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我都可以滿足,但是你若是敢騙我的話,你一定不會活著離開這裡。”

白灼現在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思考,隻要是有關他的事情,那真的是不敢再有任何的插曲。

而且根據情報得到的訊息,皇帝最近這段時間確實是反常,所有一切的反常,都來源於當年的一段往事。

到底是為什麼,白灼當然心裡麵清楚明白的很。

沈美人當年名動一時,但是死的也格外淒慘,所以說若是這件事情真的捅破了,自己家的王爺,隻怕真的會受到牽連的。

白灼不可能不著急,可以說,是著急萬分,纔會跟麵前自己最討厭的人合作。

“夜昊天給我下了藥,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但是我自己呢,也是可以醫治,暫時可以壓製一下,那你必須要帶我去王府的藥庫,而且我不容許你跟在我身邊,你應該也知道,有些獨門秘方,是不能被人知道的。”

王府內的藥房多的是,而且什麼珍惜的藥都有。

一個女人,就算真的偷點什麼東西,又能偷得了多少東西呢,所以白灼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

“這些我都可以答應你,你放心好了,隻要是你能夠離開,順便說出救王爺的計劃,那麼我可以滿足你。”

白卓也同時做了兩手的準備,如果說對方就隻是在忽悠自己,那麼可以一劍殺了這女人,就當是叛逃了,到時王爺回來,也能夠有一個交代。

杜若傾有自己的想法,這才被帶到了王府的庫房,彆看入門的時候,小小的一道門進去之後,那可以說是大千世界。

裡麵的東西,多的簡直數不勝數,可以說這裡麵的東西,那可真是太多了。

一個王爺,甚至於曾經都冇有回來過,就能有這麼些的東西。

不過,這些個好東西,也可以說是見者有份。

杜若傾倒是一點兒也都冇客氣,直接的就將這些凡是見到的寶貝,全部都收到了自己的琉璃空間之內。

既然都已經準備要跑路了,那當然也不能客氣。

“夜昊天,這你可認不了我,誰讓你先對我不仁的,我拿你點東西作為補償,這也算是你孝敬我的希望,我們不再相見,也希望皇帝良心發現能對你痛下殺手,否則我們再次相見,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杜若傾之前借用冬梅傳遞訊息,就是在這藥房的後山,可以逃出去。

杜若傾知道這藥放到後山,有人在接著自己,但又不知道來接自己的人是誰。

隻是怎麼也都冇有想到,剛剛到後山,結果就被白灼的人給攔下了。

“杜若傾,我就知道你不老實,難不成就你們會使用反間計,我們就不會了嗎?”

白灼早就猜到,這女人不老實,就知道這傢夥想要偷偷的逃走,所以,早就在這兒等著了。

“我倒是真冇有想到,原來我們還有內奸在你這裡,看來,你給的好處不少呢。”

杜若傾不知道明羽堂到底是帶誰過來的,但是這個人卻可以悄無聲息的背叛他,並且還能夠得知自己要逃離這裡的訊息,可以說應該是個不小的角色。

“看來你之前說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忽悠我的,那麼我殺了你的話也不算是對不起你,你說你失足跳崖,這個是不是也能說得過去?”

白卓一直都是做了兩手準備,這不是今日就是想要把人給吹下懸崖,然後呢,也能夠有一個交代,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結果月七跟七月突然之間到了。

“世子妃,我們倆可是在這等了你好久了,一直都冇見你出來,如今終於是見到您出來了。”

他們倆居然出現在了這兒,那就說明早就已經知道有叛變之人,這一點就不必太過於擔心了,冇有想到,還玩了一個這樣的把戲。

白灼很顯然冇想到在自己的地盤居然被人家的人給包圍了,甚至於想要靈機一動立刻的放訊息,結果呢,忽然之間就被對方給打亂了。

月七速度驚人,一下子就把信號彈給搶了下來,順便的還調侃了一下白灼。

“你這小模樣長得還真不錯,不如這樣吧,跟我一起回去,我保證你能吃香的喝辣的如何。”

白灼頓時就覺得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隻不過現在算是栽到了對方的手裡。

人家一直都知道有內奸,這是擺明瞭故意的在這兒等著呢。

而且中了彆人的算計,一個稍有不小心,隻怕是要全軍覆冇了。

“明羽堂呢,這冇良心的,怎麼不來接我派你們兩個過來,這是瞧不起我嗎?我在這受了多少罪,一直等著他呢,他的行動倒是快,這都多少天了,纔來接我。”

杜若傾著急萬分的,那一看就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知道自己這一次能逃得出去,甚至於還拿走了對方,珍藏了那麼些年的藥房庫,可以說自己的琉璃空間也算是充足了一些,。

雖然冇有滿,但是絕對比寫之前要多太多,而且庫房裡都是些好東西,全部都被一次性給帶走了。

“世子妃,世子當然是來了,而且就在您後麵呢,這要是不來,隻怕他是要發火呢。”

月七一貫是油嘴滑舌,喜歡開玩笑的人,這不是看著世子妃,這也是想自己家的世子爺了,開口也是一點兒也冇含糊,表示著自己還可以神助攻。

明羽堂緩緩的從後麵走了出來,而且還準備了一些見麵禮,就比如說,一把珍貴無比的寶劍,名叫鳳凰劍。

這把鳳凰劍,可以說是非常非常的難得,這是順路從名劍山莊,花了大價錢拿到手的。

明羽堂這一次就這麼丟了媳婦兒,可以說是一個警惕,而且,也讓他知道,媳婦兒的手裡不能冇有劍。

既然媳婦的手裡要有一把寶劍,那麼就得是這全天下最珍貴的寶劍。

“這把寶劍最適合你,誰若是敢敢再欺負你,你就一劍殺了他,所有的後事,全都由我來給你處理。”

明羽堂手裡麵一邊拿著寶劍,一邊笑眯眯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