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羽堂永遠都是出現的這麼及時,就好像是突然之間的,給了人一個驚喜。

原本還以為他冇來,誰知道人家不但來了,還帶來了禮物,並且還是這種光明正大的,來到了人家的地盤。

“你怎麼纔來啊?你都不知道,我被人欺負成什麼樣了,你就應該早點過來,你身上的毒解了吧,你現在的身體怎麼樣了?”

杜若傾剛剛還有一種想要跟人拚命的架勢,現在倒是突然之間的,一下子就變成了小女人。

瞧瞧這副模樣,簡直就好像是可憐的不得了,好像真的被人欺負了一樣。

但其實一點都冇吃虧,還拿走了人家那麼些的上好藥材。

“這不是知道你受人欺負了,準備幫你討回來,你放心好了,無論到什麼時候,都不會讓你吃虧的,無論到任何時候,那也都是要算賬的。”

明羽堂既然這樣說了,那就說明,所有的後路都已經準備好了。

毫無疑問,這種情況之下,人家肯定是想怎樣就怎樣了。

“你們以為靖王府的大門是你們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嗎?既然來到了這裡,那就彆想活著離開。”

白灼倒是一個厲害的,在這兒開口說著這樣的一番話,擺明瞭就是想要直接的強行把人給帶走。

她今日說白了,是無論如何,也絕對都不能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

如今雖然說,自己家的王爺不在這裡,但也絕對不能這樣受人欺負。

“你認為靖王夜昊天,還能夠活著離開皇宮嗎?你可知道皇宮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可知道皇帝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個兒子居然願意給一個女人當做替身,現在隻怕是皇帝黃粱一夢醒過來,你們家的王爺,再也不能用這一張臉來做事兒了。”

明羽堂如今的手段,可不是彆人能比的,要麼人家就是不出手,一旦出手的話,也一點都不含糊。

隻要是人家想要做成一件事,那麼不論是什麼樣的過程,結果是最重要的。

結果已經達到了!

皇帝這個時間的發瘋,全部都是現實。

白灼聽到對方這樣說,一時之間有些著急了,這怎麼可能呢?

自己家的王爺,怎麼會突然之間,就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要知道,皇帝可以為了自己家的王爺,甚至不惜計算著八皇子,把所有的人全部都騙了。

冇有想到,皇帝居然還會一下子,不再寵愛自己家的王爺。

“月七,這裡交給你來售後,把這裡所有的人全部都處理了,包括那個叛徒。”

杜若傾大概一瞬間,就好像全部都明白了呢,所謂的叛徒,現在終於知道說的是誰了。

明羽堂應該是故意把這個叛徒給帶了過來,當時,就是想要利用這個叛徒來生事。

冇有想到,惦記的反倒是自己,這心裡怎麼就那麼不平衡呢?

這傢夥早就知道有叛徒的存在,卻冇有提前告知,還讓自己那麼相信,弱小的心靈,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你什麼都知道,早就知道有叛徒的存在,怎麼就不知道提前告訴我一聲,害得我這樣擔心,真是白心疼你了。”

杜若傾現在倒是知道裝的嬌滴滴的,可憐的模樣。

要知道之前那可是一點兒都冇客氣的,甚至於麵對著對方的挑釁,那真是準備要跟人家大乾一場的樣子。

“提前告訴你,擔心你露出馬腳,免得讓這個叛徒在畏首畏尾,再說我已經計劃好了所有,就等著把你給接出來。”

明羽堂做事從來都不馬虎,可以說基本上是算無遺漏的這種。

而且,人家算計的很明白,也知道應該要怎樣做,從來都是一個有腦子的人。

“夜昊天這一次進了宮,見到了皇帝之後,為什麼就出不來了?就算皇帝黃粱一夢醒了,覺得自己這個兒子,長得太過於像以前的愛人,決定不再寵愛這個兒子也不至於有危險,你到底還做了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杜若傾雖然說是知道皇帝心中有所愛之人,但是怎麼的也都冇有反應過來。

這皇帝既然是覺得,自己兒子長得,跟所愛之人太過於相似,所以纔想著讓這個兒子能夠繼承自己的位置。

在黃粱一夢,突然之間反應過來,長得再相似也不是自己曾經所愛之人,於是乎就想要放棄。

但是,怎麼的,也都不至於真的要了自己兒子這條命啊?

也不至於真的,把自己這個兒子關在皇宮裡,所以這其中一定還有什麼彆的事情。

“你這個小機靈鬼,還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住你,既然你想知道的話,不說點好的,如何能夠知道彆人的秘密呢?”

明羽堂擺明瞭是有什麼秘密的,然後還不說,這不讓知道的小眼神,實在有些氣人。

杜若傾這麼長時間,那可真是憋壞了,本來就在那人手底下受氣,現在好不容易被救出來了,卻還是要被矇在鼓裏。

心中氣憤的不行,直接抓住了明羽堂的胳膊,一點兒都冇客氣的,就是給咬了一口。

“以前明明是一隻可愛的小貓咪,現在怎麼變成了凶狠的小野貓了呢?”

明羽堂眯著眼睛一直笑著,眼睛都要笑歪了,原本來到帝都之後,那心中想了各種的鬥爭。

就比如說,自己媳婦兒突然之間變心了,然後告訴自己愛上了彆人,那個時候他要怎麼辦?

是強行的把人給帶回來,還是如何?

若真的是要強行把人給帶回來,隻怕他們之間的感情,也會就此分崩離析。

回來了,兩個人的感情就不在了。

怎麼也都冇有想到,原來自己拚了命的想要救人的時候,原來自己的媳婦兒那也是拚了命的,想要離開。

這段時間,一直都在準備著如何逃離這裡,可以說兩個人是心有靈犀。

“靖王夜昊天,並不是皇帝的親生兒子,而是當年沈美人的兒子。”

什麼?

杜若傾聽完這番話之後,簡直覺得有些不可理喻,這都是些什麼事兒,這怎麼可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