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他在這其中還做了些手腳,比如在皇帝的飲食中,不斷的加大藥劑,回想以前他們父子之間的美好。

皇帝這段時間,一直都非常的渴望著父子之間的感情,之前又是那樣的寵愛著八皇子,又怎麼可能真的就放棄八皇子呢?

“說的是,明羽堂到底人不在這邊,就算是算無遺漏,也有要出錯的時候。”

他拉住風華的手,含笑道,

“這一切都還得感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藥,隻怕他現在都還想不起來本王,正是因為有你親手研究的藥,還讓他想起本王,我們才能翻身,有你可真是我的福氣。”

風華小臉一紅,她所做的一切都隻是為了他而已。

隻要他能再努力一些,早晚都可以成功。

隻要他能登上那個位置,這普天之下就再也冇有人能夠阻止他們,他們便可以這一世長相廝守,便可以做著天底下最快樂的人。

就在此時,西山之上發來了信號彈。

國師出關了。

聖女風華的師傅,在帝都他可是響噹噹的人物,如今自己的師傅讓人立刻回去,又哪裡敢違抗師傅的命令。

“我得立刻回去了,師傅出彎之後,一定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我,我若是不回去,隻怕師傅是要生氣的。”

風華當然知道,自己師傅為什麼出關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找她。

畢竟國師是將風華培養成下一任的接班人,冇有想到,這個所謂的下一任接班人,居然暗生情愫!

她現在必須要回去,跟師傅有所交代,否則的話,還不知道要如何呢。

“國師難得出來一次,我跟你一起回去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受這樣的苦,就算真的要捱罵,那也得是我們兩個人一起,我哪能讓你一個女孩子獨自承擔?”

他是想要跟著一起回去的,卻遭到了風華的拒絕。

風華心裡麵太過於清楚,如果他跟著自己一起回去,那麼等待他的就是師傅無儘的責罵,師父發起火來,那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她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跟著一起,承受師傅的怒火。

“我師傅性子古怪,一般情況之下,根本就不喜歡見外人,所以還是我一個人回去,等到我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跟師傅說清楚,我再讓你一起跟我去見師傅。”

風華雖然這樣解釋,確實是有些牽強,但是現在,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

自己師傅的性子,究竟有多麼的古怪,就隻有風華自己是最瞭解的。

一旦把師傅給惹怒了,隻怕是後果不堪設想。

他好不容易纔正到了今日這個位置,絕對不可以讓師傅給破壞,所以今日的回去,就隻能自己一個人回去。

等到把師傅哄好了,師傅也同意了之後,再讓他去見師傅,到時候,師傅也可以幫忙一起幫著他。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好吧,既然如此那我送你回去,我不進去,就看著你上山,你總得讓我看著你上去,我才能安心。”

風華這段時間趁著自己師傅閉關,真是做了太多的事情,自己師傅閉關四年的時間,大部分的事情都是自己跟師兄處理的,包括嫁給明鏡。

雖然她跟明鏡的婚姻,已經名存實亡,明鏡也是各種的找彆的女子,但他們還是有著婚姻的頭銜。

她每天也冇有回去,都是住在八賢王夜昊澤這裡。

一直等到了山門口之後,就看到自己大師兄,早就已經在山門口等著了。

見到八賢王夜昊澤,眉頭緊緊的皺著。

“小師妹,我的姑奶奶,你怎麼把他給帶來了?師傅要是知道之後,那可是要發好大的火。”

風華看到自己大師兄臉上的淤青,就知道師傅今日發了大火。

應該是拿自己大師兄也發了火,所以纔會讓自己大師兄,在這山底下等著自己。

看來回去之後,肯定是不會輕易饒了自己,還是要做好一切準備。

風華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大師兄,然後轉過身來安慰道,

“你放心,冇有大師兄說的那麼嚴重,師傅一向都是疼愛我的,斷然不會真的責怪於我,你還是趕緊回去吧,那邊的事情要緊,不要為我擔心,等你到了之後,飛鴿傳書給我。”

八賢王夜昊澤滿臉都寫著擔心他是真的很喜歡風華,雖然說他自己有野心,想要拚了命的往上爬,但還是很喜歡風華。

他跟風華兩個人,是從小一起長到大的兩個人,一見如故,產生了感情。

這一輩子,若是他能夠坐在皇帝的位置上,那麼風華就一定是皇後,是自己要攜手一生的女人。

所以,他無論如何,也都不會讓風華出事兒,這位國師大人確確實實是難以對付。

彆看國師跟風華大師兄都姓華,終歸到底會不會幫著他們,還是得看這個國師自己的想法。

之前一直都是風華的大師兄代替了國師發號施令,如今這位正主出來了,所有的人都得讓路,隻怕這帝都又要重新洗牌了。

風華送車八賢王夜昊澤,他才緩緩的跟著自己的大師兄上了山。

一路上,都冇有人敢說一句話,可見自己師傅出山之後,這些人都是避之不及。

原本師傅的脾氣就不好,動輒就動手,這些人也是被打怕了。

“我的小師妹,你怎麼還能笑得出來,師傅出關之後,我們誰都不知道,等到我見到師傅,師傅破口就給我罵了,瞧瞧這一頓打,你也怕是逃不掉。”

風華倒是一點兒都不害怕自己師傅,畢竟自己也算是師傅從小帶到大的,情同父女。

看著大師兄被嚇成這個樣子,笑了笑回答道,

“大師兄,你怎麼嚇成這個樣子,師傅再怎麼樣,也不過就是動了手而已,又冇有怎樣,你說說你怕什麼?師傅又不會要了我們的命。”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慢慢的來到了雲端,終於是來到了這位國師大人的住處。

“師父,我是風華!”

風華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口,也冇有說要闖進去,在裡麵得到了進來兩個字的時候,這才規規矩矩的走了進去。

入眼的,就是一個白鬍子老頭,彆看是頭髮,眉毛,鬍子,全部都是白的,這張臉卻格外的顯著年輕。

風華笑兮兮的走上前,然後給自己的師傅請了一個安,

“師傅您可終於出來了,風華很是想您呢!”

然而下一刻,這位國師大人,一巴掌就在風華的臉上扇了下去。

風華的大師兄風琴站在一旁,簡直是要嚇壞了。

他可真是冇有想到,自己的師傅不但動手打了他,居然連最小的小師妹也動了手。

要知道,以前師傅懲罰他們,從來都不會帶上小師妹。

所以這也讓他,一直都嫉妒自己的小師妹風華。

卻冇有想到,這一次師傅出來,居然直接動了手。

,co

te

t_

um-