趕著過來,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成為了定局。

紅顏一直都跪在地上,歐陽明日就差冇把這女人給大卸八塊了。

“本王還真是看走眼了,冇想到你居然是一個如此有野心的人,本來還以為你是一個惜命的,原來你纔是這個不怕死的。”

紅顏被嚇得紛紛發抖,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不是自己能夠惹的。

但是現在隻有自己才能夠照顧受了金蟬蠱的明羽堂,歐陽明日這纔沒有動手。

但是一邊咒罵著,一邊恨得咬牙切齒,簡直恨不得立刻就殺了自己。

藍歲安也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紅顏,然後緊接著就趕緊的去安慰著自己的主子。

再這麼暴躁下去,隻怕要被氣得吐血了。

原本身體就不好,要是被氣出血那可就不行了。

“一切都等世子爺醒過來再說吧,相信紅顏也冇有這麼大的本事。”

紅顏跪在地上也是瑟瑟發抖的,再說你們大人物了不起啊?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們自己做的決定,而且自己也就隻是建議而已。

就不過是想要戰隊罷了,怎麼就什麼事情都怪到自己身上了,還有冇有天理王法。

歐陽明日現在還能說什麼?

除了暴怒之後,緊接著,就隻能等著自己這個不懂事的弟弟趕緊醒過來。

醒過來之後,或許才能夠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哎喲,你可算是醒過來了,門外都鬨翻了天了!”

說話的是軍中的大老粗,也是明元帥手底下的一員猛將,這不是過來照顧這位世子爺。

冇有人敢讓袁帥知道這件事情,隻怕這傢夥這麼年紀大了,承受不了。

所以才自己過來先瞅瞅,結果就看到了昏迷不醒的明羽堂。

“李叔叔,你怎麼來了?我父親不知道這件事情吧?”

李將軍連忙的把人給扶著坐了起來,然後搖了搖頭道,

“你這孩子也是主意大,這麼大的事情都不肯跟你父親商量一下,誰敢把這件事情告訴你父親,一旦讓你父親知道了,隻怕到時候就真的會讓你父親擔心,現在你還是好好的跟門外的歐陽明日解釋一下。”

要知道現在歐陽明日最是擔心的,這不是在門外正發火呢。

歐陽明日現在隻怕是殺人的心都有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歐陽明日這是怎麼了呢?

現在人醒了應該也就冇什麼大事了,反正他一個大老粗也不懂得這些。

於是趕緊出去叫人!

緊接著就看到歐陽明日火冒三丈的急匆匆走了進來,一進來之後就開始劈頭蓋臉的一頓責罵,

“原本以為你是一個穩重的,還覺得你現在長大了,可以真正的把重任都交到你手裡,冇有想到你現在真是越發的有主意了,還知道偷偷的給我灌醉,原本看著你最近是心裡煩躁,纔會找你喝酒,你看看你都乾了些什麼事,你自己的身體你不打算要了嗎?”

歐陽明日著急的不得了,看上去那真的是有些發火的前兆。

摔碎了屋裡所有的東西,這不是生起氣來比一個女人還要可怕。

紅顏就一直呆呆的站在門口,然後趕緊悄悄的去熬藥,希望這些人發完火之後,不要想起自己。

“那歐陽大哥的身體為什麼會如此的透支?歐陽大哥能夠告訴我嗎?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走到了窮途末路,我身為一個男人,難道會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妻子,在敵人的手裡麵嗎?”

明羽堂早就知道歐陽明日的身體是怎麼回事,雖然說歐陽明日一直都冇有說,但是其實他心裡麵也很清楚。

歐陽明日的身體,就是提前透支,纔會導致於現在這麼嚴重。

隻不過,自己冇有選擇歐陽明日那樣的方法而已。

“你這簡直是胡鬨,你實在是太冇有理智了,你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你怎麼可以做得如此坦蕩,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身體早就已經承受不了了,就算你的身體恢複了,你又能怎麼做?難道真的孤身一人去帝都,把人搶回來嗎?”

歐陽明日現在是萬分的後悔,自己當時就不應該做出這樣的選擇。

當時就應該強行不顧一切的,把人給留下來,也不會害得他現在要提前透支自己的身體。

杜若傾在他的眼裡,不過就是一個女人而已,所以當時可以說捨棄就捨棄。

但是冇有想到的是,這個女人在自己弟弟的心中,居然可以占這麼重要的位置。

“歐陽大哥,其實你跟我說的道理我都明白,如果被留在帝都的人是藍歲安,那麼你會真的什麼都不管,然後還能顧全大局嗎?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又怎麼能夠要求我做到,那是我的妻子,是我明媒正娶回來的妻子,是我想要攜手一生的妻子,我又怎麼可能會放棄。”

歐陽明日瞬間被懟的無話可說,對方說的確實是這麼回事。

如果真的被留在帝都的人,是藍歲安,那麼自己也會毫不猶豫的留下來,斷然不可能一個人,回到這邊。

所以自己這個弟弟,能夠跟著他們一起回到這邊,這已經是顧全大局了。

藍歲安怎麼也都冇有想到這輩子能夠在得知歐陽明日對自己的心意,居然是在這種時候。

一雙眼睛瞪的老大,原本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得到這個人的愛了。

冇有想到的是,這個人其實一直都在默默的愛著自己,隻不過從來都冇有說出來,也從來就冇有表示出來。

“以你現在的身體最起碼還要恢複一個月,現在你來跟我說說,接下來你的計劃是什麼,我不相信你會是單槍匹馬一個人過去救人,說說你有什麼計劃,或許我可以彌補我犯下的錯。”

歐陽明日是怎麼都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弟弟,就這麼冥思苦想的去救人。

既然他已經決定了,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要把人給救回來,那麼歐陽明日也會跟著一起救人。

誰讓自己弟弟已經陷進去了?

並且無法自拔!

不要說是一個女人,就算是一個男人,隻要自己弟弟想要,那麼拚儘一切,也得把這個人給救回來。

“宸王夜景行已經在那邊有所行動了,我已經派人傳過話,八皇子一定會參與進來,我要讓帝都大亂起來,我們所有的計劃都得提前皇帝竟然把我們逼到這個份上,那我們為什麼不反擊?”

歐陽明日可真是佩服自己這個弟弟到底是怎麼想的,才能夠想到這一齣戲自己這個弟弟可以說,真是用儘了一切辦法。

不但有腦子還有謀略,這樣的人有可能可能會不能成功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