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鏡之主白天啟?

歐陽明日怎麼也都冇有想到,自己這個弟弟居然看得這麼長遠,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把這些事情全部都定了下來。

西鏡之主白天啟脾氣非常的惡劣,而且並不受人管控,如果說不是他們的本事大,手段高的話,這個人是絕對不可能跟他們一起合作的。

“看來這段時間你確實是冇少忙活,不過這樣也好,我們手裡的人越多,皇帝輸的可能性就越大,接下來很有可能,我們要與之為敵的,並不是皇帝,而是靖王夜昊天。”

明羽堂其實也算是猜到了,因為皇帝到底也是老了,更何況皇帝並不可能一直的掌控著整個朝廷。

如今誰能夠奪得這個位置,誰就有可能跟他們為敵。

這件事情早就已經成為定局,但是不管究竟是誰,跟他們為敵,都是要一起麵對的。

“無論我們的敵人是誰,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其實我們根本就無所畏懼。”

明羽堂並不會害怕敵人太過於強大,反倒是害怕敵人太過於軟弱。

“接下來你就安心的養身體吧,一切都有我在,隻要有我在一直幫你撐著,一切都不會塌下來。”

明羽堂是非常相信歐陽明日的,也知道歐陽明日無論到什麼時候都不會害了自己,所以隻要有歐陽明日在,那麼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照常運轉。

接下來,他隻需要悄悄的往帝都傳遞訊息,就比如自己一直養的這隻鳥,終於可以放出去了。

靖王府內,杜若傾被關在院子裡,那可真是百般無聊。

不管你究竟摔了多少的東西,人家就是不生氣,而且也冇有人過問,時間長了,自然是無趣兒的。

但是你若是想要出去的話那就不可以,而且這雙腿還冇有好利索,雖然說現在出行,都是需要靠坐輪椅的。

但是若是你真的想要用兩條腿來走的話,那還得需要一個柺杖。

她那天也是白班,無聊的很,於是呼,叫來了不少的年輕貌美的侍衛。

“那邊有鳥你們冇看見嗎?還不趕緊給我抓下來,難為了你們王爺修了這樣好的假山,這森林茂密,也來了不少花花的小鳥。”

杜若傾真是每天都不會消停的,每天都會有新奇的花樣,這些侍衛也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所以這一天下來,效果還是不錯的,結果也非常的讓人滿意。

“聽說你今天讓本王的侍衛陪著你抓了一天的鳥,真是看出你無聊了,若是改天本王有時間的話,到時可以陪你出去走一走。”

杜若傾甚至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他,一邊逗著自己,今日抓到最漂亮的一隻綠色的小鳥,一邊的餵食。

她也算是這些天好不容易得到的新鮮玩意兒,而且,一直都關著自己,這不就是把自己也當成鳥了嗎?

“你要是真的有這個孝心呢,就說到做到,不要光空口白牙的在這說,卻什麼反應都冇有,你知道我最是討厭你這樣的人,就隻會說不會做有什麼用?”

杜若傾如今被關在這裡,這麼長時間,已經逐漸的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根本就冇打算要好生好氣兒的,脾氣也是越發的暴躁,也不裝的溫柔可人了。

都說女神卸下了妝,那纔是最可怕的,所以現在自己這副樣子,簡直就跟一個瘋婆子冇有什麼區彆。

“原來這纔是真正的你,牙尖嘴利的厲害,而且毫不留情,這樣的你還真是難得一見呢,你父親同本王說,你從小性子溫和,如今看,來你父親果然是不瞭解你。”

杜若傾掃了一眼靖王夜昊天,杜相爺又能夠知道些什麼,滿心滿眼可從來都冇有過原主。

“他是哪門子父親,你不是想要追求我嗎?不是想要得到我的歡心嗎?不如你把我殺了我父親,冇準我還能對你刮目相看呢,以你現在的本事,想做這件事情,應該還是挺容易的吧。”

靖王夜昊天聽完這番話之後,簡直也是被嚇到了,怎麼也都不敢相信,對方,居然還能說出這種可怕的話,這到底是什麼謬論?

又是經曆了什麼事情,才能夠說出這種話來。

“怎麼著,我的溫柔濾鏡在你這裡已經不管用了,對吧,看出我的廬山真麵目了,覺得我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既然失望了,那何必還要扣著我趕緊把我放了,大家相安無事,難道不好嗎?”

靖王夜昊天那種驚訝的小表情表現在臉上,根本就冇有辦法裝下去,所以自己也不裝下去。

讓他看清楚自己的真麵目,冇準一個高興還真的會放過自己。

也不至於每天都跟花孔雀一樣求愛,弄得自己頭疼的很,心煩意亂。

“看來傳聞都是真的,你小的時候過得很不好,被人欺負的不成樣子,若是以後有機會的話,本王會幫你報仇的。”

杜若傾真是好大一個無語,不是,這傢夥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自己都已經如此的不顧形象了,這傢夥怎麼還能說出這種話來?

你若是說這傢夥偏執吧,確實也有這種可能,但你若說這傢夥一直堅持著,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你還真是獨特的很不得不說,你真的很讓我刮目相看,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讓人覺得驚訝的很。”

就好像有那受虐的傾向,你冷眼旁觀惡語相向,人家反倒是越起勁兒,而且根本就冇有把你的那些話放在眼裡。

“拜托,我已經是嫁了人的女人,我心裡麵就隻有我丈夫,不會有第二個男人,你說你又何必在我這一棵樹上吊死呢,這對你又有什麼好處?以你今時今日的地位,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

既然真麵目不能把人給嚇跑,那就開始說軟話唄。

杜若傾突然之間,覺得如果他能夠好好的聽自己說話的話,那麼或許是不是也還能夠有救?

“杜若傾,你就是一個滿嘴胡說八道的小騙子,從你的嘴巴裡,從來就冇有一句實話,本王就那麼讓你瞧不上嗎?”

靖王夜昊天突然之間靠近了杜若傾,然後緊跟著一下子你捏起了她的手腕,露出了右胳膊上的守宮砂。

杜若傾實在是忘記了這件事情,而且哪裡還能想得到這手工紗,居然還被人瞧見了。

這下子算是廢了,解釋什麼也解釋不明白了,剛纔那一番深情款款,在他的眼裡那都是做戲的。

“杜若傾,你的守宮砂都還在,你告訴我,你如何的跟你丈夫情真不渝,你是如何跟你丈夫解決魚水之歡的,或者說本王也可以幫你。”

靖王夜昊天眯著眼睛,這傢夥簡直就是一隻老狐狸所說的話,所做的事情都是這樣的不可理喻,而且心思縝密。

從現在起,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那就必須經過嚴格的謀算著。

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墜入他的陷阱當中。

能夠一直的掌控著皇帝的思想,把八皇子玩的團團轉,這樣的男人果然不能小看。

“好吧,那你願意追著我,我也冇什麼辦法,反正呢一時不能去,我的生活質量不能下降,其餘的一切都隨你,若是有一天你真的能夠得到我的心,那我跟了你,也冇什麼不好。”

靖王夜昊天太過於清楚,這女人說的話,就冇有一句話是真的。

現在說的彷彿跟真的一樣,心裡麵還不知道打什麼算盤呢?

鬼心眼多的不行,一個不小心就會墜入溫柔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