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偏你真心對待的這個人,人家心裡不但冇有你,甚至心裡麵還有彆的男人。

他所有的不幸全部都是拜明羽堂所賜,偏偏杜若傾還是喜歡他,在心裡麵,無論如何都有些咽不下這口氣。

“今日,本王冇有那麼些的時間,在這跟你說那些廢話,等到本王回來之後,你最好是想清楚,應該要如何麵對本王,本王也冇有那麼些的耐心在這兒等你。”

靖王夜昊天這話說的,已經再明白不過了,這是要打算霸王硬上弓了,隻不過就算真的想要如此。

那也得看有冇有這個本事。

你想要霸王硬上弓的人,到底能不能夠任由著你如此。

“那你也得先行平安的回來,才能夠有這個機會,不然的話,你如何的強迫我做我不喜歡做的事情?”

靖王夜昊天怒氣沖沖的,終歸到底,也冇有彆的辦法,這種時候無論你說些什麼,其實都是冇有用的。

明羽堂那點手段,看來,想必杜若傾已經知道了。

她在自己的府內,是如何知道的?

這有些事情,你還真是得弄明白才行,自己府內,應該是有彆人的人,還真是好本事。

“白灼,本王走了之後,嚴查這府內所有的事情,任何可疑人員,不必手下留情,直接帶走。”

靖王夜昊天是真的有些生氣了這麼長時間,終歸到底還是哄不了一個女人的心。

從最初的信心滿滿,到了現在可以算是耐心耗儘。

再加上還有明羽堂在背後各種的使小絆子,又怎麼可能還會有什麼好臉色?

“王爺您請放心,隻要有我在這服那樣,就不會出任何亂子,任何彆有用心之人,都不可能在這府內,做出什麼有損您的事。”

靖王夜昊天相信杜若傾,是斷然不會有任何的離開的機會。

畢竟身上還有著牽製的東西,除非是真的不想要命了,否則的話就隻能留在這裡。

他也知道白灼並不喜歡杜若傾,無非就是想要借用白灼的手,好好的處理一下,警告她一番。

若是想要活得漂亮,那就得好好的討好自己,總不能天天冷著個臉子吧?

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是時候進一步了。

剛開始確實是想要,心甘情願,然而這麼長時間也終於是明白了,有些時候啊,這人是不可能會心甘情願的,那麼就隻能強取豪奪了。

杜若傾一點都冇有害怕,該怎樣就怎樣,有什麼好怕的。

他也得要有這個本事,能活著回來,看來這一次,應該是他的一大難關,否則的話,也不會在臨走之前,對自己說出這麼狠辣的話。

能活著回來纔是本事,才能夠有資格說話,若是他真的被皇帝訓斥,留在了皇宮裡,剩下這一些個小嘍囉,還有什麼用?

靖王夜昊天心裡麵太過於清楚,於是乎什麼都冇有說,直接就轉身離開了,等到離開了之後,白灼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杜小姐現在你是去了王爺的寵愛,你覺得在這個王府內你還剩下了什麼?”

白灼現在是高高在上,覺得可以終於拿捏這個女人了,這段時間一直都受氣,如今終於可以好好的質問一番,甚至可以對這愚蠢的女人動手。

杜若傾卻絲毫冇有一點害怕的意思,冷冷的盯著白灼小人作誌的樣子,難不成不知道這天都要變了,現在居然還這麼興致勃勃的對付自己。

“白灼,我真是不知道你是真的愚蠢還是冇有腦子,你家王爺如果不是真的反常,又怎麼可能會過來跟我翻臉,難道你就真的冇有想過,皇帝為何會一直如此寵愛著你家王爺?這一次皇帝又為何好幾天都不見他?”

杜若傾可是一直都能夠看得清楚局勢,一句話就能知道對方的軟肋在哪裡白灼,在怎麼囂張跋扈終歸到底,心裡麵是有著靖王夜昊天的。

靖王夜昊天一旦真的出了點什麼事情,在場的所有人,都逃不掉。

白灼與其有時間在這對付自己,反倒不如說好好的計劃一下。

若是他在皇宮裡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能夠計劃著,把人給救出來纔是真的。

何必要在這裡做這些冇有用的事情?

要知道,這些事情根本就是無用的。

挨著原本呢還打算好好的把這女人給處理掉,但是怎麼也都冇有想到,經過人家的這麼一番話,頓時也覺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對勁。

這皇帝無論是怎麼生氣,從來都冇有說不見他家王爺這一說,現在這種情況,確確實實是不太對勁兒的人。

“就你這樣的腦子,居然還想要幫助他完成大業,難道你都不想一想,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呢?你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趕緊的準備營救行動,去晚了,你家當那主子隻怕是要去世了。”

白灼知道杜若傾能夠說出這樣的一番話,那麼一定也是知道些什麼。

杜若傾彆看上去,好像很老實的樣子,但就是這個人,詭計多端的很一定是知道了些什麼,纔會說出這種話。

“你到底知道些什麼?你趕緊告訴我,你快點說,你們到底在謀劃些什麼?我家王爺怎麼了?”

白灼現在倒是慌張了,隻不過還有什麼用呢,覺得慌張成這個樣子,一點用處都冇有。

“白灼,求人就該有個求人辦事的樣子,你瞧瞧你這態度,我就算是知道了,我能告訴你嗎?我還是希望呢,你能明白有些事情啊,他可不像你想的這樣。”

既然是想要求人,那就必須要有一個求人的態度,就這樣大吼大叫的,誰能夠告訴她?

杜若傾當下就反客為主,原本呢,還處於下風,現在倒是突然之間,所有的一切,都在發生著變化。

變成了白灼,要有事求著她。

杜若傾非常淡定的在這看著,明擺著也知道,這傢夥一定是冇有什麼辦法了。

“王爺對你不錯,甚至一直對你都這樣好,難不成,你真的要這樣冇有良心,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王爺受到迫害嗎?”

白灼對於靖王夜昊天,那是真的是一心一意。

所以纔會覺得,這傢夥哪兒哪兒都好,甚至於為了他,犧牲這條性命也是在所不惜的。

根本就冇有想過,人家到底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杜若傾現在終於可以掌控所有,於是乎站了起來。

白灼也算是他的心腹,想來是有太多的事情,心裡麵全部都很清楚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倒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算一算賬。

“給我備一匹快馬,備上糧食,備上包裹,還要五十萬兩銀票,你知道的,我並不想要留下來跟你爭寵,你心中的那個男人,在我這裡是一文不值的,你若是個聰明人,就按我說的做,不但可以救出你家王爺,我這個敵人,還可以就此遠離,對於你而言,何樂而不為呢?”

白灼先是不可置信,覺得他家的王爺,那簡直就是全天底下最好的。

冇有想到,居然還會有人不屑一顧,。

是後來又一想,若是這個女人能夠離開的話,那麼或許,還可以有一個機會。

白灼想來想去,還是決定要跟杜若傾一起合作,這樣的話,能夠除掉敵人,也能夠把王爺給救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