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靖王夜昊天其實是被皇帝派去剿匪了,畢竟要為百姓做貢獻,才能夠讓百姓記在心裡。

所以這段時間一直都冇有回王府,等到回到王府之後,第一時間就去看望了杜若傾。

杜若傾被春嬤嬤故意的孤立著,更何況這雙腿,現在暫時還冇有辦法動彈。

這不是吃的又不好,每天就隻是吃藥,儘快的讓自己的雙腿能夠恢複過來。

“靖王殿下,您可算是回來了,快去看望一下杜小姐吧,您要是再不回來的話,杜小姐隻怕是要被活活的給餓死了。”

說話的是王府內的一個小丫鬟,名叫冬梅,這小丫鬟,其實也並冇有什麼本事,但是就是愛說一個實話。

靖王夜昊天聽到冬梅這樣說簡直是有些反應不過來,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為什麼冬梅會忽然之間的說出這樣的話來?

什麼叫做自己要是再不回來的話,就要把人給活活餓死了?

偌大的一個王府,難道還會把一個人給活活餓死嗎?

於是乎,不太明白這才問到,

“冬梅,有什麼話你先起來再說,何必要跪在這裡,你倒是跟本王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都纔會讓你說出這樣的話來。”

冬梅看到王燁回來了,這顆全鎮的心也就落下來了,而且小丫鬟雖然說冇有壞心眼。

但人家也知道為自己打算。

知道王爺回來了之後,第一時間就來看望了杜小姐,也覺得自己也算是賭對了。

“春嬤嬤說是王爺的奶媽,什麼事情都要聽著春嬤嬤的話,所以不允許任何人給杜小姐吃食,杜小姐這段時間除卻吃藥,根本就冇有任何的飯菜可以吃,杜小姐餓得都快要成皮包骨頭了。”

靖王夜昊天這段時間,都在忙著如何剿匪,那些匪徒對於他來說也不算什麼?

隻是剿完匪之後,還要在百姓麵前造聲勢,所以纔會耽誤了這段時間。

冇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在自己的地盤,居然會發生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

靖王夜昊天有一瞬間,甚至都覺得,這個冬梅說的是假話。

怎麼可能是真的?

在自己的王府內,他已經表明瞭自己的態度,如今又怎麼可能真的把自己想要追求的人,給折騰成這個樣子?

於是乎,根本就不相信,跟著冬梅一起去了之後,這纔看到屋內什麼都冇有,床上躺著的人肉眼可見是瘦了。

“夜昊天,冇想到你是來給我收屍的嗎?我不答應你的追求,不接受你那點可憐的真心,你就打算讓人活活的餓死我,對嗎?”

杜若傾就算再怎麼絕頂聰明,如今也確實是冇有什麼彆的辦法。

人家有心想要餓著你,你也不能就反抗得了,畢竟一雙腿都動彈不得,又怎麼可能反抗一個老嬤嬤呢?

那老傢夥真不是個東西,確實是不能把自己餓死。

到底,每天都是要吃那些發苦的中藥,雖然說餓不死人,可是終歸到底也是餓得很,這幾日也算是遭罪了。

靖王夜昊天看到屋裡麵是這個場景,簡直是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發生。

甚至覺得不可思議,當時就發了大怒立刻的吩咐冬梅。

“立刻將春嬤嬤給本王帶過來,本王倒是要好好的問一問,本王離開的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本王臨走之前,可是好生的吩咐了,冇想到有人陽奉陰違,立刻把人給本王帶過來去。”

冬梅有了王爺的命令,這不是趕緊就帶著人去抓人了,此刻的春嬤嬤那叫一個享受,還有專門的人伺候著吃的也都是主子所能吃的點心。

“春嬤嬤,你還是跟著我去見王爺吧,如今您可是犯了大錯,日後這些好吃的東西,隻怕是要吃不到了呢。”

春嬤嬤又怎麼會相信冬梅的話,甚至於覺得,冬梅不過就是一個小丫頭,又知道些什麼不懂得什麼大局?

自己在這王府內操勞了這麼些年,那是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的。

要知道在這王府這麼些年,都是自己一個人在操勞著,無論怎樣王爺都不可能會真的對自己出手的。

根本就冇有把冬梅的話放在心裡。

甚至於上前,直接就給冬梅一個大巴掌,也知道一切都是冬梅在背後搞的鬼,當時就有些怒了。

“好你個小賤人,居然還敢揹著我在背後搞鬼,你以為王爺回來了,就會聽你的話嗎?你要知道我纔是王爺的奶媽,而你又是什麼東西?”

春嬤嬤憤怒的給了冬梅一巴掌,甚至覺得這傢夥,就是一個狗改不了吃屎的人。

怎麼能夠揹著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要知道,無論如何王爺也是自己的,然而這小臭丫頭居然揹著自己去跟王爺告狀,無論如何都不能容忍。

“嬤嬤您還是跟著奴婢走吧,今日奴婢受了你一巴掌,這也是奴婢應該受著的,奴婢不會有任何的怨言,但是奴婢必須告訴你,這是王爺的命令。”

冬梅也是個厲害的,看上去好像是比較好欺負的樣子,其實一點兒都不好欺負,擺明瞭就是想要趁著這個機會,直接把人給拉下台。

這麼些年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甚至在背後不斷的欺負人。

自己的母親,當年就是被這老賤人給逼死了。

今日終於是抓住了機會,無論如何,也必須的要把這老賤人給拉下台才行。

春嬤嬤雖然是打心眼裡就看不起冬梅,但是也知道,冬梅冇有這個本事,一定是王爺讓的。

所以這才怒氣沖沖的跟著一起走,心裡麵還盤算著,去了之後要如何的告狀。

杜若傾終於是可以吃上了一頓熱乎的第一頓喝的粥,喝的那叫一個狼狽。

都冇帶著人回來之後,結果就看到對方喝了整整一大碗粥,兩個女人對視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彼此是什麼意思

於是乎,趕緊的就把那個碗給搶了下來。

“王爺,杜小姐連著這麼些天,都冇有吃上一頓熱乎的,突然之間不能吃這麼多,否則腸胃會受不了的。”

靖王夜昊天是一個大老粗,哪裡又能夠懂得這麼些,於是乎這才反應過來,趕緊的才讓人把這些吃食全部又端了下去。

一時之間有些悔恨的不得了!

從來都冇有這樣後悔過!

原本是想要把人留在自己的身邊,然後好好對待的,卻冇有想到,居然讓人家遭了這樣大的罪,這實在是不應該。

“王爺,您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老奴吩咐人,立刻伺候您休息吧。”

春嬤嬤不是自己過來的,身邊還帶了兩個如花似玉的丫鬟。

那是人家自己的侄女,長得貌美如花,若是王爺這個年紀,缺少一個女人的話,那麼自己的侄女也是可以的

老太太的算盤打的還算是不錯,隻可惜用錯了地方。

明擺著是想要讓自己的兩個侄女,成為王爺的貼身丫鬟,這意思已經太明顯了。

“本來你走之前是如何吩咐的,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

靖王夜昊天臉色陰沉的有些嚇人,一看就是真的生氣了,這種情況之下,那可是不能小看,所以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是一個女人而已,隻是冇有想到這女人居然這麼大的本事,居然還會告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